當時光流過三尺講台,不變的是一顆燭心、三千桃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國棟等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9-10 09:25

金風飒飒,秋果飄香,又是一年教師節。軍校教員以筆爲劍,以講台爲陣地,在軍旗飄揚、軍徽閃耀的地方鑄魂育人,爲我軍建設發展輸送新鮮血液,以堅強的臂膀托舉學員茁壯成長,成爲挺拔堅毅的大國脊梁。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當時光流過三尺講台

金風飒飒,秋果飄香,又是一年教師節。

“今天的學生就是未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主力軍,廣大教師就是打造這支中華民族‘夢之隊’的築夢人。”教師,是一個溫暖的名稱、一個平凡的崗位、一個光榮的職業。

與其他教師一樣,軍校教員教書育人、栽培桃李。有別于其他教師,軍校教員以筆爲劍,以講台爲陣地,在軍旗飄揚、軍徽閃耀的地方鑄魂育人,爲我軍建設發展輸送新鮮血液,以堅強的臂膀托舉學員茁壯成長,成爲挺拔堅毅的大國脊梁。

一顆燭心,三千桃李。在這個孕育豐收的季節,讓我們走近3名軍校教員,用心感悟流淌在他們心底的金色時光。

感謝我的第一位軍校老師

火箭軍士官學校教員、一級軍士長  劉國棟

我脫下軍裝已經3個多月了。3個月裏,我總能夢見自己在發射車前,注視著年輕學員們那一雙雙求知的眼睛。幾天前我收到消息,學校將在教師節時返聘我擔任客座教授。得知自己又將重回講台,一些沉澱許久的感情,不禁湧出心底。

30年前,入伍不久的我來到士官學校訓練團。在這裏,我認識了軍旅生涯中第一位老師——韓永喬。他參加過3次實彈發射任務,是一名優秀的發射技師。在他一年多的教導下,我終于也和他一樣走上講台,爲士官學員演示導彈操作。

一次課上,我圖省事沒按正確方法插拔導彈電纜,韓教員當即命令我課後插拔電纜1000次。那晚,韓教員陪著我在操作大廳裏練到深夜。我的虎口裂開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

回連隊的路上,我低著頭跟在韓教員身後。“小劉,你知道嗎?”他扭過頭說,“導彈不能帶著問題上戰場,對學員負責,是教員的責任。”

他的這句話,刻在了我心裏。

1995年,韓教員已經退伍了。那年,學校更換了3種新型號導彈,急需實操訓練教材。恰逢此時連隊新老更替,36名戰士中一多半都是新兵,教學演示的任務,全壓在了我一個人頭上。

新學期一天天逼近,每天我都要備課到深夜。有一次,我重重地關上了導彈庫房的鐵門,心想:算了!明天我就去找領導,我不幹了!這種難事誰來了也沒招兒。

回連隊的路上,我忽然想起了韓教員。

以前遇上這種事他總是沖在最前面,可如今,他的角色換成了我,我該拿什麽去面對學員?我好像聞到了自己身上失敗者的氣味兒,這是一個“逃兵”身上散發出來的。我連忙停住腳步,轉身走回導彈庫房繼續備課。

接下來的兩個月,我泡在資料室,反複比對新老裝備,終于在開學前編寫出3種型號共11個專業、總計10萬多字的實裝操作訓練教材。這兩個月裏,我大病了一場,還錯過了女兒的出生。但我記得韓教員對我說過,最美好的軍旅歲月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後回憶起來,才體會到完成任務的幸福。

2014年,學校首次探索士官任教制度,我終于有了“名分”,成了名副其實的士官教員。

這一年,是我入伍的第25個年頭,我依然紮根在最初的連隊、最初的班。讓我自豪的是,我帶出的幾千名學員已經遍布天南海北,成長爲火箭軍各部隊的專業能手和技術骨幹。

每當畢業學員向我報喜,說自己又成功發射了一枚實彈,我在激動之余又多少有些遺憾。作爲一名教員,我多想親眼看到自己學員的導彈發射升空!也許是爲了彌補遺憾,我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實戰化教學,爲學員模擬實戰中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鼓勵他們主動分析、大膽排除故障。

有時,戰友們會和我開玩笑:“老劉,你不在跟前,這幫娃娃們自己能行嗎?”我總是信心十足地說:“不敢放單飛怎能練硬翅膀。真打起仗來,我一個老家夥能陪得過來嗎?”

在大家的笑聲中,我摸著自己日益斑白的頭發,知道自己留在講台的日子確實不多了。

我不知道我還能在講台上站多久。當年,我接過韓教員的接力棒,在士官教員這個平凡崗位上奉獻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我相信,今天的學員們,未來一定也能像我們一樣,在他們的崗位上書寫無悔的青春篇章。

(陳 帥、章 鵬整理)

1 2 3 下一頁 尾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