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v9hcvo"></pre>
      <label id="v9hcvo"></label><strike id="v9hcvo"></strike><optgroup id="v9hcvo"></optgroup><b id="v9hcvo"></b>
                      搜索

                      記者再走長征路:寒信村的兩本族譜

                      來源:新華社 作者:劉羽佳 周密 發布:2019-06-13 16:02:40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這是寒信村祠堂裏的烈士譜(6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新華社記者 劉羽佳

                      峽江險秀,山重水複,古村悠悠。

                      厚重的雲層散開,陽光灑進古老的祠堂,景象愈發清晰——正如村裏的老人在這裏給記者們講述紅軍的往事、長征的點滴,日久卻彌新。

                      江西省于都縣段屋鄉寒信村,600多年曆史的村莊,因爲85年前紅一軍團一部在此集結出發、悲壯遠征而染上鮮紅的底色。

                      和很多贛南村落一樣,這抹紅色,也是英雄的血色。

                      與不少古老宗族村莊不同,寒信村的祠堂裏往往會放著兩本族譜,一本是記載寒信村開基祖寒信峽蕭壽六公系下600年開枝散葉的肖氏家譜,另一本則是記錄這個家族爲革命犧牲的500多名烈士的烈士譜,其中參加長征及途中犧牲的烈士就有200多人。

                      翻看肖氏家譜,感慨文明的延續;捧讀烈士譜,震撼犧牲之壯烈——紅軍戰士肖天華,1933年在廣昌驿前犧牲,年僅15歲;肖香蘭、肖起寶等紅軍戰士,在長征路上英勇就義,犧牲時都只有18歲;紅三軍團七師排長肖起贈,隨部隊北上先遣抗日途中犧牲,年僅17歲……烈士譜中的這些寒信村紅軍,犧牲時多數年紀不到20歲。

                      在村莊裏曲折前行,越過溝坎,終究能到達村頭,看見陽光燦爛、江水奔流。

                      曆史前進的路,雖有曲折,但心懷信仰就能看到陽光、看到希望。

                      烈士已矣,寒信村如今生機勃勃。

                      寒信村的村民,無論男女老少,都能生動地講起那段紅色曆史。寒信村黨支部書記肖福春說,祖輩講給父輩聽,父輩講給孫輩聽,那些紅色的、激昂的、壯烈的革命故事被一代代傳頌著,祖輩的紅色基因也隨之流淌進血脈,傳承至今。

                      烈士的名字寫在烈士譜上,而他們的精神則刻在人們的心上。

                      新中國成立後,寒信村的後輩沒有辜負先烈的流血犧牲,將長征精神發揚光大,讓紅色基因不斷傳承。近年來,寒信村湧現了有“老黃牛”之稱的模範人物肖飛、“感動中國”2014年度人物蕭卿福等一大批鄉賢,爲社會繁榮發展、人民生活幸福作出了貢獻。

                      蕭卿福舍己爲人、一心努力救治麻風病人的事迹感動了很多人。“我年輕時便常聽父輩講述紅色故事,紅軍無私忘我、不畏困難的精神對我影響十分深遠。”他說,他所做的遠不及當年的紅軍,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現在,哪裏有病人需要他,他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前往救治,初心從未改變。

                      烈士譜和家譜始終放在一起。族人們相信,是先輩的流血犧牲,換來了他們如今的平靜生活,烈士譜上的那一個個名字,讓家譜續寫出一頁頁幸福。

                      (新華社南昌6月12日電)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vinecore.com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