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kg8x7r"><table id="kg8x7r"><blockquote id="kg8x7r"></blockquote></table><ins id="kg8x7r"><tbody id="kg8x7r"></tbody><table id="kg8x7r"></table></ins><sup id="kg8x7r"><button id="kg8x7r"></button></sup><acronym id="kg8x7r"><code id="kg8x7r"></code><tt id="kg8x7r"></tt><select id="kg8x7r"></select><dir id="kg8x7r"></dir><address id="kg8x7r"></address></acronym></noscript><abbr id="kg8x7r"><strike id="kg8x7r"><b id="kg8x7r"></b><span id="kg8x7r"></span><ul id="kg8x7r"></ul></strike><abbr id="kg8x7r"><label id="kg8x7r"></label><i id="kg8x7r"></i><font id="kg8x7r"></font></abbr><i id="kg8x7r"><label id="kg8x7r"></label><u id="kg8x7r"></u><tfoot id="kg8x7r"></tfoot><label id="kg8x7r"></label><table id="kg8x7r"></table></i></abbr>

無人蜂群縱橫戰場,憑何應對?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馬建光 章子星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9-11-08 11:46

近年來,軍用無人機更新叠代速度超乎想象。低成本、小體型無人機的日趨普及爲軍事防禦帶來全新挑戰。相較過去,新型無人機具有預先設定飛行軌迹,自行躲避戰場障礙,智能跟隨打擊目標等軍用功能。戰場上,無人機可以充當“千裏眼”與“順風耳”的角色,還可攜帶空空或空地武器執行攻擊任務。如何應對未來蜂群戰法,成爲世界諸國勢在必行之事。

“反蜂群”理念下的發展背景

伴隨以俄爲首的重型獵人無人機相繼問世,傳統防空系統與反偵察手段略顯乏力。主要原因無外乎以下原因。

其一,無人機相比于主戰機,體型較小,傳統雷達難以探測。伴隨無人機性能愈加優異,低高度、交戰短、偵察快逐漸成爲無人作戰的主流形式,而現役的一體化防空系統應對效果普遍不理想。按照美國國防部標准,微小型無人機指質量不超過25kg、最大飛行高度2km左右,飛行速度不超過460km/h的無人機。其飛行空域低,故可借助城區混亂的地面環境實現自身掩護。據美空軍作戰司令詹姆斯上將透露,曾有多次小型無人機蓄意經過美戰機航線,甚至險些將一架F-22“猛禽”戰機撞毀。

其二,蜂群作戰采用速戰速決模式,傳統防禦系統往往“後知後覺”。新型無人機群作戰,由屬以“無人蜂群”爲代表的新型協同作戰樣式的智能分布式作戰快速發展,傳統防禦系統大多不具備有效應對能力。近年來,美軍相繼提出“無人僚機”理念並逐步化爲現實。不久前,美國用F/A-18“超級大黃蜂”配合“山鹑”微型無人機組成機群,通過大量無人機發動集群攻擊。大量無人機足以使敵防空系統迅速飽和,相比于一枚動辄百萬美元的防空導彈,損失一架幾萬美元的無人機也物超所值。

其三,無人機配屬火力設備,火力威脅愈加嚴重。隨著無人機戰法愈加火熱,恐怖分子也“趁風而行”。不久前,沙特油田遭到無人機轟炸,短短幾分鍾,數億美元的資産設備化爲汪洋火海,幾架低成本的無人機便換取如此之大的摧毀能力,且無人機的損耗對本方的整體作戰能力損害較小。因此,迫切需要研發反蜂群的戰法與裝備。

當下反微型無人機技術分析

無人機的巨大毀傷能力不容忽視,其抵禦技術早已引起諸多大國重視。新型反導系統,新型雷達,電子戰系統,高功率微波武器,激光武器早已脫離表面文字。各國通過不斷改善、升級系統,從而實現反微小型無人機抵禦能力。

其一,升級換裝原有防空雷達體系與裝備,增強“狙擊”無人機能力。傳統防空導彈等諸多低空近程防空系統通過雷達升級,可以對微小型無人機進行實時探測與瞄准。其優點是技術成熟度極高,但缺點顯而易見,用一枚百萬美元起步的導彈打擊小型無人機的費效比太低。

在此方面,最爲突出者即爲俄羅斯。俄軍方通過升級改造原有雷達,增強對小型無人機探測能力與精准打擊的成功率;如俄“铠甲”-S1防空系統,配備了熱成像系統光學跟蹤器與目標截獲雷達,可以有效攔截飛行速度不超過500m/s的無人機。又如俄S-400防空導彈系統,它是S-300防空導彈PMU3型的全新升級版本,增強針對第五代戰鬥機和複雜的幹擾與對抗環境進行了特別優化,能指揮發射8種不同類型的導彈,遠程、中程、近程都可兼顧,最大射程達到400公裏,可用于從超低空到高空、近距離到超遠程的全空域對抗密集多目標空襲。

其二,開發一體化反無人機電子戰系統,提升“反蜂群”作戰機動性。無人機系統大多采用遠程遙控或者GPS的終端導航能力,因此通過對傳統電子戰系統的升級換代可以有效針對地方無人機幹擾與探測。美俄大國都通過強化其電子戰系統,增強對無人機的識別能力,從而細化應對措施。

美軍在《電子戰戰略》的總決策方針下開展系列升級,通過對陸基武器如偵察車的情報偵察設備進行更新,同時加大對無人機偵察系統的升級、換裝力度,如“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全球鷹”無人機等,無一不透露著電子偵察戰的意味。

其三,應用高功率微波武器與激光武器。激光武器與高功率微波武器具有性價比高等優勢,激光武器主要針對目標是微小型無人機,將其安裝在陸基戰車以及艦船上都可使用,可以進行360°全方位無死角攻擊。

而高功率微波武器主要實施面殺傷範圍性攻擊,美已使用由“雷聲”公司的“相位器”高功率微波武器應對無人機威脅。而俄方已經研制出相當成熟的反無人機微波系統,並已經成功安裝在“山毛榉”防空導彈系統上,通過發射高頻電波,可以使直徑800米範圍內的無人機失控。可以說,美俄兩方在此方面不分伯仲。

反蜂群武器未來發展路向何方

近年來,據大數據測算,軍用無人機——尤其是綜合型戰鬥無人機應用數量呈幾何式增長,換言之,當下軍事競爭已經悄然邁進“無人機爆炸時代”。反“蜂群”是當下各國都必然直面的問題。

其一,采用多種技術融合手段,逐步提升識別效果。經過測試,任何一種偵察探測設備對于無人機的探測防禦效果都十分有限,而當衆多技術共同實踐時,可以産生一加一大于二的超然效果。因此,未來結合雷達、光學、聲學等諸多探測系統的設備必然成爲戰場主流。通過多方面的數據彙總,結合雲端大數據分析,對目標進行識別判斷,有力提升偵察識別效果。

其二,一體化反無人機電子戰系統更加多元化。目前,各國研發的反無人機設備編制大多停留在營級以下單位。同時爲了移動迅速,絕大多數通過車載進行防護。爲了便于運輸和保障自身安全,如何將偵察設備做小、做輕已成爲當下世界諸國爭相研發的課題。

其三,打擊手段更加多樣,實現單一殺傷到群體毀滅的轉型。面對日益增長的蜂群威脅,單一毀滅已經遠遠不足以消除蜂群威懾,在此情況下,面對複雜多變的戰場環境更是進退維谷。因此,通過綜合手段在作戰效能上進行優勢互補,對成編制的無人機群進行覆蓋打擊毀滅方可消除戰場上的隱性威脅。

伴隨著無人機的更新叠代,蜂群戰術的應用愈加廣泛,作戰效能愈加顯著。電子設備作爲反蜂群的一線武器,必將在未來戰場大顯身手。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