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4mn8ci"><noscript id="4mn8ci"></noscript><del id="4mn8ci"></del><small id="4mn8ci"></small><small id="4mn8ci"></small></dd><small id="4mn8ci"><th id="4mn8ci"></th><th id="4mn8ci"></th><big id="4mn8ci"></big></small><fieldset id="4mn8ci"><q id="4mn8ci"></q><noscript id="4mn8ci"></noscript><acronym id="4mn8ci"></acronym></fieldset><dfn id="4mn8ci"><table id="4mn8ci"></table><tbody id="4mn8ci"></tbody></dfn><pre id="4mn8ci"><dl id="4mn8ci"></dl><sup id="4mn8ci"></sup></pre>

    鍾院士的“成功服”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喬 徐弘源 李順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9-11-15 04:05

    在航天科工集團二院院史館的玻璃櫥窗裏,有一件雙排扣的灰色風衣引人注目,射光燈下整齊锃亮的紐扣,讓人時至今日仍感覺它並不“落伍”。

    這款風衣之所以被擺進院史館,並非因爲它“時尚”,而是因爲它一直跟隨主人——航天科工集團鍾山院士,參加了多種新型導彈的試驗,一直“走”在裝備試驗的最前沿。

    這是鍾山出征的“戰衣”。鍾山只要穿上這件風衣參加導彈試驗,試驗都會取得圓滿成功。後來,大家稱之爲“成功服”。

    這件“成功服”的背後,有一段珍貴的軍工記憶——

    1980年5月,鍾山被任命爲“紅旗-7”地對空導彈總設計師。爲了實現導彈國産化,鍾山率領團隊成員向軍工科研領域的高峰發起沖鋒,攻克了一道道難關。

    “作爲一個大國,尖端武器是買不來的,國防只能靠自己。” 鍾山至今還清晰地記得:30年前的春天,他穿上了那件“身經百戰”的風衣,率領試驗團隊成員深入西北大漠,對“紅旗-7”進行定型試驗。

    塞外大漠,黃沙彌漫,熾熱的大地烤得人透不過氣。就在這樣的艱苦環境下,鍾山和試驗團隊成員一起進行著緊張的試驗准備工作。然而,天有不測風雲。當試驗進入30分鍾准備時,塞外忽然刮起狂風,滾滾黃沙遮天蔽日,幾米之外不見人影。直到晚上8點多鍾,狂風依然不止。怎麽辦?打還是不打?

    鍾山頭上直冒汗,不由得攥緊了雙拳,在與上級領導溝通後,他定下決心:“打!”

    導彈發射陣地上,雷達飛快旋轉。當靶機進入預定空域後,指揮員一聲令下,發射制導車頂部的發射筒“砰”地一聲彈掉前蓋。隨後,一枚“利箭”呼嘯而出,沖向目標。

    由于強風影響,導彈在飛行過程中急劇下沉,但制導和動力系統又把導彈拉了起來。指揮大廳的屏幕上,兩個目標越來越近,忽然靶機急速向上飛行,導彈緊跟其後迅速爬升。就這樣,導彈在強風中對靶機窮追不舍,鍾山緊盯屏幕,默默地爲導彈加油助威。

    又過了一會兒,導彈成功命中靶機。指揮大廳裏,大家擊掌慶賀,現場一片沸騰。懷著成功的喜悅,鍾山寫下這樣飽含激情的詩句:“超低靶快地連天,影伴頭搖衆心懸。驕子不負萬夫願,洞穿長空超精尖。”

    每次導彈試驗成功後,鍾山都會在“成功服”的衣襟上親手畫上一顆五角星,留作紀念。那一排排五角星,不僅記錄著一次次新型導彈的成功發射,更記錄著中國地空導彈事業一次次裏程碑式的輝煌。

    上圖:在某型導彈試驗現場,鍾山院士身著“成功服”留影。

    李  喬攝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