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丨我的血管是黃河的支流 中國是我的中國

來源:國防在線客戶端作者:李晨、闫珂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8-05 09:50

余光中,一位行走在故鄉與彼岸的吟遊詩人。

半聲漂泊,身如浮萍,他曾以一首《鄉愁》唱響兩岸三地,勾起多少遊子思鄉情懷。余光中用20分鍾寫下了《鄉愁》,他說:“那是存在我心底20年的感情,不過用20分鍾寫出來而已。”兩岸交流開放以後,他無數次往返于海峽兩岸,爲中華文化的傳承、發展貢獻力量。

余光中這位望鄉的牧神,對祖國的熱愛,曆來已久,珍藏在心中。早在他三十八歲時,毫不忌諱地含淚寫了遺囑式的詩篇《當我死時》,詩中吟道:“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枕我的頭顱……用十七年未餍中國的眼睛饕餮地圖,從西湖到太湖到多鹧鸪的重慶,代替回鄉。”

余光中詩歌的主題除鄉愁外,還包括親情、愛情、自述、詠史、賞藝、諧趣等等。他的詩意每每洋溢在散文裏,而他的文情又流露在詩歌裏,都表達著他對母語的孺慕之情、反哺之心。

西螺大橋

矗然,鋼的靈魂醒著

嚴肅的靜铿锵著

西螺平原的海風猛撼著這座

力的圖案,美的網,猛撼著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經

猛撼著,而且絕望地嘯著

而鐵釘的齒緊緊咬著,鐵臂的手緊緊握著

嚴肅的靜

于是,我的靈魂也醒了,我知道

既渡的我將異于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複原爲

此岸的我

但命運自神秘的一點伸過來

一千條歡迎的臂,我必須渡河

面臨通向另一個世界的

走廊,我微微地顫抖

但西螺平原的壯闊的風

迎面撲來,告我以海在彼端

我微微地顫抖,但是我

必須渡河

矗立著,龐大的沉默

醒著,鋼的靈魂

鄉 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那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

等你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沉落 蛙聲升起

一池的紅蓮如紅焰 在雨中

你來不來都一樣 竟感覺

每朵蓮都像你

尤其隔著黃昏 隔著這樣的細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時間之外

在時間之內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會說 小情人

諾 這只手應該采蓮 在吳宮

這只手應該

搖一柄桂漿 在木蘭舟中

一顆星懸在科學館的飛檐

耳墜子一般的懸著

瑞士表說都七點了 忽然你走來

步雨後的紅蓮 翩翩 你走來

像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你走來

從姜白石的詞中 有韻地 你走來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