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e59l03"><tfoot id="e59l03"></tfoot></abbr>
<center id="e59l03"></center><dd id="e59l03"></dd><button id="e59l03"></button><ins id="e59l03"></ins><q id="e59l03"></q>
    <b id="e59l03"><strong id="e59l03"></strong></b><code id="e59l03"><u id="e59l03"></u><table id="e59l03"></table><big id="e59l03"></big><abbr id="e59l03"></abbr><style id="e59l03"></style></code><table id="e59l03"><dfn id="e59l03"></dfn><style id="e59l03"></style><em id="e59l03"></em><th id="e59l03"></th><option id="e59l03"></option></table>
      <style id="e59l03"></style><sup id="e59l03"></sup><noframes id="e59l03">
            <tr id="6rnpzh"><center id="6rnpzh"></center><form id="6rnpzh"></form><tr id="6rnpzh"></tr><abbr id="6rnpzh"></abbr></tr>
            <i id="0kel4p"><tbody id="0kel4p"></tbody><dl id="0kel4p"></dl><address id="0kel4p"></address><dd id="0kel4p"></dd></i><kbd id="0kel4p"><fieldset id="0kel4p"></fieldset><div id="0kel4p"></div><option id="0kel4p"></option><th id="0kel4p"></th><dt id="0kel4p"></dt></kbd><blockquote id="0kel4p"><span id="0kel4p"></span><kbd id="0kel4p"></kbd><em id="0kel4p"></em><strike id="0kel4p"></strike></blockquote><tfoot id="0kel4p"><del id="0kel4p"></del><noframes id="0kel4p">
                      <option id="25ch8u"></option><legend id="25ch8u"></legend><style id="25ch8u"></style>

                      《曆史的紅色紋理》:重溫初心和使命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邵建國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11-19 14:48

                      重溫初心和使命

                      ——讀石英散文集《曆史的紅色紋理》

                      《曆史的紅色紋理》 石英著 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

                      石英《曆史的紅色紋理》一書收集了70篇浸潤著紅色文化的散文,大多爲作者近年新作,有不少值得注意的特色與新意。

                      書中散文大致分爲兩類:一是作者飽含深情抒寫建黨、建軍、新中國成立相關紀念地和革命遺址的文章,如《閃光的征程》《回眸雪山》《楊家嶺的感覺》《長征途中的非常春節》等。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的幾十年間,石英利用休息時間,遠赴嘉興、南昌、井岡山、遵義、大渡河畔、延安等地瞻仰考察。不限于人所共知的紅色紀念地,即使地僻邊遠交通不便的勝迹,也不惜千裏跋涉,有的還去過不止一次。如30余年前,對中共一大代表、山東黨組織創建者之一鄧恩銘烈士原籍貴州省荔波的尋訪,輾轉多日方才如願。又如長征途中川南敘永石廂子(又名“雞鳴三省”)會議遺址,作者先後去了兩次,終于找到當年毛澤東同志的房東肖有恩後人,感受由此加深不少,文章更加深切、具象,讓讀者如親臨曆史現場。

                      另一類文章則書寫戰爭年代作者親曆的場景和事件,側面反映社會生活史和文化史。《第一次看到“講話”》是寫1945年春作者在外村上高小,放學回村前校長給他一個“任務”,帶上一卷密封的“紙”,叫他交給本村一位教音樂的進步教師。中途遭遇僞軍,因他是“小孩”未被盤查而有驚無險。後來才知道他帶的是膠東區黨委翻印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類散文中,字裏行間流溢著作者對前輩革命家深摯的感恩之情。《憶解放區中小學課本及其他》使我們了解到在戰爭環境中,我解放區的黨政領導重視教育事業,重視師資培養和選拔,因此,解放區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普遍具有良好文化基礎。《時代的語彙》列舉了那個時代流行于解放區的常用語,有的詞語雖與現代重合,但具體含義不盡相同;另有一些時代用語,說起來十分有趣,飽含群衆智慧。文章經由日常用語的變化,刻畫時代變遷。

                      該集散文在謀篇布局和語言文字上特色也很鮮明。作者並不刻意追求謀篇之精巧,文章讀來有一種“功到自然成”的駕輕就熟。也許與作者從事詩歌創作相關,這些散文文字講究,富含韻味。自然純樸與詩化哲理相融合,讀來便頗不尋常。比如:“瑞金,這個贛南的不大不小的縣份,在中國曆史上多半是最小的‘都城’,不過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初期,卻擁有當時素質最爲優良的人口,而且完成了一次果斷的大遷徙——近10萬軍民甩掉妨礙前進的辎重——背負起整個中華民族的希望。”(《“紅都”瑞金》)散文筆觸從容不迫,情景交融,有韌性又有溫度。

                      國慶前夕讀到石英所寫短文《紅色血脈流貫筆端》。“筆端”一詞很實在,因爲作者仍是用筆寫作;“流貫”二字也很貼切,是從內心流貫到紙上的。這在一些寫人篇目中體現得更爲真切。如寫楊靖宇“以幹淨的空腹向曆史證明:一個真正的共産黨員,除了黨和人民的利益自己甘願一無所有——空身而來空身而去,死而無憾”。寫普通共産黨員和普通人也是這樣,如《她,那時不叫明星》寫百姓對文工團員蘭娟的不舍與緬懷:“有人指認第二排第三座墳就是文工團員蘭娟的長眠之處。但許多鄉親還是執著地不肯相信,甯願認定蘭娟永遠南下了,哪怕不再回來。事情又過了很多年,在我家鄉一帶,老一代人們說起她當年塑造的英雄,都不稱呼劇中人名,而統稱‘蘭娟’”。文章以“側筆”行文,感情別具深摯、徹入骨髓。

                      閱讀這些文字,讓人重溫初心和使命。願紅色“基因”鑄就的精神品格,在新時代更加發揚光大!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