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完美班長”爲何火氣突然變大了?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金鎖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09-05 09:57

“楊金鎖!你准備作業器材需要多長時間?”一進入訓練場,班長就開始對我“咆哮”,我一邊手忙腳亂地整治器材,一邊委屈地想,班長的火氣怎麽突然變這麽大?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曾班長的火氣突然變大了

■陸軍某旅炮兵營榴炮二連列兵 楊金鎖

“楊金鎖!你准備作業器材需要多長時間?”一進入訓練場,班長就開始對我“咆哮”,我一邊手忙腳亂地整治器材,一邊委屈地想,班長的火氣怎麽突然變這麽大?

新兵訓練結束,我被分到指揮班,班長曾阿迪簡直是我心目中的“完美班長”。訓練中,班長耐心爲我講解示範,從來不因我學得慢而急躁;生活中,班長細心解答我思想上的疑惑,從不因我的“幼稚”而厭煩;管理上,班長對我表揚鼓勵多,批評指責少,就算我犯了錯誤,他也是和風細雨地把道理講清楚,讓我心服口服。

然而過了不久,班長就像變了一個人,訓練時不斷地催促我加快作業速度,我出現一點錯誤便會招致一連串批評,對待我訓練時産生的疑問更是耐心全無。

“你在想些什麽?!爲什麽這麽慢?!”班長發現我訓練時走神,立刻開“怼”。“我……”剛想解釋一下的我就被班長打斷,“我什麽我,繼續作業!”我不得不加快動作,把射擊諸元計算出來,剛想伸下懶腰,班長“火力”又開:“是不是沒事幹了?核對諸元!”

班長講話的調門越來越高,言辭越來越嚴厲,在此重壓之下,我簡直到了崩潰的邊緣。終于在一次班長“怼”我時,我壓抑不住對他說:“現在都要求文明帶兵,有話不能好好說嗎?”

“聲音大點、語氣重點就是不文明嗎?這點壓力就受不住嗎?”班長毫不留情地把我“怼”了回來。無言以對的我眼圈一紅,流下淚來。

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我第一次參加炮兵實彈射擊。驕陽似火,電台中不停傳來各種嘈雜的聲音,各類數據不斷彙聚,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也紛至沓來。

面對著巨大壓力,我深吸一口氣,發現自己漸漸找到了狀態,計算諸元、圖解炸點、上報偏差量……隆隆炮聲中, 我從容不迫、淡定自若。

“楊金鎖第一次參加實彈射擊,不慌不亂,沉著鎮定,完成任務出色。”晚點名時,連長專門對我提出表揚。在戰友一片掌聲中,我突然意識到,自己之所以在重壓之下也能發揮自如,不正是班長平時施壓的結果嗎?

之後班長主動找到我說:“咱們班擔負的責任重、每個人都壓力大,我是怕你抗壓能力不足,在任務中掉鏈子,才故意對你發的火,‘不妥’之處你別放心上。”

“玻璃心”被火氣大的曾班長調教成了“鋼鐵心”,我也終于體會到了班長帶兵的不容易。

(周 強、楊孟德整理)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