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是你的眼,帶你巡遊在祖國藍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永飛 鄧東睿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11-23 23:32

                個兒不高,小臉盤。10月中旬,記者來到火箭軍某旅“導彈發射先鋒營”,見到三級軍士長汪明喜,咋看咋覺得他像個喜劇演員。

                “沒錯,汪班長外號喜子,經常自創自演小品,爲大家帶來歡樂。”說起汪明喜,一旁的戰友不禁露出喜色。汪明喜倒也不謙虛,當場扯起嗓子吼起一首“導彈情歌”:“我是你的眼,帶你巡遊在祖國藍天;我是你的眼,帶你看清敵人的嘴臉……”

                導彈“指哪打哪”,瞄准至關重要,一旦差之毫厘必將謬以千裏。營長潘少明介紹,汪明喜當兵20年,從事導彈瞄准18年,是全旅響當當的“瞄准王”,也是一個鍾情于給導彈當“眼睛”的金牌號手。

                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從事導彈瞄准事業18年,火箭軍某旅“導彈發射先鋒營”三級軍士長汪明喜最愛吟唱一首“導彈情歌”——

                “我是你的眼,帶你巡遊在祖國藍天”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李永飛 鄧東睿

                汪明喜近影。宣澤輝攝

                主人公心語:磨刀十余載,我終于成爲了導彈的眼睛,指引大國長劍一飛沖天。——汪明喜

                個兒不高,小臉盤。10月中旬,記者來到火箭軍某旅“導彈發射先鋒營”,見到三級軍士長汪明喜,咋看咋覺得他像個喜劇演員。

                “沒錯,汪班長外號喜子,經常自創自演小品,爲大家帶來歡樂。”說起汪明喜,一旁的戰友不禁露出喜色。汪明喜倒也不謙虛,當場扯起嗓子吼起一首“導彈情歌”:“我是你的眼,帶你巡遊在祖國藍天;我是你的眼,帶你看清敵人的嘴臉……”

                導彈“指哪打哪”,瞄准至關重要,一旦差之毫厘必將謬以千裏。營長潘少明介紹,汪明喜當兵20年,從事導彈瞄准18年,是全旅響當當的“瞄准王”,也是一個鍾情于給導彈當“眼睛”的金牌號手。

                然而,汪明喜的瞄准事業起初並不順利。第一次實裝操作,就讓他傻了眼——身長十幾米的導彈,瞄准點卻小得可憐。他急得滿頭汗,眼睛瞪得像銅鈴,愣是找不到目標點。營長性子急,喊來連長說:“這小子恐怕不是幹瞄准的料。”

                “這是要給我換崗啊!”汪明喜聽出了弦外之音。他不想認輸。那段時間,爲了練就“一步到位”的硬功,他對著強光練眼神、借助微光看針尖,一練就是幾個小時。南方濕熱,蚊蟲成群,他強忍奇癢,堅持練習。

                導彈瞄准,最大的難題是黑夜。剛開始夜訓,汪明喜怎麽也摸不到夜間快速瞄准的門道,于是找營長討要“秘訣”。營長回答:“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要想成爲專家,可得自個兒體會。”轉彈,尋找;再轉彈,再尋找……那天,從晚上9點一直練到淩晨2點,經過上百次摸索,汪明喜終于找到了訣竅。

                經過半年苦練,汪明喜不僅在全旅瞄准比武中名列前茅,還研發出“夜間瞄准輔助設備”,使夜間瞄准時間大大縮減。他時刻准備著,期盼長劍嘯天的那一刻。

                那年夏天,旅隊跨區千裏執行實彈發射任務,汪明喜所在的發射單元因深具發射實力,最有希望執行此次任務。然而,上級導調組臨時決定用電腦抽簽的方式決定誰來打,結果汪明喜所在的發射單元落空了。

                與夢想失之交臂,失落感始終萦繞著汪明喜。發射日當天,一聲驚天巨響,導彈騰空而起。汪明喜眺望遠方,期待著“下一次”的到來。

                然而,“下一次”卻仿佛始終難以企及。這個全旅公認的“瞄准王”,竟然成了年年不發射的“金牌備份”。

                一次,汪明喜再次無緣發射席位。旅領導安慰他:“備份身後再無備份,備份就是最後的王牌。”這句話,讓垂頭喪氣的汪明喜重燃信心。

                歲月不忘追夢人!終于,一張遲到的“發射入場券”交到了汪明喜手中。“確定不是備份?”接到通知的汪明喜不放心,又致電上級詢問。得到確切消息後,他興奮得一夜未眠。

                可命運總愛開玩笑。發射前幾天,汪明喜的眼睛突然紅腫、酸澀流淚,衛生隊診斷爲麥粒腫。那幾天,他處處躲著大夥兒走,可還是沒逃過營長的火眼金睛。一向愛笑的汪明喜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營長,爲了這次發射,我等了10來年……”營長鼻子一酸,想了想說:“看看情況吧。”

                打針、吃藥、偏方,汪明喜挨個兒試。躺在房間休息,他嘴裏還嘟囔著操作口令。發射前一天,幾名軍醫前來會診,給汪明喜吃下“定心丸”:可以參加發射任務。

                旭日東升,朝霞灑滿導彈發射陣地,發射時刻終于到來。“轉彈瞄准”“裝訂參數”……汪明喜精准完成每一個動作,精確核實每一組數據。

                “3、2、1,點火!”隨著指揮長一聲令下,驚雷乍起,導彈怒吼著、轟鳴著,扶搖而上。

                “導彈命中目標!”幾分鍾後,作戰指揮大廳傳來捷報。望著藍天裏剛剛消散的“白雲彈道”,汪明喜眼裏噙著淚水,笑得格外燦爛,又哼唱起了那首自編的“導彈情歌”……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