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救護訓練,爲何“受傷”的總是我?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佳梁責任編輯:康哲
2019-08-27 16:46

張佳梁 繪

“咋又是我當‘傷員’?”8月上旬,火箭軍某團綜合保障營警衛勤務連上等兵晉子僑,得知自己又要在接下來的戰場救護訓練中充當“傷員”時,既郁悶又無助。

“你個子小,不擡你擡誰?趕緊躺下!”班長孫喜中在催促他的同時,對他的滿腹牢騷也很無奈。晉子僑個頭小、體重輕,演練時便于大家搬運。慢慢地,班裏只要組織戰場救護訓練,他就順理成章地“被受傷”,充當擔架上的“傷員”。全班也因此多次在戰場救護訓練課目上取得優異成績。

一次,連隊組織戰場救護訓練,隔壁二班組織搬運“傷員”時很是吃力,經過反複訓練,仍未達到合格標准。重壓之下,二班班長唐國磊邀請晉子僑充當“傷員”,結果輕松過關。其他班長見狀也紛紛過來借“傷員”……就這樣,一個上午,躺在擔架上的晉子僑被戰友們來來回回搬運了數十次。全程躺著參加訓練的他被弄得暈頭轉向。

上個星期,團裏組織軍事訓練考核,機關考核組下達“1名戰士胸部中彈,急需救治”的隨機導調情況。“檢查傷口、止血包紮、搬運傷員……”班長孫喜中本想繼續讓晉子僑扮演“傷員”進行處置,沒想到卻被考核組當場制止。原來,此次參與考核的“傷員”是考核組隨機指定的“大塊頭”,兩名戰友在搬運中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最終因超時被判不合格。

“有的一味追求救治速度,處理傷口不注重衛生消毒,引發交叉感染;有的包紮止血隨意翻擡傷員,造成二次傷害……”在該團組織召開的議訓會上,除了“炮轟”傷員選擇之弊,大家舉一反三找出訓練中隨意降低標准、忽略敵情因素等3方面6個訓風不實的具體問題。各單位“對號入座”,從體能、技能等多方面入手,全面對照實戰化要求,緊盯薄弱環節,對各專業訓練進行“補課”,官兵的實戰化訓練水平得到了進一步提高。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