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場沒有“腳本”的對抗

來源:解放軍生活作者:鄧傑 曹升 朱名洋責任編輯:楊帆
2019-09-04 22:11

仲夏6月,秦嶺腹地的清晨仍有幾分清冷。天未放亮,火箭軍某訓練團“藍軍營”的官兵們早已忙碌了起來,領取裝備、清點物資、對接行動方案……今天某友鄰單位轉進駐訓場,“藍軍營”的官兵們要趕赴50公裏外爲他們准備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

這支在實戰化浪潮中順勢而生的“藍軍”,在不到3年時間裏,完成了由無到有、由弱到強、由“兼”到“精”的華麗蛻變,成爲檢驗駐訓部隊實戰水平、提升遂行多樣化作戰任務能力的“試劍石”“磨刀石”。兩年多來,該分隊圓滿完成十余次導調對抗任務,梳理戰鬥力“問題賬單”100余條,有力地助推駐訓部隊跨越式發展和戰鬥力轉型升級。

道路中斷、無人機偵察、導彈精確打擊……2017年初夏某駐訓部隊遠道而來,還未進入駐訓場,一系列特情便迎面襲來。昔日駐訓場的暖心“大管家”化身實戰化訓練“攔路虎”,讓駐訓單位應接不暇。

就在一年前,該部駐訓演練還是考評式,演習演“腳本”走過場,承訓單位省事,駐訓單位高分通過,皆大歡喜。但由于演習中沒有現實威脅的對手,官兵們缺乏實戰意識,遇到特情照葫蘆畫瓢,生搬硬套,處置措施與戰場實情相去甚遠,訓練效果也與演練初衷大相徑庭。

2016年7月某駐訓單位按計劃進駐訓練場,官兵們有序地搬卸物資,搭建帳篷。在鋪設僞裝網時,在本該使用叢林僞裝網的林區卻使用了荒漠僞裝網。這一問題被考核組提了出來,但卻被駐訓單位以叢林僞裝網數量不夠搪塞過去。火箭軍部隊軍事行動的隱蔽性向來是實戰中的關鍵所在,任何一個細節上的失誤都有可能導致整個部隊被發現消滅,這樣一個明顯錯誤實在讓人詫異。

無獨有偶,兩個月後另一支部隊駐訓期間也發生了一件令人唏噓的插曲。某天黃昏時分,禁區外圍一位老鄉在放羊時走失了一只小羊,便沿著河道尋找走失小羊,不小心誤入駐訓區,直到走到指揮所大帳前才被官兵發現。原來,該部設置警戒時只在駐訓場進口和出口設置了兩個固定哨位,側翼並未安排警戒,所以這位老鄉輕而易舉便誤入了“中軍帳”。

以上種種戰備意識不高、實戰意識不強的現象引發了團黨委一班人深思:“生鐵磨不成利劍,舊票登不上新船。保障式訓練已無法促進部隊戰鬥力有力提升,要想跟上未來戰爭步伐就必須著眼實戰需要,全面融入演訓,檢驗訓練成果、引領訓練方向,立足自身建立一支精悍、高效的‘藍軍’隊伍已迫在眉睫。”

2016年底,在上級黨委的指導幫扶下,該團從友鄰單位抽調優秀骨幹力量組建模擬“藍軍營”,配備完善單兵對抗設備、微光夜視儀、熱成像儀、無人機等導調對抗裝備,常態組織開展“紅藍對抗”訓練,鍛造過硬戰場“磨刀石”。

火箭軍部隊“藍軍”怎麽建,“紅藍”對抗怎麽練,沒有現成“範本”可以借鑒。該團按照“突出特色、急用先建、逐步配套”思路,邊承訓演訓任務,邊針對演練新情況、新問題,展開作戰問題研究,逐步配套物資裝備、建強人才隊伍、完善對抗手段及導調考核評估樣式。

營隊成立之初,一無裝備,二無人手,面對百事待舉、百廢待興的開局,白手起家的“藍軍營”創業者們沒有退縮。在上級協調幫助下組織官兵赴其他軍兵種“藍軍”分隊和對抗裝備器材生産廠商學習調研。通過采購、配發、自制、改造等方式,逐步完成了偵察監視、特種破襲、“三戰”、精確打擊等模擬對抗武器裝備配套。除了上級的大力支持外,該營還充分發揮自身能動性,立足現有條件自制或改造部分對抗裝備。該營大學生士兵席俊,充分發揮自身計算機專業特長,通過鑽研電路板原理,焊接制作出可以遙控引爆、定時引爆的爆炸裝置,使特種破襲擺脫了人工扔鞭炮、放空槍的尴尬樣式。

單位建設人才隊伍是基礎,“藍軍營”成立之初通過抽調骨幹和補入新兵的方式,完成“藍軍營”人員配編和骨幹定崗定位,但信息化條件下實戰對抗需要的是更專業的人才隊伍。該營按照“結構合理、梯次培養”的原則,在崗位自訓基礎上,采取“送出去學”“請進來教”和“任務中練”相結合的方式逐步建強人才隊伍。“紅軍”要過硬,“藍軍”必凶狠。針對火箭軍部隊作戰及駐地地形特點,該營組織官兵廣泛開展極限體能、野外生存、山地和叢林作戰訓練,磨砺官兵實戰硬功,培養官兵一往無前的戰鬥意志、敢打敢拼的戰鬥作風,爲高質量完成對抗任務打下堅實基礎。

“紅藍”博弈,較量的是攻防手段,比拼的是思維意識。對于火箭軍部隊來講,戰備意識和實戰思維尤爲重要,如何在作戰行動中隱蔽自己不被發現,如何在被發現後有效轉移,每一個細節都是關鍵。該團“藍軍營”總結以往火箭軍部隊駐訓演練經驗,結合近年來的經典戰例和國際軍事鬥爭形勢,優化完善了導調對抗評估樣式手段,詳細明確了導調課目設置、對抗方式手段、評分標准等內容,深化拓展“紅藍”對抗層次,引導駐訓部隊向打贏邁進、向實戰靠攏。

近年來,“藍軍營”采取“戰場位移與地域模擬相結合”“實裝等比與距離壓縮相結合”等方法,真實構建實戰狀態下的戰場環境,逼真模擬不同作戰樣式下、不同地域作戰、不同作戰時機的一反四防課目,隨機導、依情演、靈活調,使部隊經受高強度高難度訓練摔打磨砺,真正感知實戰環境、感受實戰壓力,在殘酷條件下練生存、練謀略、練指揮。

2017年8月某駐訓部隊剛剛進駐完畢,就因熱輻射異常暴露遭“敵”導彈旅導彈襲擊。指揮所迅速組織力量進行轉移,轉移途中,“驚慌失措”的官兵又遭“敵特襲擾”及 “電磁幹擾”。 一次對抗,幾度交手,反複砥砺,打得駐訓官兵們措手不及,在預定時間近三分之一人員未按計劃到達指定集結地點。

真打真練才能真進步。對抗還未結束,導調員收集整理的數據已經彙集到“藍軍”評委手中。評委們對駐訓部隊作戰行動期間駐紮宿營、隱蔽僞裝、疏散轉移等全流程數據進行分析評判,梳理出駐訓部隊敵情觀念淡薄、戰備意識不高、“五個不會”問題突出等6大類40余項問題。對抗結束後,參訓官兵坦言:“刀不磨不快,兵不砺不精。雖然被打得很狼狽,但一路對抗,也讓我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

敵情催生憂患,烽火鍛造利劍。駐訓場上,“藍軍”官兵如影隨形,特情險情頻發,戰鬥懸念叢生,參訓部隊一次次被戳到“痛處”,一次次被“逼”到極限。正是由于“藍軍”的良苦用心,曾經按部就班的程序化、操場式、適應性的駐訓演練模式徹底淡出曆史舞台。

2019年4月,一場複雜條件下黨委機關指揮對抗訓練在秦嶺腹地緊張展開。遭敵導彈武器精准打擊,“紅軍”迅速組織人員裝備轉移,指揮所一分爲三多路機動向預定地點轉進;遭“敵”衛星臨空,部隊在利用有利地形隱蔽的同時,大膽實施假目標佯動;遭敵“特種破襲”,在救治傷員的同時迅速派出快反力量消滅小股敵特…… 一路行軍,一路對抗,“紅藍”雙方你來我往,演練驚瀾頻現、漸趨白熱……面對“藍軍”一波波凶猛攻勢,“紅軍”見招拆招,主動還擊,接連打出幾個漂亮的反擊戰。指揮員的戰場應變能力和官兵的防範還擊能力,在對抗中明顯提升。

“全程導調湧敵情,全時驚險成常態。演練立足惡劣天候、生疏地域、複雜環境,完全依據戰場環境確定演練進程,不簡化過程環節,不淡化敵情背景,逼著部隊在高強度、高難度、高險度的多變狀態練機動、練戰術、練勤務、練生存、練保障,官兵們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樣掉以輕心了。”參與對抗的幹事魏紹宇感慨地說。

天天進戰場,時時在對抗。有了“藍軍”的時刻關照,官兵敵情意識越來越強,特情處置越來越精准,戰場反應越來越快速,作戰預案越來越完善。細數開展“紅藍對抗”部隊之變,剛剛與“藍軍營”完成一場對抗演習的某旅指揮員感慨道:“部隊在對抗中發現問題、糾正問題、驗證整改成效,‘藍軍’成爲部隊輸入實戰短板、輸出戰鬥力的‘工廠’,在這個流程中部隊整體作戰能力得到全面提升。”

(解放軍生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