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長征路:青山妩媚英雄在

來源:解放軍生活作者:文清麗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9-12 14:42

圖/ 李鵬飛

從三明沙縣機場駛向甯化的高速公路上,兩岸秀山挺拔,雲霧彌漫,梯田井然,河水浩蕩。最醒目的是一個個大紅色的路牌不時出現,上面寫著:紅軍長征出發地,風展紅旗如畫。我一想起即將參加“壯麗70 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身爲33年的老兵,好激動。這也激發了我潛埋的英雄夢想。

6月11日 星期二 多雲

上午9時,我們來到甯化紅軍長征出發地紀念廣場分會場,參加啓動儀式。廣場分南北兩部分:南爲主題雕塑廣場,紀念塔居中央,高21米,由四根棱柱組合而成,象征中央主力紅軍長征的4個出發地。塔頂的紅五星爲紅軍帽徽,基座上的銅雕再現了紅軍出發長征、走向革命勝利的壯麗場景。背面碑文镌刻《毛澤東選集》等書中關于長征出發地的記載。現場除了我們百余人的記者團,四圍還站滿了觀衆。

站在隊列裏,聽到集結號,我想起85年前,紅軍隊伍就是從這裏出發長征,而85年後的今天,我穿著軍裝,站在上百人的隊列裏,再走長征路,一股崇高感湧上心頭。通過大屏幕,我看到于都主會場大河浩蕩,看到長汀分會場樹木蒼綠,回想起紅軍長征走過的廣東、湖南、廣西、貴州、雲南、四川、西藏、甘肅、陝西等地,感覺好似分身于紅軍走過的每一條道路,置身于那條地球紅飄帶飄揚的任何一個角落。

當錄像鏡頭從高高的紀念碑鳥瞰到我們,我感覺天地江河與我同在,心中升起一股異樣的感情。雖然天氣炎熱,每個人臉上挂著汗珠,可大家都肅然立正。

儀式結束後,我們來到紅軍紀念園。剛一下車,我就聞到一股幽香,擡頭一瞧,馬路兩邊全是廣玉蘭,樹枝上的白花好像站著的鴿子。進得園子,我首先看到高高屹立的甯化革命烈士紀念碑,信步拾級而上,面對紀念碑,心情沉重而肅穆。傾聽風濤陣陣,望眼白雲飛舞,軍人的榮譽感油然升起。忽聽一陣集合號,我迅疾往下跑。《軍號嘹亮》雕像前,一位中年男子在烈日下吹軍號。詢問得知,他是甯化師範附小的老師巫朝良。他從小聽村人講紅軍故事,迷上了吹軍號,許多曲子他都會吹。

巫朝良說,他生在老區,長在老區,號聲就是革命傳統和榮譽感的象征。在教學中,他經常會用紅軍長征的故事來培養學生的紀律意識和吃苦精神。

走進甯化革命紀念館,館長張標發指著陳列櫃裏的一本蓋著紅布的盒子說:“巫老師吹的就是這本《軍用號譜》。說起這號譜,還有一段故事呢。”

紅4軍途經長汀時,年僅15歲的農村小夥羅廣茂聽了紅軍的革命宣傳,萌發了參加紅軍的念頭,隨後跟著紅軍部隊離開了家鄉。

羅廣茂長得比同齡人矮小,嗓門卻很大,被部隊領導發現將他調到紅4軍第3縱隊任司號員,並到中央軍事學校陸地作戰司號大隊學習。經過刻苦學習訓練,他掌握了起床號、出操號、緊急集合號、熄燈號、收操號、沖鋒號等各種軍號的吹奏。在結業典禮上,學校領導給每個學員發了一本《軍用號譜》,再三叮囑號譜的機密性和重要性。盡管後來工作調動頻繁,但羅廣茂始終把《軍用號譜》藏在身上。1934年,羅廣茂在連城作戰時背部中槍負傷,被送到長汀四都的紅軍醫院治療。後被安置在群衆家中養傷。傷好後,爲逃脫國民黨反動派的追捕,羅廣茂躲進深山的紙廠做工。在艱苦的環境中,不論走到哪裏,他都將一個號嘴和《軍用號譜》帶在身上。第二年冬天,羅廣茂悄悄潛回長汀老家,將號譜交給母親代爲保管,並一再交代無論如何不能丟失。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羅廣茂想把號譜交給國家,可時隔多年,母親年事已高,怎麽都想不起來藏在了哪裏。1974年,年至花甲的羅廣茂在拆建家中谷倉時,在倉底板下發現了用油紙布層層包裹著的號譜。這本被他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號譜在失蹤了40年後終于重見天日,回到了主人手裏。

一位解說員現場還演唱了當年的擴紅歌謠《禾口、淮土比擴紅》:“保衛蘇區有責任,禾口淮土比參軍,禾口擴紅一千個,淮土一千多兩人。”歌謠唱出了當地百姓比賽加入紅軍的情形。甯化是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四個出發地之一,是中央紅軍長征出發最遠的起點縣,也是中央蘇區的糧倉和擴紅支前的重要縣。甯化籍子弟兵爲紅軍長征勝利付出了重大犧牲,1.37萬人參加紅軍,在冊革命烈士3301人。紅軍到達陝北後,甯化籍紅軍戰士幸存的僅有58人。

6月12日 星期三 雨

上午,冒著傾盆大雨,我們來到甯化縣石碧村。它地處甯化西部,閩贛邊界,這裏不僅是舉世矚目的世界客家祖地,還是遠近聞名的“中央紅軍村”。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紅4軍、紅12軍、東方軍、獨立第7師等紅軍部隊都曾在此駐防紮營,開展擴紅運動和籌糧籌款。在黨的領導下,石碧客家兒女入農會、鬧暴動,打土豪、分田地,參加紅軍,支援前線,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運動。當時全村只有118戶980人,就有138人參加紅軍和赤衛隊,基本上家家戶戶都有紅軍。僅1933年的擴紅運動中,就有28人參加紅軍,被評爲“擴紅模範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被列入國家民政部《烈士英名錄》的革命烈士有90名,是三明市革命烈士最多的村。

在細雨中,我們來到村中的張氏宗祠,這是紅軍獨立第7師戰地醫院。站在大廳裏,望著天井裏瓢潑大雨,工作人員給我們講了遙遠的故事。曾嫂是一名紅軍家屬,也是一名孕婦,家裏養了一窩小母雞,原本准備給自己坐月子補充營養。當看到紅軍傷病員缺醫少藥,營養不足,傷口久久不能痊愈時,便悄悄地把那窩小母雞殺了,用瓦罐炖熟後,送到紅軍醫院,一口一口喂給躺在床上的傷病員吃。傷病員得知這是曾嫂留給自己坐月子吃的雞,說什麽也不願吃。曾嫂說:“你們爲我們窮苦百姓打天下連命都不要,我這幾只雞算得了什麽?只希望你們早日養好傷,重返前線殺敵立功。”

下午,我們來到淮土鎮鳳山村。村後的紅軍井,清澈的水波下能映出藍天 ,也照出我們的影子。據說這是當年紅軍挖下的一口井,我喝了一口,好舒服。

1 2 下一頁 尾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