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有座不動的哨——走進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第五師八十八團卡昝河哨所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國鑫 王子冰 黃宗興責任編輯:楊曉霖
2019-08-08 06:58

風循著蜿蜒的博爾塔拉河前行,來到阿拉套山腹地時,陡然猛烈起來,五星紅旗在半空中獵獵作響,中哈邊境的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第五師88團卡昝河哨所在狂風中巋然不動。“卡昝河的風就沒停過。”哨長阿思裏別克告訴記者,這裏一年四季風,從春刮到冬,到了冬天還有風吹雪等惡劣天氣,對于駐哨的民兵來說,呼嘯的風聲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中國國防報》的詳細報道——

風中有座不動的哨

——走進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第五師八十八團卡昝河哨所

■王國鑫 王子冰 中國國防報記者 黃宗興

哨所民兵准備去巡邏。 風循著蜿蜒的博爾塔拉河前行,來到阿拉套山腹地時,陡然猛烈起來,五星紅旗在半空中獵獵作響,中哈邊境的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第五師88團卡昝河哨所在狂風中巋然不動。

“卡昝河的風就沒停過。”哨長阿思裏別克告訴記者,這裏一年四季風,從春刮到冬,到了冬天還有風吹雪等惡劣天氣,對于駐哨的民兵來說,呼嘯的風聲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

走進卡昝河哨所,一面榮譽牆吸引了記者的目光。阿思裏別克介紹,榮譽牆上頻繁出現的“庫馬別克”是哨所的一名老民兵,1983年,他帶著全家來到卡昝河谷,一邊看管草場,一邊擔負轄區33公裏的邊境巡邏任務,直到積勞成疾,于10多年前撒手人寰。

“我希望你們能繼續爲守衛邊境線盡一分力。”哈薩克族民兵賽力克輕撫著榮譽牆,腦海裏是父親臨終時的囑咐。庫馬別克離世後,他的兩個兒子賽力克和巴太接過父親的馬鞭,成爲常駐哨所的成員。兩代人接力守邊,也讓這座風吹不動的哨所,成了一個“不換防”的哨所。

“卡昝”是哈薩克語,意爲“鍋底”,終年不間斷的風在形似“鍋底”的山谷裏穿梭盤旋,帶走守防的歲月,留下戍邊的故事。

去年底的一天,肆虐一整夜的風雪初停,賽力克和3名民兵騎馬踏上巡邏路。巡邏返回時,平靜的天空再次飄起雪花,一場暴風雪轉瞬即至。馬背上的賽力克等人幾次險些被風掀落,大家只好牽馬前行。風越來越大,他們用缰繩把4匹馬連到一起,裹緊大衣,拽緊馬籠頭,一步步往回挪。原本1個小時的路,走了3個小時還沒看到哨所,隊伍裏的一名年輕民兵蹲在雪地裏崩潰大哭。

經驗豐富的賽力克沒有放棄,他把這名民兵拉起來,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拉著他繼續朝前走,直到看見哨所。在大家歡呼脫險時,他卻因體力透支癱倒在地上,半天沒能站起來。

卡昝河哨所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西部民兵第一哨”。由于建哨時間早,又地處祖國版圖西部,在建哨50周年時,新疆軍區兵團軍事部將之命名爲“西部民兵第一哨”。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昔日簡陋的哨所已變成160平方米的兩層小樓,執勤方式也轉變爲車巡、馬巡、步巡、技防一體化,視頻指揮、觀察瞭望、研判分析等配套設施一應俱全,邊境鐵絲網、電子脈沖、熱成像監控等科技控邊措施不斷完善……這座集執勤、辦公、醫療、文化爲一體的哨所,已經成爲卡昝河夏草場和周邊溫泉縣的幾百名牧民群衆的一道生命保障線,被當地牧民稱爲“卡昝河生活服務站”。

哨所地處卡昝河通往溝口的必經之地。牧民轉場時,先把生産生活物資運到哨所,請民兵幫忙照看,然後再下山趕羊。在遇到山洪暴發、河水上漲,過河的羊被沖到下遊時,民兵經常蹚著冰冷刺骨的河水追趕幾公裏去撈羊。60%的哨所民兵掌握了漢語、哈薩克語、維吾爾語3種語言,確保與每名牧民都能溝通順暢。

烈風從未停息,一如清麗的卡昝河奔流不息。河畔那座民兵哨所,更像是鋼澆鐵築,屹立在邊境線上,根植邊關,遙望冰峰。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