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日記:那些與台風周旋的日子

來源:當代海軍微信公衆號作者:耿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9-12 10:38

沒有早一步

也沒有晚一步

九月初,我們剛趕到巡邏海區

就遇上了台風

在以往的經驗裏

渤海灣的夏季總是歲月靜好的風平浪靜

然而,今年的台風就明顯沒那麽客氣了

已經淩晨兩點了,下鋪的副航海長還是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而一個小時以後,他將在搖晃幅度更大的海圖室再值更三小時。

下鋪的床頭燈亮起,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大概是副航又開始給女友寫信了,光是他藏在枕套夾層裏的,就塞了一沓。

中秋就在眼前,可在信號隔絕的海上,滿滿一沓思念卻沒法沿著電波前往岸上的某個角落,無從寄出,便默默積攢。

艦體微微一震,與床一牆之隔的海浪突然發力,擊打在舷側,發出金石相碰的鳴響。艦艇開始轉向重心明顯側傾,櫃子裏的物品來回滑動,嘩啦作響的聲音就像洗碗槽裏的鍋碗瓢盆相互碰撞,沒固定好的帽子從櫃頂落下,辦公椅輕快地原地打著轉,艙室裏的一切都仿佛活了過來,只有應急夜燈發著熒白色的光,像一名沉默的旁觀者。

半晌,一切恢複平衡,廣播響起:“艦艇轉向完畢,各戰位檢查活動物品固定情況。”

在就寢時間進行廣播著實少見,深夜都不吝苦口,想來是台風鼓起了方向多變的湧浪,爲了確保頂浪而行的航向,大抵今夜還會有多次轉向。

等一切歸于平靜,舷側傳來細細密密的聲響,像是細沙從沙漏裏不均勻地落下,越來越快,越急越響。

下雨了。

副航長舒一口氣,沒等到上更時間,披上衣服就往駕駛室走。

我知道,相比無從聯絡的中秋,他心裏懸著的,是即將過境的台風,看今年流水線似的架勢,無論是哪一次,他都不敢掉以輕心。也恰好是中秋前後,我們將迎來巡邏季的第三個台風。

艦行海上,總是會收獲不太一樣的“過節”體驗。

中國人過節講究禮儀,這大海也不例外,常常在傳統佳節給航船備下厚禮。

有道是“冬送寒潮,夏有台風”,這兩份“厚禮”分冬、夏兩季發貨送出,還都是各有特色的進口“海淘”:高冷的寒潮來自北方,主打用戶體驗良好的長線售後服務,一般一次到貨能管整個冬天,可謂是“湧推波搖,回味綿長”;活潑的台風來自東南亞,主營買一送N的大酬賓服務,通常一個訂單能附送一堆良心贈品,有的贈品甚至更大更活潑,當真是“風雨飄搖,戰風鬥浪”。

如果說寒潮帶來的沉郁暗湧像是母親的愠怒,那麽台風吹起的勁風大浪則更像是女友的撒氣,一冷一熱,可無論在海上遇見哪一種,來的猛了,誰都招架不住。

然而,誰能想到,今年這禮物都備到了中秋,七夕的“利奇馬”剛走,這“玲玲”大禮包又發貨了。

今年的台風像是要搶“C位”出道似的,這些“南方姑娘”不僅有“你方唱罷我登場”式的輪番紮堆亮相,今年,更是把舞台從南方擴張到了北方,還一改溫婉柔和的民謠脾性,用風和浪玩起了搖滾。

我們也在執行巡邏任務之余,用風浪體驗了一把環繞立體的“真搖滾”。

電視裏,今年的中秋節策劃輪番上演,看起來似乎格外隆重。如果說岸上的中秋分外浪漫,海上的浪漫則可以算是寫實版的“浪漫”——風大的時候,浪都漫上了後甲板,拍在欄杆和艦舷上,在夏日的高溫下又迅速蒸發,伸手一摸,撲簌簌直往下掉鹽粒兒。

不過,都說“百年修得同船渡”,這番同艦共對台風的經曆,論緣分,怕是一般情侶也難以企及了。尤其是各部門協同應對大風大浪時,那種相互扶持,緊密相連的感覺,又何嘗不是一種千金難換的情誼?

晚上,風浪平息了一些。副航把寫給女友的信拿出來整理了一遍,晚餐時間的通道廣播開始播放那些暖融融的歌曲,恢複了信號的電視上,七夕歌會正要上演。

台風歇息的正是時候,或許明天還會肆虐,可今晚的一切都顯得那麽熨帖,看不清夜空,卻讓人不禁想象,在那皎皎河漢之上的鵲橋,這些許糟糕的天氣是否擾了那一年一度的相會?

那心裏挂念的人兒啊,你在岸上可好?在這台風登臨的海上飄搖,只因責任更比思念重。

那心上人在海上飄搖的人兒啊,你或許也會在某個台風過境的夜晚,嘗試著打一通無法接通的電話,那思念無人可說,卻隨雨入風,將彼端的另一份思念推波助瀾。

台風過境,風雨搖晃有時會讓人感覺身邊的一切都有如浮萍般飄搖,可唯有那條隱形的、在羅經上才能顯現的海洋邊境線是不可撼動的,而這也就是我們堅守著戰風鬥浪的意義所在。

如此想來,心中便生出一種“台風何所懼”的豪情。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