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布袋炒面到單兵自熱食品 四代接力從軍暢談舌尖上的變化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龐雙雙、陳明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8-01 03:02

從布袋炒面到單兵自熱食品,聽老兵講述我軍後勤保障能力的曆史變遷。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從布袋炒面到單兵自熱食品,聽老兵講述我軍後勤保障能力的曆史變遷——

四代接力從軍暢談舌尖上的變化

講述人:劉明仁

1932年出生,1950年入伍,同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1992年退休,現居住在山東省濟南市。

整理人:龐雙雙、陳  明

外孫張碩田從部隊休假回來,專門帶回特殊的禮物:13式自熱食品。打開包裝熱上一袋,全家人都新奇地圍在一起“嘗鮮”。

爲什麽覺得新鮮,因爲我打仗那個年代沒有這種食品。上世紀50年代我隨部隊遠赴朝鮮作戰,在戰況膠著的時候,我們的後勤補給線被美軍飛機大炮盯得死死的。由于汽車運輸目標大,容易暴露,有時候,大家只能扛著米面,徒步送到前線。

由于敵軍封鎖、空襲、低溫等因素影響,易保存、不需煮的炒面成了志願軍急需的方便食品。國內許多城市的大街小巷架起大鍋,爐火通紅地趕制炒面,源源不斷地送到前方,即便如此,還是供不應求。戰士們往往是“一把炒面一口雪”,條件十分艱苦。那時,每當餓得快要堅持不住時,我就會想起我的父親。

我的父親是一名地下共産黨員,他常給我講他經曆的戰鬥故事。當時,戰鬥在最前線的紅軍主力部隊缺糧少衣、步履維艱,特別是最困難的長征時期,吃草根、喝雨水是常態。每念于此,我便有了堅持下去的力量。“鋼少氣多”的志願軍正是憑著一往無前的精神,最終戰勝了敵人的飛機加大炮,贏得戰爭的勝利。

小女兒劉芳嘗了一口自熱米飯,直誇這個米飯香。劉芳是1990年去當兵的,雖說那時候已經吃穿不愁,但是後勤保障還是有很大不足。聽她講,部隊日常夥食保障只能吃到時令菜,到了冬天大家只能依靠蘿蔔、白菜、土豆等儲備菜,菜盤裏很難見到綠色。部隊訓練之余還要自己種菜、搞養殖業,實現自給自足。如果在野外訓練,想要吃頓熱食也是一件麻煩事,幾個女兵掄著鍬鎬挖野戰竈,不光胳膊酸疼,手上還全是泡。自熱食品只是在書上見過,罐頭也是奢侈品,一罐水果罐頭都能讓全班人惦記很久。即使是軍人服務社裏,商品也很稀缺,就連硬邦邦的壓縮餅幹也是搶手貨。

時光荏苒,從小聽我講故事的外孫張碩田長大了。高考時,他面臨免試保送名牌大學和考軍校兩種選擇。那年正趕上汶川地震,當從報紙上看到人民子弟兵不顧生死、不顧疲勞奮勇沖鋒在地震災區最前線,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上軍校。

外孫軍校畢業後去了新疆工作,他說那裏需要他。到部隊後,他果然沒有讓全家人失望,經過風吹日曬、摸爬滾打,已經成長爲導彈連隊的一名指導員,還多次受到上級表揚褒獎。每當我詢問他現在部隊夥食怎麽樣,他都告訴我,現在的部隊早就今非昔比了,戰士再也不用爲吃飽肚子擔憂。一年四季蔬菜齊全,各種肉食供應及時,飯菜葷素搭配科學合理。即使是野外條件,部隊也能使用炊事車、給養單元隨時隨地進行熱食伴隨保障。官兵吃得好,訓練場上才能鬥志昂揚。

回顧這幾十年,從布袋裝的炒面到便攜高能量單兵自熱食品,顯露的只是我們軍隊後勤保障發展的冰山一角。在祖國迎來70華誕之際,作爲一名老兵,我倍感自豪,同時我相信咱們的軍隊會越來越好。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