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也是一種訓練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雅東 等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8-05 06:59

野外駐訓期間,陸軍某師防空團對野戰飲食保障進行探索,逐漸告別“四菜一湯”……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吃飯也是一種訓練

■張雅東 陳潔 王若平

仲夏時節,筆者來到陸軍某師防空團野營駐訓地,恰巧趕上防空兵戰術演練。與演練地域相距兩公裏的山坳裏,僞裝網下一台野戰炊事方艙車悄然發動,導彈營炊事班班長徐寶銀開始帶領幾名戰士進行炊事作業。

“你們怎麽會出現在這裏”“怎麽就你們一個炊事班”……面對一連串問號,徐寶銀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悄聲說,今年野外駐訓,他們采取的是分散伴隨保障模式,即對口保障的營連走到哪裏,他們就跟隨到哪裏,不再留守宿營帳篷區域集中“埋鍋造飯”。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筆者看見演練場四周散布著野戰炊事方艙車和野戰給養器材單元。作爲連續多年參加駐訓保障的老炊事員,徐寶銀對于這種新變化帶來的“紅利”感受最直接:炊事單元和主戰分隊緊緊“捆”在一起、融成一體,炊事保障成了戰場訓練課目,這對錘煉提升戰時保障能力很有幫助。

中午12點,上午的演練結束,官兵們走下戰車,沒有返回宿營帳篷,而是就地開始吃午餐。大家從單兵作業包中取出野戰餐盒打好飯菜,回到各自戰位,大口吃了起來。此時,惡劣的天候似乎故意要與官兵們作對,天空中突然刮起一陣風沙。上等兵崔修國的餐盒裏頓時蓋上一層沙土,他卻不以爲然,幽默地說:“戰地飯菜格外香!在這種環境下,吃飯也是一種訓練!”

對此,高炮營營長王兆雷深有同感。去年,一場實彈戰術演練中,他帶領部隊跨晝夜連續奮戰,官兵們只能吃幹糧和單兵自熱食品果腹。3名入伍不久的列兵由于吃不慣這些食物,經常餓著肚子,不僅體力跟不上,還出現了嚴重的水土不服。

“真打起仗來,怎麽可能有‘四菜一湯’?”這件事引發了一場關于吃的討論。指揮員們深刻認識到,現在部隊夥食質量越來越高,“四菜一湯”的分餐制成爲部隊日常標配。注重葷素搭配、營養均衡、熱湯熱飯是好事,但久而久之也容易讓官兵的胃變得嬌氣,上了戰場就會“吃不消”。

軍人要練就鐵打的筋骨,也要練就鐵打的胃。現場組織演練的團長趙曉光介紹,進入陌生地域演練以來,他們探索展開野戰飲食快餐化保障,將隨機保障、伴隨保障和官兵自我保障貫穿演練全程,除堅持讓官兵每頓露天就餐外,還把組織吃單兵自熱食品、壓縮餅幹作爲訓練課目,讓官兵的胃既能適應平時的“美味佳肴”,又能承受戰時的“吃糠咽菜”。

撕開袋子,打開調料包,向袋子裏注水……采訪過程中,筆者曾跟隨指揮連一個排單獨執行任務,親眼目睹他們加工單兵自熱食品的場景。“看上去挺簡單,但稍有不慎就會吃到夾生飯。”中士郭子豪指著慢慢膨脹的自熱食品袋說,水加少了或者袋子漏了氣,都意味著吃飯這門訓練課目不及格。

微議錄

軍人要有“打仗”的胃

■陸軍某師防空團團長 趙曉光

拿破侖曾說:士兵是靠肚子行軍打仗的。軍事發展史同樣啓示我們,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仗一定程度上就是打保障,軍人能不能吃好與戰爭勝負息息相關,“舌尖上的較量”越來越成爲各國軍隊戰鬥力較量的重要組成部分。

我們常講,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其實,面對複雜嚴峻的戰場環境考驗,光練“筋骨皮”是遠遠不夠的,軍人的胃也需要練,以便能夠適應各種戰場飲食。練就軍人“打仗”的胃,必須從重塑官兵飲食結構、從習慣吃野戰食品開始。可喜的是,“吃飯”已成爲全軍共同訓練課目,野戰食品訓練正式列入軍事訓練大綱,這要求我們必須推動野戰飲食保障由生活型向打仗型轉變,由分餐制向快餐化轉變,提升官兵的“胃動力”。在這個意義上,從吃上解決戰鬥力問題,不亞于一場革命。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