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心接力,烈士證物終歸烈士家屬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胡政海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8-08 08:48

烈士證回歸記

■胡政海

我是安徽省嶽西中學一名普通教師,業余喜歡淘些舊書。多年前的一天,我翻看淘來的一套舊書《毛澤東選集》(1960年版),突然從書裏飄下一張紙,我好奇地打開一看,眼前一亮,毛澤東三字映入眼簾,我興奮地看下去,發現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印。經過一番仔細研究,這是1955年毛主席和中央簽章表彰江蘇如東縣抗日烈士王金其的《革命犧牲軍人家屬光榮紀念證》,其中詳細記載了烈士部別:老七團二營一排二班;職別:戰鬥員;姓名:王金其;何時入伍:1940年;犧牲地點:草撚;犧牲年月:1943年3月;犧牲原因:與日寇戰鬥被敵槍打中犧牲……

我當時感覺這個證很珍貴,就把烈士證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來。

今年清明前幾天,我突然感到心中不安。我有寫日記的習慣,日記裏有每天的反省。烈士證的事我一直記得,感覺把烈士證放在自己家裏很不妥當。烈士證是國家給予烈士的最崇高榮譽,應該物歸原主。妻子說,作爲一個生活在戰爭年代的人本身就很苦,一輩子沒享過福,他一生的最大榮耀就是這個證,這個證擱在我們家確實非常不妥。于是我們商量要盡最大努力找到烈士家屬,如果找不到,就把烈士證放在烈士陵園供大家瞻仰。

我聯系了懂鑒定的族哥胡飛。他從紙質、筆迹、印章各方面確認這份烈士證是真迹。我向他說了我的想法。他說,如果找不到烈士家屬,要捐給烈士陵園的話,捐給烈士家鄉江蘇如東縣更合適。于是我決定先求助如東的網友。很快,如東縣退役軍人事務局李政科長和我取得了聯系。他說,在江蘇省革命烈士英名錄裏找到王金其烈士信息,但未能聯系上烈士後人,他還把王金其烈士家屬補辦烈屬的登記信息拍照發給了我。登記信息顯示,王金其烈士是新四軍一師三旅七團二營戰士,烈士的妻子名叫王秀英,王秀英在烈士犧牲多年後再婚,生育的兒子名叫王必春,大豫鎮人,在山東參過軍。

如何能找到烈士後人?我還是把希望寄托在網上,幾天後,果然有人和我聯系:南通王氏三槐堂文化研究會的王雪華說,她將發動如東王姓宗親力量幫我尋找王金其烈士後人。于是,我把從李政那裏得到的烈屬家庭詳細信息發給王雪華,王雪華很快聯系到如東縣民政局社會事務科科長王健。無巧不成書。王健也發現了王雪華轉發的我爲烈士王金其尋找後人的信息。當時,王健給王雪華回複說,他之前的一個鄰居是如東日報社攝影記者叫王必春,老家是大豫的,烈士檔案中的王必春是不是王健認識的記者王必春呢?王健回複王雪華一定幫助核實清楚。爲謹慎起見,王健與王必春取得了聯系,向他了解情況。王必春告訴王健,他母親叫王秀英,他本人曾在山東當過兵。王健又問王必春:“王金其烈士是你什麽人?”王必春告訴王健,那是他母親的前夫。王金其烈士證原件在1978年遺失了,一直是母親的一塊心病。

王健告訴王必春,王金其烈士證原始證件找到了,並立即把王雪華電話發給王必春,進而和我取得了聯系。王必春告訴我,他曾在自己家看過烈士證原件,嵌在一個鏡框裏,堂屋正中擺放的是毛主席畫像,而旁邊放的就是烈士證。後來,烈士證遺失,他苦苦尋找了幾十年都沒找到。

我趕緊把烈士證寄給王必春,並把烈士證物歸烈士家屬的消息告知了在尋找過程中幫忙的各位熱心人。烈士證終于物歸原主,我和妻子的心願也算落地了。沒想到,王必春專程從江蘇如東到我所在中學送錦旗,還組織攝影家資助了5名貧困的嶽西中學優秀學生。

回想整個過程,感覺真的不可思議。這是一個只有在通信發達時代才可能發生的故事,這是一個只有每位熱心人都接力參與才會完成的故事,這是一個用善心回饋善意的故事,這是一個只有大家都發自內心崇敬英雄的時代才會發生的故事。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