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作家王毅對話康震談毛澤東詩詞的偉人情懷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王毅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8-08 10:06

王毅:我是一名軍人,也是一名詩詞愛好者,曾在一次課堂上聽到你講毛澤東詩詞的偉人情懷,這是你在軍內第一次講毛澤東詩詞吧?有什麽感想?

康震:我雖然沒有當過兵,但是我對軍人有一種天然的親切感、崇敬感,因爲軍隊保家衛國,軍人犧牲奉獻,這不論在哪個時期,不論在哪個國家,不論有何種信仰,也不論處于哪種政治體制,軍隊軍人都是詩詞歌賦表達的對象,永遠值得人們真心熱愛擁護。到軍隊交流毛澤東詩詞,除了基于這樣一種情懷,就是希望我個人能爲人民軍隊在向現代化進軍的征程中,做出自己的一份微薄力量。

我們這幾代人,都是學著毛澤東的詩詞長大的,像《沁園春·雪》《沁園春·長沙》《七律·長征》,都是中學時必讀必考的名篇。毛澤東不僅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傑出的思想家、天才的軍事家,也是獨樹一幟、自成一體的書法家,更是一位才華橫溢、極具浪漫主義的詩人。毛澤東詩詞藝術地記錄了他一生的光輝足迹,生動展示了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偉大曆史畫卷,是一部中國人民的理想史、奮鬥史、創造史和建設史。柳亞子先生曾誇贊毛澤東詩詞:“才華信美多嬌,看千古詞人共折腰!”智利著名詩人聶魯達則贊譽說:“一個詩人贏得了一個新中國!”追蹤偉人毛澤東的成長足迹,尋覓詩人毛澤東的創作道路,我們不難發現:毛澤東一生奮鬥,一生革命,一生逐夢,因而一生有詩。這是一個偉人的夢,這是一個詩人的夢,這是一百年前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的世紀大夢。

 

王毅:詩人最具有夢想,毛澤東的夢想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中國夢?

康震:毛澤東的中國夢,雖然和現在表述不一樣,但其內核意蘊是一致的,是天然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毛澤東是近代以來中國偉大的愛國者和民族英雄,是領導中國人民走上偉大複興之路的一代偉人。

毛澤東的中國夢,可以從他的詩詞中讀得出來。從“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到“天翻地覆慨而慷”,從“喚起工農千百萬”到“六億神州盡舜堯”,從“書生意氣,揮斥方遒”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從“爲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到“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阗”,等等,都深刻融入了毛澤東的民族複興夢想。

 

王毅:宋·蘇轼《和董傳留別》曰:“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毛澤東的詞語是他偉大抱負的寫照。

康震:是的,毛澤東詩詞不僅是他個人思想的寫照,也深刻展示了中國共産黨人的價值追求和思想境界,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文化精品。它已經深深融入了中華民族的精神長河,是凝心聚力的興國之魂、強國之魄,必將激勵我們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強國夢、強軍夢征程中,恪守初心,砥砺前行。

 

王毅:請您具體談談,毛澤東詩詞蘊含了哪些優秀文化和革命精神?

康震:毛澤東同志一生共創作了100多首詩詞,他的詩詞與曆史現實緊密結合,展現了中國革命和建設波瀾壯闊的恢宏畫卷。欣賞學習毛澤東詩詞,就不得不提毛澤東詩詞中蘊含的民族情懷、政治情懷、人民情懷、山水情懷。

毛澤東詩詞繼承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毛澤東詩詞思想深刻、意境高遠、博大精深,不僅高度濃縮了毛澤東的人生追求、偉大實踐和深邃思想,而且也藝術呈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源遠流長、豐富多樣和勃勃生機。無論是戎馬倥偬的革命戰爭年代,還是政務繁忙的和平建設時期,他都以書爲伴,博覽群書,近乎癡迷。

 

王毅:毛澤東對中國古典詩詞情有獨鍾,涉獵的詩詞作品遍及曆朝曆代,可謂是博覽廣收,兼采衆長。

康震:正因爲他對傳統文化知之甚廣,對古典詩詞爛熟于心,在文章、報告、書信、談話、題詞中,爲說明觀點、論證事理、表達感情,均能夠信手拈來、出口成章,處處彰顯豐厚的傳統文化底蘊和卓越的詩人才華。比如,曆代詠梅詩作不計其數,但毛澤東的《蔔算子·詠梅》是“讀陸遊詠梅詞,反其意而用之”的絕妙佳作。陸遊詞中的梅花在淒風苦雨中遺世獨立、孤寂冷漠、消極退縮、淒涼愁苦。毛澤東則盛贊梅花“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這一“俏”一“笑”令人耳目一新,泛出了骨力遒勁、偉岸飄逸的藝術神韻。

 

王毅:他的詩詞處處都流露出革命的浪漫主義。

康震:毛澤東詩詞的背後,是對中國革命的浪漫樂觀主義。毛澤東詩詞是中國革命的藝術結晶,真實映射了毛澤東的革命生涯,是中國革命史的壯麗畫卷,是解讀革命文化獨特而珍貴的範本。

比如,《七律·到韶山》,清晰闡釋了革命目標“爲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這首七律,是毛澤東回到闊別32年的故鄉時寫的,雖然寫的是韶山,但實際上也概括了當時的中國,中國人民經曆了血與火的考驗,才最終迎來了新中國的成立,高度贊揚了革命人民艱苦卓絕的戰鬥精神,鮮明體現了毛澤東高遠的革命情懷。

比如,《七律·冬雲》,豪邁展現了“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罴”的革命精神,英雄豪傑面對虎豹熊罴,志不可改,氣不可奪,越是面對困境越能顯示出他們的英雄本色,正所謂“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中國革命是激情燃燒的歲月,見證了“沒有共産黨就沒有新中國”的苦難輝煌,凝結著中國共産黨人一心爲民、堅定執著、視死如歸、不懼艱險、勇于擔當、樂觀豪邁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格。

 

王毅:毛澤東的詩詞,讀起來很提氣。

康震:還有人們都很熟悉的《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這是不朽的金句。毛澤東孜孜不倦,上下求索,開辟了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革命道路,這是他一生最偉大的曆史功績。1927年的毛澤東從大革命失敗的危局中奮起,毅然發動秋收起義,引兵井岡,建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開辟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正確道路。

 

王毅:雖然曆盡滄桑,但勝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康震:是的。“人間正道是滄桑”,南京解放意味著中國革命已經勝券在握,中國革命沿著井岡山道路這條人間正道,從勝利走向勝利。毛澤東的詩詞中,苦難與輝煌、艱險與自信經常是同時出現的。像《憶秦娥·婁山關》,“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這首詞前阕描寫紅軍拂曉時向婁山關進軍,後阕描寫紅軍攻占和越過了天險婁山關。作者自注,“萬裏長征,千回百折,順利少于困難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過了岷山,豁然開朗,轉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王毅:毛澤東寫詩好像是局勢越嚴峻詩興越濃,處境越艱難創作越多。

康震:是有這個特點,從《西江月·秋收起義》開始,毛澤東就告別“書生意氣”,轉入戰爭紀實,“炮聲”“槍林”“鏖戰”“彈洞”等詞彙頻繁出現。如《西江月·井岡山》:“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早已森嚴壁壘,更加衆志成城。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宵遁。”設身處地試想,在敵軍圍困萬千重的危急形勢下,能做到“我自巋然不動”,這得具有何其驚人的定力和自信。從創作緣起、描述對象到思想內容,均真切反映了中國共産黨領導革命軍民如火如荼的鬥爭風貌,藝術勾畫了一幅波瀾壯闊的革命戰爭曆史長卷。在《清平樂·會昌》中,毛澤東意氣風發:“踏遍青山人未老”,透露其堅定的革命精神和他對挽救危局、引導革命走向勝利的強烈自信。在《七絕·爲李進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中,“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這種“亂雲飛渡仍從容”定力,伴隨著毛澤東的革命曆程和艱難困苦的鬥爭生活,展現在他指揮若定的戰鬥詩篇中。

 

王毅:毛澤東的詩詞,對我們當下有什麽意義?

康震:對我們堅定理想信念,堅定道路信心,堅定文化自信,都是有意義的。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爲中國人民不懈奮鬥的光輝一生中,毛澤東同志表現出一個偉大革命領袖高瞻遠矚的政治遠見、堅定不移的革命信念、勇于開拓的非凡魄力、爐火純青的鬥爭藝術、傑出高超的領導才能。他思想博大深邃、胸懷坦蕩寬廣,文韬武略兼備、領導藝術高超,心系人民群衆、終生艱苦奮鬥,爲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勳,始終是我們學習的光輝典範。習近平同志在一系列重要講話中,多次引用“衆志成城”、“只爭朝夕”等毛澤東詩詞中的名句,有其深刻的時代內涵和理念追尋,可以使我們提升思想境界,磨砺品質意志,陶冶精神情操,給予我們奮發向上的力量。

 

王毅:毛澤東詩詞是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偉大史詩,傳遞的是生生不息的民族和時代精神火炬,是我們理想信念教育的生動教材。

康震:對我們堅定自信也非常重要。參觀《複興之路》展覽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的昨天,可以說是“雄關漫道真如鐵”。這首詞所傳遞給我們的力量是,要始終堅定革命理想,振奮革命精神,堅定社會主義道路的自信。這也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征途中提出的號召和曆史之鑒。毛澤東同志的革命實踐和光輝業績已經載入中華民族史冊。

 

王毅:提到自信,當下不得不提文化自信,有人總認爲西方的月亮要比中國的圓。

康震:文化興則國運興,文化強則民族強。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鮮明提出要堅定文化自信,將文化自信與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並列爲“四個自信”,並在黨的十九大上將其寫入黨章,充分體現了我們黨對于文化自信的高度重視。毛澤東詩詞既采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華,又浸潤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是民族精神的充分彰顯,是文化自信的鮮明體現。習近平總書記曾在講話中多次引用毛澤東詩詞,據粗略統計,他至少引用過14首毛澤東詩詞中的語句,引用毛澤東詩詞近20次,這本身就是文化自信的充分體現。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引用了毛澤東在長征途中所寫《十六字令三首·其二》中的“倒海翻江卷巨瀾”;2012年11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複興之路》展覽時,引用了毛澤東《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一詩中的“人間正道是滄桑”;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五周年招待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引用了毛澤東《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一詩中的“一唱雄雞天下白”等等。毛澤東詩詞無論是內容素材還是審美風格,都很好傳承了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積極成分,並在此基礎上進行了新的創造,充分展現了中華傳統文化的氣象氣度與美學精神,是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的生動體現。

 

王毅:你認爲軍隊和軍人如何學習毛澤東的詩詞?有什麽建議?

康震:軍人尤其是青年官兵的健康、高素質成長,是軍隊的有生力量。通過研究毛澤東詩詞,追尋其學習經曆、革命實踐,以及對軍內軍外、國內國際大事要事的認知態度和應對行爲,可以堅定理想信念,引導他們積極向上,端正學習、生活、工作、訓練態度,樹立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和奮鬥觀。我建議,學習毛澤東詩詞,不但要認真咀嚼品味蘊含其中的深刻內涵,更要全面汲取吸收蘊含其中的精神力量,要樹立“學不成名誓不還”的遠大抱負,要培育“欲與天公試比高”的戰鬥精神,要磨砺“不到長城非好漢”的頑強意志,要培養“萬水千山只等閑”的樂觀自信。

 

王毅:這四點總結概括到太到位了,非常貼近部隊貼近官兵。

康震:有夢想易,堅持夢想不易。軍旅追夢的曆程注定不可能一馬平川,每個人都將面臨崗位平凡、工作乏味、生活單調、訓練苦累等等的考驗。但不管面臨怎樣的艱難困苦、坎坷波折,廣大官兵只要認真學習毛澤東詩詞氣度,領悟毛澤東思想精髓,就一定能把握好自己的軍旅征途,擔當起當代軍人應該擔負的曆史重任,爲強國夢強軍夢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2019年8月于北京某營區

作者簡介:

軍旅作家、詩人,詞作家、軍事文化評論家,筆名水玉、王笑。國防大學法學碩士,管理哲學博士。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第十九屆高研班學員,四川省青年聯合會委員,第十二屆“四川省十大傑出青年”,北京市第六屆“十大書香家庭”,全國第三屆“書香之家”,中國軍事寫作協會常務理事,《經濟與社會》專家委員會委員,《旭說軍事》軍事專家,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國家文化軟實力”課題組主要成員,北京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客座教授。一九九五年開始業余寫作,發表有小說、散文、詩歌、雜文、報告文學、理論研究等作品並獲獎。曆任通信兵、護士、幹事、副教導員、報社編輯部副主任、出版社編輯部主任、出版社副總編輯等。榮立三等功二次。已出詩文集《水語》《英雄遍地》《目光》,小說集《水花》《栀子花開》,雜文集《水心》,摘編《劉亞洲國家思考錄》、理論研究《軍人行爲管理學》《木蘭兵棋》《破解民企DNA-中國企業軟實力建設》,文集《水玉小集》(6)卷,專訪《我問》等。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