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第一批記者的任職命令,是彭德懷元帥簽發的

來源:學習軍團作者:劉麗群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9-10 22:38

摘要:工匠精神就是追求卓越的創造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質精神、用戶至上的服務精神。全媒體時代,軍事記者的工匠精神體現在專業敬業、精益求精、追求卓越上。采訪要有“打破沙鍋問到底”追根究底的精神,寫稿不僅要有“語不驚人死不休”惜字如金的態度,而且要“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准繩”,在實踐中培養全媒型、專家型素質,努力完成從平時到戰時、從軍事記者到戰地記者、從傳統媒體向全媒體的轉型,切實做到政治上更強、傳播上更強、影響力上更強,爲強國強軍提供有力的思想輿論支持。

當前,全媒體不斷發展,出現了全程媒體、全息媒體、全員媒體、全效媒體,信息無處不在、無所不及、無人不用,導致輿論生態、媒體格局、傳播方式發生深刻變化,新聞輿論工作面臨新的挑戰。今日之新聞,明日之曆史。全媒體時代的軍事記者要以“史家之脊梁”要求自己,富有正義感、使命感,用事實說話、用良心說話,對得起這一讓人敬畏的職業,堅持“先做人,再作文”,秉承一絲不苟、一以貫之的工匠精神,講好強軍故事,爲習近平強軍思想落地生根奠定堅實的基礎。

一、追求卓越的創造精神

63年前,1955年7月22日,時任國防部長彭德懷在寫給毛主席的親筆信中提出:“全軍擬辦一個統一報紙,已籌辦很久,亦經軍委多次討論,妥否請批示。”毛主席批示“同意”。28個字的請示,2個字的批示,新中國誕生了延續《浪花報》和《紅星報》傳統的《解放軍報》。

解放軍報試刊號

軍報第一批記者的任職命令,是彭德懷元帥簽發的。當年,陶鑄向身經百戰的歐陽文中將下令,“到北京辦報去”,于是歐陽文同志成爲軍報首任總編輯。薛真同志在解放戰爭中曾榮獲“戰鬥模範”稱號,李傑同志是“獨臂將軍”,和谷岩同志是青年作家,還有患耳疾的邱崗同志,是20世紀30年代《大公報》著名記者,同範長江、孟秋江齊名遐迩……一聲令下,一支新聞大軍就這樣從炎熱的南國、大雪紛飛的東北、雅魯藏布江邊、揚子江畔、朝鮮前線,彙聚北京,展開了新中國新聞史一段嶄新曆程。

《解放軍報》創刊原址:北京前門大柵欄打磨廠

軍事記者筆耕不辍,軍報社史寫滿創新。1962年8月24日,《解放軍報》第一版刊登消息《雷鋒同志不幸因公犧牲,某部和撫順各界公祭“毛主席的好戰士”》,一名普通戰士因公犧牲的消息刊登在一版,開創了《解放軍報》英雄報道的先河;1964年1月21日至3月21日,《解放軍報》集中宣傳郭興福教學法,在兩個月內先後安排16個一版頭條;1977年,時任中央軍委秘書長的羅瑞卿,看到《人民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爲《標准只有一個》的文章,不久,《光明日報》發表了特約評論員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他立即推動軍報刊登有關真理標准討論的文章。追求卓越的辦報理念,使《解放軍報》從內容到形式的創新無處不在。

軍事記者面向國際,軍報走向報網融合。1999年10月1日,《解放軍報》電子版正式亮相國際互聯網,開啓軍報發展史的新篇章;2003年3月5日,《解放軍報》網絡英文版上線,增加了軍事外宣的新陣地;2004年10月1日,《解放軍報》網絡版更名爲“中國軍網”,並被定位爲“中國軍隊在國際互聯網發布軍事新聞的權威網站”。2009年至2011年,在新中國成立60周年閱兵報道、紀念建黨90周年“紅色足迹萬裏行”、“中國邊海防巡禮”等大型采訪策劃中,《解放軍報》和中國軍網無縫對接,解放軍報社全媒體直播車首次啓用。軍事記者從幕後到台前,實現全媒體采編播發一體化。至此,形成“以報紙爲基礎,以網絡爲牽引,通過報網融合打造現代軍事傳媒旗艦”的嶄新格局。

媒體技術日新月異,軍事記者日日精進。習主席高度重視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2015年12月25日,視察軍報期間,他在軍報微博微信發布平台敲擊鍵盤,發出一條微博:“值此新年即將到來之際,我代表黨中央、中央軍委,向全體解放軍指戰員、武警部隊官兵和民兵預備役人員祝賀新年。希望大家踐行強軍目標,有效履行使命,爲實現中國夢強軍夢做出新的更大貢獻!”一條微博,爲新聞創新作出了示範。

新時代的軍事記者必須適應媒體格局、輿論生態、受衆對象、傳播技術的深刻變化,並以轉型重塑爲契機,以深度融合爲牽引,不斷推動軍事新聞傳播創新發展。從“筆耕火種”到“機器生産”再到“多屏互動”,軍事新聞生産的流程發生了改變,但始終不變的是追求卓越的初心,軍事記者對待新聞産品,從“語不驚人死不休”到“題不驚人死不休”,就如同匠人手中的玉石,“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近年來,互聯網技術高速發展,網絡傳播業態不斷變化,軍事記者面對的是“內外網”軍事傳媒産品生産線,平台多了,舞台大了,能力素質也必須與之相適應。從文字到圖片再到音視頻,從紙報到網文,從錄播到直播,從H5、VR、漫畫、動畫、沙畫、圖解、裸眼3D到抖音、快手短視頻,部隊在炮火硝煙的演訓場沖鋒陷陣,軍事記者也在紛繁複雜的網絡輿論陣地亮劍沖鋒。傳播技術的迅速發展、傳播手段的不斷湧現,軍事記者要與之從跟跑、並跑到領跑,絕不能讓各種錯誤思潮和敵對勢力拔根去魂、亂黨亂軍的政治圖謀得逞,要守住意識形態的“上甘嶺”,以戰鬥的姿態、戰士的擔當,敢于亮劍、敢于發聲。既見人之所見,亦見人之所未見。同時,還要堅決防止“低級紅、高級黑”和小輿情釀成大事件等現象的發生,以高質量宣傳産品引領新聞輿論導向方向,切實擔當起貫徹落實習近平強軍思想傳播者、記錄者、推動者、守望者的責任。

二、精益求精的品質精神

軍報辦刊,初始即嚴。周恩來總理曾爲軍報修改新聞稿,他對一篇不到2000字的新聞稿的改動竟達30多處,甚至連標點符號都沒有放過。幾代軍報人精益求精、艱苦卓絕的努力,擦亮了軍報這塊“金字招牌”。腳底板下出新聞,好新聞是“跑”出來的。無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時代,軍事記者總是義無反顧出現在天崩地裂、水深火熱、硝煙彌漫、急難險重的生死一線。1993年5月4日,《解放軍報》記者部記者楊學泉在內蒙古邊防采訪時遭遇車禍犧牲;1980年9月29日,《解放軍畫報》記者楊明輝在西藏邊防8個月的采訪結束,卻不幸于四川省茂縣翻車犧牲;2007年11月14日,《解放軍報》總編室二版組組長郭天一在距離喀什187公裏的慕士塔格峰腳下,因所乘車輛爆胎翻下路基犧牲。盡管他們以身殉職,但他們用生命完成了采訪。過去的硝煙中有戰地記者戰鬥的身影,今天的演訓場有軍事記者拼搏的足迹。

上圖從左至右依次爲:2007年,編輯郭天一在帕米爾高原邊防部隊采訪途中留影。1980年,記者楊明輝在川藏公路二郎山采訪途中留影。1993年,記者楊學泉在采訪內蒙古邊防部隊時留影。

第二屆範長江新聞獎獲得者、《解放軍報》記者江永紅,喜歡“爲難自己”,逼迫自己“換句話說說”“換種方式試試”“追求一種別人沒有的東西”“不寫則已,寫就要與衆不同”。他說:“我不是科班出身的記者,先天不足是我的缺憾,然而這又像一把倒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時刻告誡我必須比別人付出更大的努力。學曆不高,但書不能比別人讀得少;文憑太低,但文章不能比別人差。這迫使我每寫一篇稿子都兢兢業業,力圖標新立異、有所創新。”這位新聞前輩高中畢業,曆任小學教師,印刷工人,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指導員、宣傳幹事、教導員,《解放軍報》記者、記者部主任、副總編輯,他靠精益求精、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品質精神,在軍報社史和軍事新聞史上留下堅實的足印。

第七屆範長江新聞獎獲得者、《解放軍報》記者範炬炜,在中國新聞史上曾經創造過多項第一:第一個完成了環繞中國大陸的“周邊行”連續采訪,被全國記協和新聞界評價爲“中國新聞史上的創舉”;第一個隨“遠望三號”航天遠洋測量船連續遠航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大洋,完成了單船出海時間最長、跨越海域最多的海上航行連續采訪,被該船授予“榮譽船員”稱號;第一個登上世界最高人控雷達站——采訪報道海拔5374米的空軍甘巴拉雷達站,到過全國所有56個民族地區,並完成了對全軍海拔5000米以上主要駐兵點的采訪;跑遍全軍所有邊防團;駕車走過滇藏、川藏、青藏、新藏等所有進藏線;他是唯一從發射場、著陸場和大洋上現場跟蹤采訪報道“神舟一號”到“神舟六號”所有飛船發射任務的記者;他是新聞隊伍中“九死一生”的傳奇記者。幹一行、愛一行、鑽一行、精一行,讓他下筆如有神。

時任解放軍報社總編室主任、現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政委孫繼煉,在2011年“紅色足迹萬裏行”結束時寫道:“沿著中國共産黨的紅色足迹,我們走了25000裏。短短57天,我們跨越了跌宕起伏的90年。我們看到了什麽?我們看到了幾十個版本的《共産黨宣言》中文譯本。在上世紀20年代前後,這個普通小冊子中的思想被爲數不多的一批熱血青年接受,即刻在中國的農村、工廠、學校釋放出無比的能量。縱然面對槍口、絞索和屠刀,一批批忠誠的共産黨員前赴後繼、死而無憾,李大钊、瞿秋白、劉胡蘭、江竹筠……還有許許多多的無名英烈。是什麽使他們用生命的代價去換取民族和他人的重生?是信仰的力量!”軍事記者跋山涉水、赴湯蹈火、奔赴一線,也是信仰的力量!精益求精,是因爲全軍官兵都像螺絲釘一樣鉚在戰位上;追求精品,是因爲每一位受訪對象都是在用青春、熱血,甚至生命,書寫對黨的忠誠!軍事記者走向全軍最高的哨卡、最冷的邊防、最熱的海島、最孤寂的大漠戈壁,就是希望這種敬業專業精神被傳承!

三、用戶至上的服務精神

工匠們喜歡不斷雕琢自己的産品,不斷改善自己的工藝,享受著産品在雙手中升華的過程。工匠們對細節有很高要求,追求完美和極致,對精品有著執著的堅持和追求,把品質從99%提高到99.99%,其利雖微,卻長久造福于世。工匠精神在歐洲,是象征著瑞士鍾表的品質,以及德國工匠的嚴謹與精確,工匠精神之于事業,則是服務第一,其他都是第二。軍事記者也有自己心中的“用戶”,正如一位記者感言:“柏拉圖曾說,‘誰會講故事,誰就擁有整個世界。’記者是故事的天然講述者,我不敢奢望擁有世界,只渴求能講好故事,能把好故事講好。我不敢奢求擁有世界,只期望當好遇見大時代的稱職行者與歌者,講好關于奮鬥、關于奉獻、關于夢想的每一個真實故事。”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但人有人格,文有文格。爲了這個沒有賽道的比武場,軍事記者拼盡全力,一位記者坦言:“從不覺得記者是‘無冕之王’,要說‘無眠之王’倒很貼切,曾在稿件難産之時寫下這麽幾句:‘開機人散去,撚筆夜正深。鄰家徒寂寂,臥居睡沉沉。不滿窗前月,可憐作者心。搜腸千百轉,捶頭幾回聞。當年容顔改,青壯老人身。引刀成一快,未竟已成仁。’能力有限,煎熬至此,但樂在其中。因爲知道自己爲何出發,知道自己仍在路上,知道自己可以見證那麽多國家與軍隊的時代變遷。”

有學者曾提出“蜂巢理論”,即要求新聞人要有火一樣的激情,海一樣的胸襟,鋼鐵一樣的脊梁,慈母一樣的愛心,獵犬一樣的敏銳,冰山一樣的冷峻。細細品味,一點也不誇大。一位記者感歎:“冰天雪地我在路上,烈日炎炎我還在路上。裝甲戰車裏有我的身影,冬訓拉練我在隊伍中采訪……當記者多年,蓦然回首,多少風雨,多少汗水,想說的話很多,但歸根到底還是回到了原點——想當一個好記者。從業10年,自己有一個深刻的感悟:當一名好記者,絕不僅僅是靠漂亮的文字、敏銳的嗅覺和技巧的處理,最重要的是一種俯仰天地的境界、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一種大徹大悟的智慧。這境界、情懷與智慧,就是對國家、對軍隊有強烈的責任感,時時以清醒深刻的心態和筆觸,去俯視、觀察、理解、記錄軍隊的發展變革;始終以嶄新的目光和思維,追隨時代前沿的風起雲湧。”

1935年初,年僅25歲的範長江看似想入非非考察西北、了解紅軍的願望,卻在曆時10個月、行程6000余裏、足迹遍及四川、陝西、青海、甘肅、內蒙古等西北五省區後,誕生了再版9次、發行十幾萬冊、與斯諾《西行漫記》一樣震撼全國的傑作——《中國的西北角》。1933至1934年間,蕭乾在文學道路上拜巴金爲師,巴金要蕭乾走出個人的小天地,關心社會,擁抱同類;他還要蕭乾不僅要欣賞生活中的美,更要正視醜惡。在巴金的啓發下,蕭乾寫了《道旁》等小說。那一年,蕭乾開始認識到:“對現社會沒有較深刻理解的人,極難寫出忠于時代的作品。”從那以後,蕭乾成爲一個有意識不帶地圖的旅人,天南地北地闖蕩開了。兩位同時代的新聞人,都在行走與靜思中,走出了精彩的人生,他們都把自己的命運與國家的命運緊密相連,因而他們不僅留下了不朽的人格,而且都寫出了傳世之作。

駐藏記者李佳俊在《我在西藏當記者》一書中,講述了撰寫《阿裏軍魂——李狄三和他的戰友們》的經過。173名官兵、7個民族組成的先遣連由李狄三率隊進軍阿裏,從進駐到與後續部隊會師的273天先後有56名官兵犧牲在被西方生物學家列爲“生命禁區”、海拔5500米的紮麻芒保。1951年5月26日12時07分,後續部隊勝利抵達紮麻芒保;1951年5月26日12時12分,李狄三親手把進藏筆記呈交給安子明;1951年5月26日12時15分,李狄三安祥地閉上了雙眼。期間,李狄三每天堅持到各班排與戰士們談心、檢查備戰工作的路都是扶著繩子過去。面對忠于職守、在雪域高原孤軍奮戰的先烈英魂,李佳俊心潮難平,他懷著崇敬的心情寫出了《關于李狄三等烈士墓的調查報告》,建議將烈士遺骨全部遷葬到獅泉河烈士陵園。現在英雄們的墓地和紀念碑就坐落在獅泉河烈士陵園,與黨的好幹部孔繁森的墓碑排列在一起、結伴長眠。

全媒體時代軍事記者的工匠精神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理想主義;二是大無畏的精神;三是不折不扣的徹底的忠誠。正如鄧拓爲戰友寫的對聯所言:“深入實際兼讀史,立定腳跟做聖人。”在路上,我們看到了一條條穿山越嶺的公路、一座座飛跨天塹的橋梁、一個個充滿朝氣的城市,一片片煥發希望的田野。這裏曾留下紅軍的足迹,這裏曾灑下烈士的鮮血,這裏曾種下革命的種子,這裏曾寄托英雄的希望。當我們今天有幸穿行在美麗祖國的山水之間,無不爲這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而震撼和感慨。我們多想把這一切,告訴先輩,也更想用我們的雙手,把這裏建設得更好。一代代軍事記者踏著先烈的血迹前進,並用精品力作書寫著時代的英雄楷模,不斷淨化和升華靈魂,擦亮軍報的“金字招牌”!

學習軍團·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