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航空兵某旅牢記初心使命提高打贏能力:潛心砺劍 昂首亮劍

來源:新華社作者:張玉清、張峰、張淋清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9-12 20:22

潛心砺劍 昂首亮劍

——空軍航空兵某旅牢記初心使命提高打贏能力記事

張玉清、張峰、張淋清

“我是中國空軍,你即將進入中國領空,立即離開!立即離開!”近日,一條“空軍海上驅離外機中英文喊話”的視頻走紅網絡。視頻“主角”、驅離外國軍機的中國空軍飛行員,來自有著“遼東雄鷹”美譽的空軍航空兵某旅。對于這支在改革強軍中成長發展的新生空中勁旅而言,走紅網絡所展示的,是他們潛心砺劍、昂首亮劍的日常行爲……

在空軍部隊,“金頭盔”是授給對抗空戰比武中最爲優秀的飛行員的;“天鷹杯”是頒給在對抗空戰比武中取得團體第一的航空兵部隊的。作爲空軍首批成立的三代機航空兵旅,在空軍對抗空戰比武中,他們兩次捧得“天鷹杯”,7名飛行員8次獲得“金頭盔”。

現任飛行三大隊大隊長侯慶龍回憶,剛參加“金頭盔”比武時,由于他們在一些設備的使用上與其他部隊存在一定差距,幾場關鍵對抗,他在空中只能聽到一陣陣刺耳的報警聲,連對手的影子也抓不到。這種差距,給全旅上下敲響了警鍾。從那時起,他們臥薪嘗膽、潛心砺劍,邀請科研院所探討交流,每年對數千條作戰數據進行試飛驗證。爲了讓訓練更貼近實戰,全旅飛行員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盡可能取消高度差進行空戰,載荷經常拉到七八個G。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5年,侯慶龍與戰友一道,奪得該旅曆史上首個“金頭盔”,那一年,他年僅28歲。

“面對急速沖來的對手,我駕駛戰機連續進行大過載機動,30多秒下降了數千米,擺脫對手後,直接將其‘反殺’。”回憶當時與對手“決戰”的場景,侯慶龍仍難掩興奮之情。

“戰勝對手比戰勝隊友更重要。”這是該旅飛行員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近年來,他們的戰鬥航迹遍布祖國大江南北,展翅東海、戰巡南海、砺劍戈壁、演兵塞外……每一道航迹,都有令人熱血贲張的故事。東海上空,他們查證驅離外國軍機;戰巡南海,他們巡航千余公裏;砺劍戈壁,他們屢創佳績,享譽全軍;演兵塞外,他們聞警而動,轉戰千裏。

“金頭盔”飛行員謝朗介紹,在海上執行警巡任務時,直面對峙的外國軍機僅僅相距幾十公裏,他們憑借飛行技術和戰鬥作風成功逼退外機,堅定捍衛國家利益。

其實,對空軍飛行員而言,危險不僅僅來自于對手。

如果給你26秒抉擇生死,你會怎麽選擇?

“一定要把飛機飛回去,把數據帶回去!”回憶起當年那驚心動魄的一刻,副旅長耿麗筍語氣依然堅定。當時,三代機剛裝備部隊,一次對地實彈射擊訓練中,耿麗筍和飛行員劉允強駕駛的戰機突發重大故障。“26秒內,飛機7次急劇上下俯仰,駕駛杆跟野馬一樣,根本握不住,而且飛機瞬間最大載荷超過身體承受極限,雙眼出現灰視……”談及當時情景,耿麗筍右手仍不自覺地蜷成握杆狀,“指揮員已經下了跳傘命令,但我們倆誰也沒有跳傘,都想著把戰機保住!”

在劉允強右手虎口被駕駛杆打破流血、耿麗筍頭部被撞腫的情況下,他們最終合力控制住脫缰的“野馬”,以“零誤差”操作將戰機飛了回來,雙雙榮立一等功。

“如果連軍人遇到危險都逃避了,那麽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還有誰能去保衛?”耿麗筍說。

戰鷹翺翔,離不開機務人員的默默奉獻。勇奪“機務尖兵-2018”崗位練兵比武軍械專業個人第一的許志偉,就是這樣一個甘當戰鷹“天梯”的機務人。從地方大學直招士官的他,一入伍就被分到了這支剛組建的部隊。“有飛行任務時,熬夜加班是家常便飯……雖然辛苦,但看到飛機騰空的那一刻,內心非常自豪。”許志偉說。

當得知旅裏派他參加“機務尖兵-2018”崗位練兵比武的消息後,許志偉白天一頭紮進訓練場,晚上則抓緊進行理論學習,半個月就背了3本書,至今,仍能看到他賽前訓練時雙手留下的一道道疤痕。

在新時代練兵備戰中,空軍實戰化訓練正在向大海、遠洋和高原、山谷拓展延伸,這也給旅實戰實訓提出新要求。旅領導帶頭搞研究,不解決問題決不罷休;飛行員鑽研戰術戰法。“勇敢頑強、勤于鑽研、嚴謹細致、上下一心、吃苦耐勞”。旅長王永同用5個詞概括了這支部隊的特質。

善于學習和勇于創新,驅動著部隊戰鬥力加速飛躍。實際上,這既是該旅能在航空兵部隊中脫穎而出的要因,也是人民空軍70年來“敢打必勝、制勝空天”的戰勝之道。

(新華社沈陽9月12日電)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