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hxst17"><optgroup id="hxst17"><div id="hxst17"></div></optgroup></tr><thead id="hxst17"><li id="hxst17"><big id="hxst17"></big><strike id="hxst17"></strike><u id="hxst17"></u></li></thead><style id="hxst17"><big id="hxst17"><font id="hxst17"></font><font id="hxst17"></font><li id="hxst17"></li></big></style><optgroup id="hxst17"><button id="hxst17"><table id="hxst17"></table><tr id="hxst17"></tr><dfn id="hxst17"></dfn><tbody id="hxst17"></tbody><code id="hxst17"></code></button><em id="hxst17"><table id="hxst17"></table></em><kbd id="hxst17"><noscript id="hxst17"></noscript></kbd><u id="hxst17"><sup id="hxst17"></sup></u></optgroup>

              走向實戰:競技比賽與實戰化訓練有什麽共同點?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劉一偉 宋子洵 張甯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12-02 03:05

              賽場亦是戰場。聆聽一場場座談會,記者發現,軍體健兒和基層官兵一起,用軍人的視角和打贏的眼光,聚焦競技比賽與實戰化訓練的諸多共同點,暢談賽場奪冠與戰場制勝的奧秘,對全軍部隊持續深入推進實戰化訓練不無啓示。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競技比賽與實戰化訓練有什麽共同點? ●軍體健兒與基層官兵的對話有哪些共鳴?

              走向實戰:比賽與打仗的共同奧秘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劉一偉 宋子洵 通訊員 張 甯

              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總結大會。

              前不久,習主席對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成功舉辦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有關方面認真做好總結和表彰工作。軍委訓練管理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所屬各隊利用多種形式組織運動員與基層部隊官兵座談,回顧總結此次軍運會的收獲、經驗和不足。

              賽場亦是戰場。聆聽一場場座談會,記者發現,軍體健兒和基層官兵一起,用軍人的視角和打贏的眼光,聚焦競技比賽與實戰化訓練的諸多共同點,暢談賽場奪冠與戰場制勝的奧秘,對全軍部隊持續深入推進實戰化訓練不無啓示。

              空軍五項女子團體冠軍王佳、空軍五項男子個人和團體冠軍李睿與基層官兵座談交流。李京鵬、于懿攝

              賽場有名次,戰場無亞軍——

              賽場奪不到第一會痛失金牌,戰場拿不了第一將付出生命

              回望軍運會,北部戰區某部二級軍士長姚振峰對首個比賽日的兩場比賽印象深刻——

              10月19日,在男子25米手槍軍事速射項目中,八一射擊隊遭遇意外情況,但隊員們靠著過硬的心理素質和戰技水平,在巨大壓力下成功逆轉,奪得了本屆軍運會第一枚金牌。

              而在擊劍場地,男子花劍四分之一決賽上,盡管中國選手敢打硬拼,最終仍遺憾敗北,淚別賽場。

              比賽有輸有贏,這原本很正常。可當這一話題被放到軍營之中,背景從“賽場”換成“戰場”時,幾名軍體運動員臉上的表情都變得嚴肅起來:無論是賽場爭第一,還是戰場謀打贏,都需要我們長年累月、持之以恒的刻苦訓練。不同的是,體育比賽人人都想爭第一,而真實戰場要求官兵必須要得第一!

              某海防旅中士苗旺對此感觸頗深。去年盛夏,一次比武中,他在翻越400米障礙時,一名義務兵不慎將背包砸到他身上,綁在背包後面的鐵鎬頭,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的膝蓋。

              “啊”的一聲,苗旺躺在地上,雙手捂住膝蓋,鮮血順著指縫往外流。看到這一情景,大家都以爲苗旺要放棄比武了。可他緩緩站起後,又繼續比賽。匍匐、躍進……苗旺拖著傷腿跑完全程,身後鮮血灑在賽場。

              “又不是打仗,爲啥非這麽拼命?”賽後,有人問他。

              “真到了打仗,我不確定是否還會有下場休息的機會。”苗旺回答說。

              這名年輕的士兵,把比武場當成了戰場,在極限條件下逼迫自己成長。他明白,賽場有名次,戰場無亞軍!賽場不拿第一,是痛失金牌的遺憾;可在戰場上,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軍體健兒與基層官兵越聊越感同身受,越聊心與心越貼近。火箭軍某部四級軍士長甯傑是全軍首批軍事體育組訓骨幹,今年夏天,他曾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參加集中培訓。培訓期間,他和不少教練、運動員結下了亦師亦友的情誼。短短幾個月後,他昔日的摯友、教練李春梅就在軍運會上帶著隊員奪金歸來。再相聚,兩人有說不完的知心話,也對賽場奪金與戰場制勝的話題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體能是戰場入場券,強軍必先強能;訓練是打贏金鑰匙,興軍必先興訓。甯傑對李春梅感慨,如何強能、怎麽興訓,這裏面大有文章。過去,他所在的部隊組織比武,所有課目都跟競技體育一樣,設置一二三名和團體獎、組織獎等獎項。結果時間一長,不少單位爲了“掙分”,都采取“田忌賽馬”的策略,不少營連想盡辦法訓練“拿手”課目,忽視短板弱項的提升,最後長處越來越長、短處始終很短。

              針對這一問題,他們果斷決定:按實戰標准設獎項,只取第一名。因爲,戰場上只有第一,沒有第二。“本次比武無亞軍!”一時在官兵中間引發熱議,在部隊形成了鮮明的實戰化訓練導向。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