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jpmvz0"></b>
      <font id="jpmvz0"></font>
      <optgroup id="jpmvz0"></optgroup><tbody id="jpmvz0"></tbody>
          1. <dfn id="j1gjln"></dfn><thead id="j1gjln"></thead>

          2. 留學俄羅斯伏龍芝軍事學院 我軍軍官體驗世界名校實戰化教學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郝智慧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12-02 02:01

            我曾有幸赴俄羅斯伏龍芝軍事學院,進行爲期3年的軍事留學,這也是我國改革開放後首次外派軍官軍事留學。伏龍芝軍事學院是著名將帥、名師荟萃之地。“伏龍芝人”的傑出代表有包括朱可夫、崔可夫在內的數十位蘇聯元帥和大將。在那裏,我親身體驗了這所世界名校的實戰化教學。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俄羅斯伏龍芝軍事學院——

            死學條令活用兵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研究員 郝智慧

            留學伏龍芝軍事學院期間,作者(右一)在野外駐訓。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曾有幸赴俄羅斯伏龍芝軍事學院,進行爲期3年的軍事留學,這也是我國改革開放後首次外派軍官軍事留學。

            伏龍芝軍事學院是著名將帥、名師荟萃之地。“伏龍芝人”的傑出代表有包括朱可夫、崔可夫在內的數十位蘇聯元帥和大將。

            在那裏,我親身體驗了這所世界名校的實戰化教學。

            那是一次師防禦戰鬥現地勘察作業。當時已是12月中旬,加之氣候反常,白天氣溫已低至零下二三十攝氏度,但學院的教學計劃照常進行。在莫斯科郊外的曠野中,雙腳陷入厚厚的積雪,裹挾著冰雪的北風刀割般劃過臉頰。盡管我們身穿學院配發的俄軍制式羊皮大衣和高筒氈靴,依然凍得有些受不住。

            在俄軍教員切爾尼耶夫的帶領下,我們以“師長”身份手拿軍用地圖,依次完成研判戰場、部署兵力和火力配系等作業內容,在冰天雪地中一待就是兩個多小時。等回到沒有空調的軍用大巴車上時,我們已個個臉色發青。

            在車上,教員對作業情況進行了講評,要求我們在現地勘察作業中盡量不使用地圖,學會把敵情、我情和地形條件等參數都裝在腦袋裏,注重提高“死學活用”的實際應變能力。而關于天氣狀況,他卻只字未提。也許在他看來,無論多麽惡劣的天氣,都不能成爲放棄戰鬥的理由,更不能成爲逃避軍事訓練的理由。從戰爭史看,往往越是惡劣的天氣,越能成爲俄軍反敗爲勝的好時機。

            切爾尼耶夫是一位服役近30年的職業軍人,對教學一絲不苟,從不降低標准。他經常對我們說:“如果你不想打仗,就要准備好打仗。”

            准備打仗,是俄軍教學永恒的主題;而教條令、學條令、用條令,則可謂其獨具特點的一條主線。我們所學的28門專業課程,都是以俄軍當時的軍事學說和各種條令條例爲基幹教材,教學始終圍繞條令條例轉。

            起初,我們對這一做法挺不適應,覺得學院的教學機械教條,怎麽能靠條令條例打勝仗呢?

            有一次,我們在室內進行師防禦戰鬥想定作業,有一位同學所做的師長決心企圖標圖、文書,與教員的底案不一樣。這位同學認爲,師長受領了上級任務後可根據戰場實際靈活處置,或進行反攻或防守其他地段,作戰文書也沒有必要完全按照戰鬥條令來擬制。對此,教員布勃諾夫解釋道,指揮打仗最忌諱軍令不暢,沒有一盤棋意識和不按條令統一的內容要點擬制作戰文書,結果必然是各行其是,憑經驗憑感覺隨意指揮。

            能夠靠條令條例教學,得益于俄軍“訓戰一致”的理念。指揮員的任職教育與實踐需求都統一到現行條令條例上,這既能保證科學化規範化教學,又能爲學員去部隊任職奠定堅實基礎。

            合同戰術教員拉斯基說:“爲什麽戰鬥條令都是紅色封皮?因爲這是用鮮血換來的實踐總結,是經過戰場、訓練場和科學論證後形成的法規文件,是院校教學、部隊作戰訓練應該遵循的基本規律。”俄軍指揮員在學院學習的主要任務,就是熟悉條令內容、學好基本技能,然後到部隊、到戰場去增長實際指揮能力。軍隊越是現代化,越要講法治、講條令,指揮打仗只有在掌握基本規律的基礎上,才能談得上靈活創新。

            俄羅斯是一個非常崇尚英雄和榮譽的國家。在俄羅斯,英雄、將帥的紀念碑(牌)隨處可見,許多街道、地鐵站、院校等的名稱與英雄人物、曆史事件有關。參加過二戰的老戰士和被授予“蘇聯英雄”“俄聯邦英雄”稱號的人,享受與國家杜馬議員一樣的乘車旅行待遇。

            在伏龍芝軍事學院,學員的學業表現也與榮譽制度密切相關。對于全優畢業生,學院授予金質獎章和紅色獲獎證書。金質獎章獲得者可在俄全軍範圍內任意挑選工作單位,一般直接晉職兩級,其姓名將會被镌刻在學院大禮堂和閱覽室四周的牆上。此外,他們還將與其他院校的金質獎章獲得者集體到克裏姆林宮,接受俄總統的接見。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