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比14 華南抗日遊擊隊一次幹淨利落的伏擊戰

虎口拔牙,零傷亡全殲日寇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陳喬桂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8-08 00:31
華南抗日遊擊隊的戰士們

1944年夏,日軍爲打通大陸交通線,發起豫湘桂戰役,年底先後占領廣西桂林、柳州、南甯、鎮南關(今友誼關)一線,大片國土淪陷。廣西中共組織領導的遊擊武裝隨即在敵後展開靈活機動的遊擊鬥爭,八桂大地迅速燃起熊熊抗日烽火。

1945年4月15日,屬華南抗日遊擊隊組成部分、由中共靈川特別支部領導的靈川抗日政工隊和潞江抗日自衛隊60余人,由抗日政工隊副隊長全昭毅率領,在桂北靈川縣甘棠渡與潭下之間的嶺尾渡,伏擊搶劫物資的日軍,全殲其一個班14人,自己無一傷亡,創造了一個幹淨利落的伏擊戰範例。此戰沉重打擊了日軍囂張氣焰,極大鼓舞了桂北抗日軍民的士氣。

充分准備,周密部署。戰前,遊擊隊詳細偵察敵情,摸清了日軍行動規律:每逢潭下的圩日(即集市交易日),駐甘棠渡的日軍警備隊都派一個班10余人,經嶺尾渡過甘棠江到潭下搶劫物資,上午去下午回。爲進一步掌握日軍動向,戰鬥當日,遊擊隊還派出一名偵察員扮成趕圩(即趕集)群衆,一路跟隨日軍到潭下,在日軍返回時搶先趕到伏擊地點向設伏部隊報告,日軍行蹤完全被遊擊隊掌握。

部隊出發前,全昭毅認真進行了戰前動員,明確每名隊員的戰鬥任務、出擊時機、注意事項,特別強調埋伏時要注意隱蔽,防止暴露,即使被群衆發現,也請他們先留下,等戰鬥結束後再離開,以免走漏風聲。爲避免在陣地生火做飯産生煙火暴露伏擊位置,每名隊員用毛巾包一個冷飯團作午餐。

此外,全昭毅還周密考慮了各種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如日軍發現遊擊隊,從正面進攻怎麽辦?日軍來的是大部隊怎麽辦?戰鬥受挫怎麽辦?日軍遇伏後,如果招來援軍怎麽辦?全昭毅針對各種情況都考慮了對策,並對部隊進行明確分工,靈川抗日政工隊30余人在嶺尾渡分兩組伏擊敵人,潞江抗日自衛隊30人在嶺尾渡東約1.5公裏的小山上埋伏,阻擊可能由甘棠渡趕來支援的敵人。

攻敵不備,化劣爲優。當時,遊擊隊剛組建不久,多數隊員只接受過簡單軍事訓練,未經戰火洗禮,有的還是高小剛畢業的學生,沒有戰鬥經驗,武器多是老舊的“漢陽造”,只有數支沖鋒槍,彈夾和子彈都很少。而日軍久經戰場,非常凶殘,火力強大,有輕機槍和擲彈筒,彈藥充足。與日軍相比,遊擊隊在軍事素質、戰鬥經驗、武器裝備等方面都處絕對劣勢。

爲克服不足,化劣爲優,遊擊隊精心選擇伏擊地點和時機。伏擊地點嶺尾渡,東南距日軍據點甘棠渡2公裏,東北距僞軍巢穴三街7公裏。日軍做夢也想不到遊擊隊敢于虎口拔牙,在其據點門口發動襲擊,因此經過嶺尾渡時,大搖大擺,毫無防備,甚至沒有安排尖兵探路,好像這裏真已成爲其所謂的“王道樂土”。

在襲擊時機上,日軍到達渡船碼頭出發時,遊擊隊已做好准備,具備出擊條件,但全昭毅考慮,原計劃敵返回再打,突然改變計劃,隊員缺乏思想准備;再則敵剛出發,精力充足,士氣較旺,不如等其返回精神疲憊、鬥志渙散時再出擊。因而,設伏部隊在敵去時放其過河,待其折騰半天疲憊返回時才出擊。精心選擇伏擊地點和時機,完全扭轉了敵優我劣的形勢。

勇猛出擊,速戰速撤。當日軍乘坐渡船駛到江心、距兩岸都有約60米時,全昭毅一聲令下,頓時槍聲大作,一串串仇恨的子彈傾瀉過去,渡船上的日軍幾乎成爲活靶子,一下被打倒一半。頑固的日軍雖身處絕境,仍垂死掙紮,以機槍向遊擊隊猛烈掃射,還有兩名日軍竟站在船頭端槍還擊。如此囂張氣焰激怒了遊擊隊員,有人大喊一聲:“沖啊!”大家躍出伏擊陣地,沖到江岸,站著與敵對射。全昭毅急忙高聲命令臥倒,注意隱蔽,戰士們才利用地形地物趴下。一陣急射後,敵機槍啞了,站在船頭的日軍翻落江中,兩名活著的日軍跳入江中,企圖潛水逃命。遊擊隊員端著槍死死盯著江面,一會兒,兩個腦袋從水面冒出,一陣槍聲後又沉了下去。四周恢複了平靜,遊擊隊員還警惕地盯著江面,直至確信敵被全部消滅,才發出勝利的歡呼聲。

全昭毅命令隊伍迅速集合,准備下水打撈武器。這時,擔任打援任務的潞江抗日自衛隊聯絡員跑來報告,增援的鬼子來了,有40多人。全昭毅命令其迅速返回,並通知潞江抗日自衛隊從小路撤退。打撈武器已不可能,全昭毅當機立斷命令原路回撤,隊伍轉瞬消失在群山之中。敵援兵到後,早已不見遊擊隊蹤影,只得向群山密林胡亂掃射。

靈川抗日政工隊和潞江抗日自衛隊的這次伏擊戰,雖然規模較小,但在客觀看待敵我兵力對比的前提下,通過嚴密組織戰前籌劃和情報工作,周密細致制定作戰預想預案,大膽選擇伏擊地點,准確分析把握敵情,彌補了遊擊隊的劣勢與不足,以零傷亡全殲敵人,在敵後抗戰的艱難環境中,實屬不易。而全昭毅的指揮大大彌補了遊擊隊員經驗不足的問題,在戰鬥各個環節上,他的指揮正確堅決,保證戰鬥取得了勝利。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