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十五軍:長征路上寫傳奇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朱娟娟 張藝 雷宇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8-09 04:56

鄖西縣檔案館館藏《什麽是紅軍》傳單原件。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朱娟娟/攝

如果說紅軍創造了長征的奇迹,那麽紅二十五軍就是這段奇迹中耀眼的一顆星。

他們是4支長征隊伍中率先到達陝北的先鋒;他們是長征中平均年齡最年輕的“娃娃軍”;他們是長征中唯一一支增員的紅軍;在南征北戰中,他們中走出了徐海東、劉震、韓先楚等97位開國將軍,有“一軍百將”“百名將軍之軍”之稱……

紅安縣七裏坪鎮許葛樓村,掩映在蒼翠的群山之中的闫氏祠堂古樸依然。紅安縣檔案館館長辛向陽介紹,參加長征的紅二十五軍便在此重組。

伴隨著辛向陽對堂內一幅幅往昔圖畫的解讀,那段革命戰火中的峥嵘歲月場景重現在眼前。

1932年10月,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鄂豫皖蘇區向川陝邊轉移後,中共鄂豫皖省委將留在蘇區的部隊重建紅二十五軍。蔣介石集中重兵對鄂豫皖蘇區進行連續“清鄉”“清剿”和“圍剿”,紅二十五軍進行了艱苦的鬥爭。

紅二十五軍幾乎沒有年齡超過18歲的戰鬥員,指揮員也都是年輕人。出征時,軍長程子華29歲,軍政委吳煥先27歲,副軍長徐海東33歲。

一張延安時期保留至今的紅軍照片引人注目。照片主人公吳偉曾是鄂豫皖蘇區紅二十五軍中的“紅小鬼”。1936年,美國著名新聞記者斯諾采訪紅二十五軍軍長徐海東時,軍團特務營政委、18歲的吳偉就在徐海東身邊活動,斯諾的鏡頭中就留下了他稚嫩的身影。

1931年,13歲的吳偉爲了尋找已經參加了革命的父親吳思祯(曾任皖西北道區蘇維埃委員兼遊擊大隊長),上山參加了紅軍。這與《中國紅軍第二十五軍的遠征》所記述的故事如出一轍,“十二歲的兒童上山尋找自己的紅軍父親,他們親眼見過白色恐怖的一切慘狀,他們在幼年童稚時代就領略了一切政治常識。這樣就産生了新的紅二十五軍,産生了兒童軍……”

1934年11月,實施戰略轉移的紅二十五軍在河南方城縣遭遇敵人埋伏,打出長征路上的第一場血戰。

“走著走著,數不清的敵人一下子就冒出來了。緊要關頭,軍政委吳煥先抽出一把大刀第一個沖上去。就靠這麽一股勁,一次次虎口脫險……”曾任軍部衛生員的老紅軍李天忠,多年後憶及當年的往事仍感驚心動魄。

突圍後,徐海東爲了部隊盡快上路,用棍子將一個個酣睡在老鄉家的戰士敲醒。老鄉哭著求他,不要再讓這些滿身是血的孩子上戰場了,可醒來的戰士早已在一旁默默收好了行裝,繼續踏上征程。

紅二十五軍一定知道自己很年輕,他們唱得最爲響亮的一支進行曲,就是《紅軍青年戰士之歌》:“紅色的青年戰士志氣昂,好比那東方升起的太陽;不怕犧牲,英勇殺敵如猛虎;沖鋒陷陣,無堅不摧誰敢擋!”

這些“兒童軍”們,許多人的個子比他們背的長槍高不了多少,卻要背著長槍和行裝夜行百多裏;他們在遭遇強敵時,勇敢地挺起刺刀與敵人展開白刃戰;他們甚至以步兵沖鋒要全殲敵人騎兵團!

1935年2月19日,對紅二十五軍來說,具有特殊意義。中共鄂豫陝省委在鄂陝交界的鄖西召開“鄖西會議”,明確走到這裏的長征部隊放棄入川、就地創建根據地,並提出了“大量擴大紅軍,建立地方武裝,建立蘇維埃政權”的戰略目標。

“這一決策爲紅二十五軍在陝南積蓄力量、北上接應中央紅軍創造了條件。”鄖西縣原史志辦主任李仁喜說。

鄖西會議同一天,紅二十五軍還召開了萬人軍民大會。“打富救貧”的主張,得到了群衆擁護,一些群衆當場報名參軍。

“事實上,紅二十五軍從鄂豫皖地區出發的時候是2900多人,到鄖西時只有2500多人,急需發展壯大。”李仁喜介紹。

爲了擴大部隊,紅二十五軍一邊堅持軍事鬥爭,一邊放手發動群衆,宣傳工作有聲有色。

在鄖西縣檔案館,至今珍藏著一張85年前的《什麽是紅軍》的紅色傳單。這張476字的傳單上用大白話寫著:“紅軍裏面的人,都是工人、農民、貧民、士兵出身,所以他們能代表窮人的利益”“紅軍與窮人關系特別親”。

之後,《關于商業政策問題》《民族政策》等布告相繼印制。其中,在《告國民黨士兵書》發布後不久,國民黨陝軍警備第一旅的一個連就投誠參加了紅軍。

1934年至1935年,紅二十五軍在鄖西邊戰鬥、邊宣傳、邊壯大,創建鄂豫陝革命根據地,這也是紅軍在長征途中創建的唯一一塊根據地。紅二十五軍在鄖西地區建立了第一批區、鄉蘇維埃政權,發動鄖西人民進行土地革命,星星之火在此點燃。

80多年後,在鄖西縣湖北口關防鄉丁家坪村的一棟黑瓦黃土牆的老屋上, “蘇維埃新中國勝利萬歲!”“雇貧領導、中農參加、遇事商量、大家一家”等標語依舊清晰可見。

“村裏的老人們以前常講,那時候紅軍到村裏,幫忙打土豪分田地,不拿群衆一分一毫,紅軍到哪兒,大家都熱情擁護。” 67歲的賈開化曾擔任鄖西縣二天門村的黨支部書記,“當年全村78戶,有76人參加了紅軍,有一戶左姓人家,一家5兄弟全部參軍。”

當時佃農出身的二天門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劉世讓,人稱“神槍手”,鎮壓地主惡霸,爲貧苦農民分田分糧,帶領遊擊隊員近百人,轉戰于鄂陝邊四縣,與國民黨軍周旋于深山老林,忽東忽西,神出鬼沒,打得敵人暈頭轉向,敵人驚呼“到處都是劉世讓!”反動派抓不到劉世讓,就把槍口轉向他的家人。劉世讓一家16口人,11人被殺害。後來,年僅35歲的劉世讓也被叛徒出賣而慘遭殺害。

李仁喜說,鄖西縣2409名革命烈士中,半數以上是在保護紅軍、支援紅軍中犧牲的。

“正是有了當地窮苦老百姓的支持,紅二十五軍在鄂豫陝革命根據地充實了力量。”紅二十五軍帶著2500余人來到鄂豫陝革命根據地,僅7個月,就發展到包括地方遊擊師、抗捐軍在內的6000多人。

辛向陽介紹,1935年7月,得知中央紅軍和紅四方面軍彙合後准備北上動向的消息,紅二十五軍就連忙帶領部隊到陝北接應,“紅二十五軍黨性強,不管在什麽時候,都在尋找黨中央,主動去配合中央”。

紅二十五軍由此成爲最早到達陝北的長征隊伍,被毛澤東後來稱贊是“乃偶然作成中央紅軍之向導”。

由孤軍成爲勁旅、由偏師成爲先鋒。曆時10個月的長征,紅二十五軍途經安徽、湖北、河南、陝西、甘肅5個省,轉戰近萬裏,抗擊了30多個團敵人的圍追堵截,經曆大小戰鬥數百次,不僅沒有減員,到陝北時,部隊還增加了800多人。

延安大學黨史研究院院長高尚斌曾介紹,紅二十五軍到達陝北後,與陝北的紅二十六軍、紅二十七軍組建了紅十五軍團,並和陝北紅軍一起取得了勞山、榆林橋等幾場重大戰役的勝利,爲中央紅軍抵達陝北奠定了基礎。

《中國紅軍第二十五軍的遠征》一文中如是評價,“中國紅軍第二十五軍的榮譽,猶如一顆新出現的明星,燦爛閃耀,光被四表!”

(綜合相關黨史文獻資料報道)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