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露萍:在敵人心髒獲取源源不斷的情報

          來源:重慶日報作者:王麗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11-28 16:01

          張露萍1937年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時留影。(重慶紅岩聯線管理中心供圖)

          1939年11月的一天,人流湧動的重慶兩路口汽車站,一輛滿載乘客的汽車緩緩駛進車站。車剛停穩,一位衣著時髦的女郎便款款走下車來。

          “她,就是延安派來的共産黨員張露萍。”11月21日,重慶紅岩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館員王浩在接受重慶日報記者采訪時介紹,此行重慶,年僅18歲的張露萍身負重要使命——打入特務組織心髒,建立“軍統電台特支”!

          18歲擔任“特支書記”

          張露萍,原名余家英,父親余安民是國民黨川軍中將師長。中學時,張露萍常去同班好友車崇英家玩,車崇英的爸爸正是中共川西特委負責人車耀先。1937年6月,在車耀先的教育引導下,張露萍積極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等救國運動組織,在川西地下黨領導下,爲宣傳抗日救亡四處奔走,大聲疾呼。

          1937年12月,在車耀先的安排下,張露萍離開成都,踏上了奔赴革命聖地延安的征途。1938年2月3日,一輛滿載著抗日救國熱血青年的車停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門口,張露萍就在其中。1938年10月,張露萍加入了中國共産黨。

          1939年4月開始,抗日形勢發生重大變化,中央軍委決定加強對國民黨軍隊的統戰工作。1939年秋,新婚燕爾的張露萍受中央委派回到成都,在做好父親余安民的統戰工作後,她又按照組織安排趕到重慶,走進了周公館。

          “隨著對嚴峻鬥爭環境的熟悉,張露萍也漸漸變得更加成熟和穩重。”王浩介紹,經過慎重考慮,時任中共中央南方局軍事組負責人葉劍英,決定讓張露萍以軍統電訊人員張蔚林妹妹的身份,獲取重要情報。同時要求張露萍不僅擔任聯絡員,還要結合現有條件,在軍統電訊總台內部發展特別支部,擔任支部書記。“軍統電台特支”由南方局軍事組直接領導。

          在敵人心髒獲取源源不斷的情報

          1939年11月底,張露萍和張蔚林以兄妹關系租了重慶牛角沱嘉陵江邊的一處小屋,作爲“軍統電台特支”與周公館的秘密聯絡點。

          坐落于佛圖關下遺愛祠的軍統電訊總台,是由美國援建的國民黨現代化特務電訊中心,每天從這裏發出的電訊密碼和信號,指揮著國民黨軍統在海內外的數百個秘密情報組織、數十萬特工。

          作爲“特支書記”的張露萍帶領戰友們,成功獲取了軍統電訊總台的電報密碼、電台呼號、波長圖表和軍統內部組織概況及其全國各地秘密電台的分布情況……源源不斷的情報被送到南方局軍事組。在極其險惡艱苦的環境下,特支成員也逐步壯大到7人。

          1939年12月的一天晚上,張蔚林急切地找到張露萍:“今天楊洸奉命向胡宗南部發了一份密電,內容是通知軍統特工小組潛入延安的具體日期和地點,要胡宗南派人護送通過防區,攜美制電台潛入陝甘甯邊區搜集情報。”張露萍當即將這份情報送到南方局,經中央周密部署應對,軍統特務剛跨入邊區就被抓獲。

          1940年1月下旬,特支成員趙力耕成功截獲軍統發出的搜捕昆明地下黨部分領導成員名單,經張露萍上報後,周公館立即通知昆明市委組織安全撤離。同年4月,設在天官府街14號的中共地下聯絡站被特務發現,並意欲在地下黨開會當晚實施抓捕。由于情報來得較晚,爲了掩護同志們迅速轉移,張露萍臨危不懼,乘著夜色毅然只身前往天官府街,巧妙傳遞了一張“有險情,速轉移”的字條,讓特務的圖謀再次落空。

          爲保護組織過“家”門而不入

          一個個嚴重的泄密事件,讓戴笠勃然大怒,下令嚴加追查。張露萍立即向上級彙報,通知戰友停止一切行動,進入集體“靜默”。

          1940年春節剛過,回成都省親的張露萍突然接到張蔚林一封內容爲“兄病重望妹速返渝”的電報。“對此,張露萍曾有過一絲懷疑,但戰友的安全一時遮蔽了其慣有的穩重和冷靜。”王浩介紹,張露萍在用暗語向周公館報告後隨即動身回渝,不幸落入了戴笠設下的這個圈套。

          破綻發生在張蔚林上班時,因操作不慎燒壞了一個發報機真空管,由于當時電子元件管理極嚴,他因此被軍統稽查處關禁閉。缺乏鬥爭經驗的張蔚林趁敵人防範不嚴,從禁閉室逃出,徑直到八路軍辦事處向南方局軍事組作了彙報。

          張蔚林逃離禁閉室的行爲,立刻引起了戴笠的警覺,他當即下令搜查張蔚林宿舍,搜出軍統局各地電台配置和密碼本、張露萍的暗語信、軍統局職員名冊及七人小組的名單等。張蔚林隨即被捕。

          葉劍英在得到這一消息後,急電張露萍就地隱蔽,勿回重慶。可惜這個電報仍晚到了一個時辰,戴笠已提前借張蔚林的名義實施誘捕。隨後,張露萍、馮傳慶、楊洸、陳國柱、王席珍、趙力耕等軍統“特支七人小組”成員全部不幸被捕。

          1940年2月底的一天,周公館的工作人員突然發現張露萍正從巷子口走來,不遠處還尾隨著很多特務。只見,步履維艱的張露萍,從容不迫地從門前經過,沒有向周公館望上一眼。

          原來,戴笠在誘捕張露萍後又故意將其釋放,並派特務暗中跟蹤,欲伺機對周公館進行大搜捕。沒想到張露萍早已識破這一詭計,過“家”門而不入,鎮定地將敵人的陰謀徹底擊碎!

          惱羞成怒的戴笠,親自提審張露萍,但用盡酷刑皆一無所獲。1945年7月14日,張露萍壯烈犧牲,年僅24歲。

          張露萍曾以“曉露”爲筆名,在息烽監獄黨支部《複活周刊》發表詩歌《七月裏的石榴花》,詩中寫道:七月裏山城的石榴花,依舊燦爛地紅滿枝頭。它像戰士的鮮血,又似少女的朱唇……石榴花開的季節,先烈們曾灑出了他們滿腔的熱血……我們要准備著更大的犧牲,去爭取前途的光明!

          “張露萍同志用熱血染紅了七月的石榴花,其革命精神、革命鬥志令人感動和敬佩。”王浩說,今天我們學習張露萍同志,就是要學習她時刻保持旺盛的革命精神、昂揚的革命鬥志,危難之中挺身而出,困苦之中堅守信念,爲黨和人民的事業作出貢獻。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