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w9fwgm"><li id="w9fwgm"></li><tbody id="w9fwgm"></tbody><small id="w9fwgm"></small><span id="w9fwgm"></span></bdo>
      <select id="w9fwgm"><legend id="w9fwgm"><noframes id="w9fwgm">
      • <font id="5wz6qt"></font><blockquote id="5wz6qt"></blockquote><select id="5wz6qt"></select>
        <dd id="5wz6qt"><label id="5wz6qt"></label><acronym id="5wz6qt"></acronym><fieldset id="5wz6qt"></fieldset></dd>

              解好戰場制勝數學題——淺析黃橋戰役之“算”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奇 尚偉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11-29 15:48
              資料圖

              戰役簡介

              黃橋戰役是抗日戰爭時期新四軍對國民黨頑固派進行的一次反擊。1940年7月,爲執行獨立自主開辟蘇北、發展華中敵後抗戰的戰略任務,新四軍江南主力由鎮江與揚中之間渡江北上,與先期到達江北的挺進縱隊、蘇皖支隊在揚州以東之大橋鎮、郭村地區會合。7月下旬,新四軍蘇北部隊奉命向黃橋地區開進。10月4日,國民黨蘇魯戰區副司令韓德勤派遣第89軍等主力1.5萬余人進抵黃橋外圍,對黃橋發起攻擊。新四軍蘇北指揮部決定以第3縱隊在黃橋正面阻擊敵人,以第1、第2縱隊埋伏于高橋至黃橋間伺機出擊。下午,國民黨軍獨立第6旅由高橋出動,攻擊黃橋,翼側暴露,新四軍第1縱隊當即從該旅兩側突然出擊,將其切成數段,分割包圍,經3小時激戰,全殲該旅。接著,新四軍第1、第2縱隊迅速南下,分別插至韓軍主力側後,切斷韓軍退路,在第3縱隊協同下,將敵第89軍軍部及33師等部,全部包圍在黃橋以北地區,將其全殲。敵余部逃向海安,新四軍乘勝追擊,殲其大半,並占領海安。黃橋戰役的勝利,奠定了蘇北抗日根據地的基礎,打開了華中抗戰新局面。

              講評析理

              黃橋戰役後,指揮員粟裕用“打仗就是數學”來揭秘制勝之道。原來,這場戰役中,新四軍指揮員在作戰籌劃、定下決心的過程中求解了3道特殊的數學題。戰前,在不利條件下看到師出有名、群衆支持的有利因素,算出新四軍7000兵力抵得過1.5萬余敵軍主力;戰中,精確計算行軍速度,充分利用地形,在高橋至黃橋的7.5公裏之間,采取“黃鼠狼吃蛇”的戰法,打了一場運動殲滅戰;戰後,複盤反思部隊5天行進100公裏,趕不上過去1天90公裏的原因,總結經驗教訓。透過這幾道數學題不難發現,黃橋戰役的勝利,蘊含著深刻的制勝機理——善“算”。

              善“算”是古今中外兵家普遍認同的重要制勝法則。衆所周知,任何軍事行動都是一定數量的物質在一定時間和空間中的運動,因而可以借數字形式進行描述,用數學方法進行分析。早在2000多年前,孫子就曾說,“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于無算乎。”明代劉伯溫也在《百戰奇略·計戰》中寫道,“凡用兵之道,以計爲首”。西方軍隊同樣重“算”,“除了上帝,任何人都必須用數據說話”是一句廣泛流傳的諺語。從近幾場局部戰爭看,不論是阿富汗戰爭空中精確打擊與地面特種作戰的聯合行動,還是伊拉克戰爭的“斬首行動”“震懾行動”等,掌握作戰主動權、作戰制勝優勢的背後,都離不開善“算”優勢。

              確立精算理念是掌握現代戰場制勝權的重要前提。精算既是設計戰爭和指揮作戰的邏輯起點,也是分析戰爭態勢和籌劃指揮作戰的基本手段。信息化條件下,戰場空間邊界模糊,作戰力量高度聯合,武器裝備智能物聯,戰爭設計和作戰指揮將更加依賴精算能力,戰爭勝負將越來越取決于戰略、戰役、戰術各層次的精算融通。通過戰略上的精算,從國家政治、經濟、外交等戰略高度謀劃設計戰爭,做到師出有名,謀定後動;通過戰役上的精算,洞悉戰場布局、對抗態勢、作戰力量對比等,精准分合力量,謀勢布局,營造有利的交戰格局;通過戰術上的精算,精准聚合與釋放作戰系統效能,創新戰法,贏得戰場勝勢。當前,基于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構建的“精算平台”,如兵棋推演、作戰實驗等,成爲世界各國軍隊評估驗證武器裝備性能與戰法行動,實驗並優化作戰預案的主要手段。近年來,美軍在幾場局部戰爭中的作戰行動,均與其作戰實驗室精算運籌作戰預案和演訓方案密切相關。2017年4月,美國防部成立“算法戰跨職能小組”,目的就是優化升級複雜算法,從精算實力上實現對潛在作戰對手的優勢。

              “秒算”主導戰場態勢是未來戰爭的必然趨勢。隨著戰爭進入發現即摧毀的“秒殺”時代,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作戰指揮爲善“算”賦予更多新內涵。善“算”,不僅要未戰先算,還要算得准、算得細、算得精,更要算得快。從近幾場局部戰爭看,由超級計算主導生成的“秒算”武器的作戰能效,正從幕後走向前台,其威力遠遠超越常規炮彈。千百年來兩軍對壘搏殺的戰爭場景將被在“0”與“1”之間運行的邏輯“秒算”取代。由“秒算”主導的作戰方式——精確“秒殺”戰,運用智能化控制的超高聲速武器、動能武器、激光武器、小型無人機等,對重要設施、重要目標、重要人物進行遠距離“秒殺”,快速達成作戰目的,已成爲各國軍隊優先發展使用的制勝戰法。可以預見,隨著智能化技術的高度發達,由智能化作戰系統主導的新質作戰力,讓瞬間交戰、“秒殺”制敵成爲現實可能。奪取絕對“制時間權”,在未來智能化戰場必將愈演愈烈,誰掌握“秒算”絕對優勢,誰擁有絕對“制時間權”,誰就能牢牢掌握戰場主動權和制勝權。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而善“算”卻是一條曆久彌新的制勝之道。深刻把握這一制勝規律,因時而算、因地而算、因勢而算,才能在未來戰爭中打得准、打得好、打得贏。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