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的每一個山河都是你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張裕懷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8-06 19:54

一條路因爲偏遠而浪漫、因爲堅守而幸福。望著遠去的列車和長長的鐵軌,蘇劍輝的思緒回到那年6月……

“畢業分配時,你可要盡量想辦法離我近點。”臨畢業那幾天,女友張麗娜每天都會和蘇劍輝談論分配的話題。

“我……”每每說到這,蘇劍輝總有些遲疑。

拿到報到通知書的那一刻,蘇劍輝心裏的失落像是手心裏握緊卻又溜走的沙——東極,佳木斯。他沒想好如何面對女友。

“你知道東極嗎?”微信裏,蘇劍輝給女友出了一道地理考題。答案很快就來了,“你可難不倒我。”關于東極的圖文鏈接一條條蹦到了蘇劍輝的手機屏幕上。“那裏嚴寒艱苦,但壯美大氣,我喜歡。”張麗娜附言。

蘇劍輝回了一個笑臉,沒再言語。在他看來,這次畢業分配好似要把他倆的愛情擊得粉碎。他甚至動過分手的念頭,他不想讓麗娜跟著他受罪。

臨報到的前一天,她來了,讓蘇劍輝措手不及。麗娜異乎尋常的沉默,只是忙忙碌碌地幫他收拾衣服,郵寄包裹,還去代售點爲他買好了火車票。

月台上,廣播響起的那一瞬,麗娜抱著蘇劍輝放聲大哭:“你要答應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無論你到哪裏,我都等你!”蘇劍輝吻著她,點著頭答應。

軍營裏,蘇劍輝不斷成長,一點一滴的洗禮磨煉讓他戍邊的心更加堅定。和女友聊天時,他從來報喜不報憂,在他描述的故事中,風雪裏有城堡,她是他城堡裏的可愛玫瑰。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前不久,戰友周鵬突然跑到蘇劍輝身邊說:“你的女孩來了!”蘇劍輝懵了。沒等他緩過神來,麗娜已經站到了劍輝的面前,給了他一個“窒息式”擁抱。當晚,麗娜就發燒了。昏迷中,嘴裏不停地哼著蘇劍輝的名字。喂藥、敷毛巾……直到下半夜,她的體溫才慢慢降了下來。

在東極的那些日子,麗娜切身感受著蘇劍輝工作和生活的艱苦。他每天值班、出勤、訓練……一天到晚見不上幾面。但凡見上的時候,她總是要跑過去,把手伸出來,想讓他牽著,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選擇視而不見。

“爲什麽不能牽手?”她忿忿地問。“部隊有紀律規定。”蘇劍輝反駁。“我又不是軍人,規定不能約束我!”她雙手叉上了腰。他被她的蠻橫逗笑了,拉她坐在身邊:“公共場合牽手抱腰秀恩愛,咱對不住戰友,你說是不是?”麗娜認真思忖了下:“好吧,你說服我了。但四下沒人時可以牽手,是嗎?”“對對對!可以,隨便牽。”他笑,她跟著笑。

返程的日子很快到了。“和我一起離開這裏吧。”她在心裏默默想了千萬遍的一句話,說出口時卻成了:“這裏很美,以後我每年都來看你。等我的每一個日子,你都要想我。”

在追求愛情的這條路上,她所有的怨氣和委屈都變成了心疼。坐上南下的列車,想著那個堅守在祖國邊防線上的可愛男子,她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淚,給他發來一行字:“你愛邊關,我愛你!”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