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灑在海面上,年方40的艦長想起了月亮……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朱金平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9-09 09:26

月亮又從海上升起,正在波峰浪谷中巡航的臨沂艦沐浴在一片銀輝之中,守護著萬家團圓。此時,年方40、與海軍發展事業一樣風華正茂的張艦長望望那輪圓月,給妻子發了個“晚安”的微信,而他微信的昵稱就是:月亮爸比。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文章——

月亮的爸爸

■朱金平

一輪滾圓的月亮,將無邊的清輝灑向亞丁灣這片神秘的海域。銀光閃閃的海面上,臨沂艦正耕波犁浪,護送著一艘艘中外商船駛向安全的遠方。

身著迷彩服的艦長張廣耀,在駕駛室裏挺直著威武的身軀。這一天是2015年的農曆正月十五。他擡頭望了望深邃的天空,月輝下那張嚴肅的面孔頓時變得溫柔起來。看到月亮,他就像看到了自己遠在青島的女兒。

3年前孩子出生的時候,正是正月十五的深夜,也是這樣一輪碩大的圓月高挂在天空,正在海上執勤的張廣耀,就給女兒取了“月亮”這麽一個浪漫的名字。千裏共婵娟,從此一輪明月挂在了思念的天空上。愛人在家裏想他的時候,就看看女兒;他在海上想念她們時,就看看天上的月亮。

誰叫他這個艦長,一年到頭忙得不著家呢?2003年1月,他從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畢業後,被分配到蕪湖艦,31歲時擔任了滄州艦的副艦長,後來又被調到黃石艦當副艦長。2012年臨沂艦組建,他從4月出發去造船廠接艦,到11月才回到港口。不久,他被下令調到另一艘護衛艦代理艦長,接著回來當實習艦長。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他就完成了全訓任務,具備了當艦長的資格。由于整天泡在海上,他幾乎連結婚的時間都安排不過來。好在妻子是他中學時的同桌,理解他的人生追求。兩人經過10多年馬拉松式的戀愛,終于在2006年年初領了結婚證,3年後才舉辦婚禮,又等了兩年才有了寶貝女兒。

然而,工作再忙,張艦長也沒有覺得累過。他對海軍事業似乎有著揮灑不完的激情,從軍報國是他從小就立下的志向。他的父親當過陸軍兩棲偵察兵,叔叔當過基建工程兵,他好像傳承了父輩的軍旅基因,是學校裏有名的“軍事迷”。高中畢業那年,空軍到學校招飛,他第一時間報了名,可惜沒有如願。當不了飛行員,他就想當海軍。填報高考志願時,他毫不猶豫地首選了海軍的大連艦艇學院,並如願以償。從此,他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了大海,並伴隨著海軍的日益強大而不斷成長。

女兒出生之後,盡管他的父愛泛濫,但一年到頭也看不到幾眼。月亮長得很乖巧,一張小嘴巴特別會說話,不到周歲就會叫人了。一次,出海幾個月歸來的張艦長突然出現在家門口,全家老少像過年一樣高興。這時,張艦長示意家人別吱聲,他要看看女兒認不認識他。小姑娘躲到了媽媽的身後,睜著一雙大眼睛,悄悄地盯著這個陌生人。他低下頭來問月亮:“你爸爸在哪兒?”女兒笑嘻嘻地用小手一指家裏挂著的相框說:“在那裏。”張艦長又逗她:“那你叫我什麽?”大家屏息靜氣,想看這個小姑娘怎麽開口。她眨巴眨巴眼睛,小嘴裏終于蹦出兩個字:“爺爺!”一家人頓時哄堂大笑,張艦長也笑得前仰後合,但眼裏卻閃出酸楚的淚花……

每次見面,張艦長總會發現月亮又長大了一些。可彼此剛剛消除陌生感,他又要向著海上出發了。2013年8月,正式服役不久的臨沂艦,受命出訪美國夏威夷和新西蘭的奧克蘭。這是該艦的第一次遠航出訪,對裝備的戰鬥性能是一種檢驗,對他這個艦長的指揮能力更是一種曆練。但偏偏這個時候,張艦長在中國醫科大學碩士畢業後當醫生的妻子,被查出得了甲狀腺癌。他立即陪妻子動了手術,可只在病床前待了一周,就告別妻女回到了艦上。

1 2 下一頁 尾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