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他在邊防團戍邊,她在老山學校支教……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雪勇 劉禮鋒 華 山責任編輯:王俊
2019-09-09 09:26

教師節前夕,黃玉瓊與丈夫饒輝重返麻栗坡。遠遠地,他們看見老山主峰上迎風招展的五星紅旗和火紅的木棉花。眼含熱淚的饒輝深情地向五星紅旗敬了一個軍禮。黃玉瓊凝視著她和學生們栽種的木棉樹,思緒一下子回到20多年前……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文章——

木棉花海伸向遠方

■陳雪勇 劉禮鋒 華 山

家在株洲的黃玉瓊與饒輝同村,上學時兩人同桌。饒輝常幫黃玉瓊家幹農活,漸漸地,兩顆年輕的心擦出了火花。那時農村娛樂活動不多,看電影就成了年輕人最大的樂趣。每逢村裏放電影,饒輝就躲在黃玉瓊家的大槐樹下偷偷吹口哨,黃玉瓊便溜出來與他去看電影。高中畢業後饒輝應征入伍,遠赴雲南省麻栗坡縣某邊防團戍邊,黃玉瓊則考上了湖南師範大學。從此,他倆通過書信交流。饒輝在信裏常說起戰士們栽種在老山的木棉樹。

木棉花開時,火紅熱烈,猶如壯士的風骨,被稱爲“英雄花”。聽當地的百姓說,老山的木棉花是被一級戰鬥英雄張大權烈士的鮮血染紅的。剛進軍營的新戰士總要栽種一棵木棉樹以紀念先烈,但引起黃玉瓊注意的,還有饒輝常在信裏提起的一所老山學校——這所位于老山主峰下的小學,由于沒有教師而停辦。

結婚後,黃玉瓊和饒輝特意去了那裏。“老師們都走了,孩子們咋辦?”那天,失學孩子們渴盼知識的眼神擊中了黃玉瓊的心,她決定留下來支教。她說服已生活在城裏的父母,放棄了舒適安逸的城市生活,選擇留在孩子們中間,成了學校的第10任老師。接下來的日子裏, 黃玉瓊帶著孩子們把校舍打掃幹淨,與鄉親們一起冒著酷暑取土拌漿堵住牆洞,用石頭壘起簡易的爐竈。沒有黑板,她用木棉樹枝燒制的炭漿在教室牆上塗個黑板,又找來一個廢炮彈殼當鍾,還與饒輝帶著孩子們在學校門前栽下兩株木棉樹苗。

開學那天,村民們翻山越嶺將孩子們送來。黃玉瓊與孩子們一起在學校升起了五星紅旗。炫目的陽光下,飄揚的五星紅旗與老山哨卡的金色國徽交相輝映,兼任學校輔導員的饒輝敲響了挂在木棉樹上的鍾。隨著“當當”的鍾聲,黃玉瓊與孩子們歡笑著沖進教室。不一會,朗朗的讀書聲從教室裏傳出:“祖國在我心中……”

由于父母外出打工,當地不少孩子成爲留守兒童。爲了不讓留守兒童掉隊,黃玉瓊挨家挨戶拜訪,勸失學兒童上學。當年收複老山時,壯族學生馬叢桢的爺爺是民兵連長,不幸犧牲于敵人炮火下。禍不單行,馬叢桢的父親放羊時踩中地雷身亡。不久,母親因病去世,馬叢桢成了孤兒,無法繼續讀書。面對勸他回校的黃玉瓊,馬叢桢說:“老師,我沒有選擇啊!”黃玉瓊說:“你要想走出大山,就要讀書,剩下的事讓老師來想辦法。”在黃玉瓊和饒輝夫婦的資助下,馬叢桢重返學校,功課也逐漸追趕上其他同學。

學校坐落在一座山梁上,孩子們上學要經過一條叫盤龍江的河流。夏天,盤龍江經常暴發洪水,孩子們過河容易發生危險。于是,黃玉瓊總會站在學校門口向河邊張望。當看到孩子們的身影出現時,她就會立刻趕過去,將孩子們一個個背過河。放學後,她也會把孩子們再一個個送到對岸。“每逢刮風下雨,黃老師就會在河邊接我們。”學生周勝香回憶說。一天放學,突降暴雨,河水湍急,黃玉瓊將女兒子旋留在河邊,自己踩著河裏滑溜溜的卵石,把孩子們挨個背過河去。就在她送完最後一個孩子返回時,從老山主峰沖下一股洪流。黃玉瓊腳下一滑,被洪水沖走,孩子們嚇得連哭帶叫。

那一刻,黃玉瓊以爲生命就要結束了。岸邊一棵探到河中央的柳樹救了她,也救了離不開她的子旋和30多個老山學生。

後來饒輝的連隊調往馬關縣駐防,黃玉瓊可以隨軍。那天,來送行的孩子們哭成淚人。周勝香拽緊黃玉瓊的衣襟,哭著說:“老師,求求你不要走呀,我們會乖的……”馬叢桢悄悄塞給她一封信,信中說:“無論您走到哪裏,我都會記住並喜歡老師!”淚流滿面的黃玉瓊回頭,山坡上,沐浴在霞光中的學生們齊刷刷地敬起少先隊禮。她知道,那些孩子多麽依戀她。

“祖國在我心中——”耳畔傳來勾方銀哽咽的朗誦聲。黃玉瓊一震,這是她給孩子們上的第一課!

黃玉瓊留下來了,像英雄的木棉花守在老山一樣。

從那時起,黃玉瓊陪著老山一茬茬留守兒童,直到他們全都畢業。

“我也是一位母親,看到那些依戀我的學生,我沒法轉頭離去。”多年後憶起那一刻,黃玉瓊仍忘不了學校的五星紅旗和火紅的木棉花。

韶光似水,學校門前的小木棉樹早已長大,黃玉瓊也華發叢生。隨著農村各級學校的撤並整合,黃玉瓊來到麻栗坡縣民族學校任教,之後又去了景洪市民族學校教書。

2016年秋,黃玉瓊的學生馬叢桢和勾方銀雙雙入伍去了雪域邊關。臨行前,馬叢桢告訴黃玉瓊:“老師,我好想讓‘阿爺’(祖父)知道,我也參軍了。”

今年夏天,饒輝轉業了,女兒子旋也考上大學。暑假期間,黃玉瓊和饒輝重返老山。

“想過回故鄉嗎?”

“想過,但只能等退休後啰……”

在老山晚霞柔柔的映照下,主峰的木棉花變成了紅色的海洋,微風吹過,好似層層曲疊的海浪舒展著伸向遠方。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