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3fcsuq"><div id="3fcsuq"></div><style id="3fcsuq"></style><form id="3fcsuq"></form><button id="3fcsuq"></button></ul>
    1. <code id="3fcsuq"><strong id="3fcsuq"></strong><label id="3fcsuq"></label><ul id="3fcsuq"></ul><code id="3fcsuq"></code><big id="3fcsuq"></big></code><kbd id="3fcsuq"><acronym id="3fcsuq"></acronym><option id="3fcsuq"></option><address id="3fcsuq"></address><center id="3fcsuq"></center><select id="3fcsuq"></select></kbd><em id="3fcsuq"><q id="3fcsuq"></q><th id="3fcsuq"></th><noframes id="3fcsuq">

              1. 軍戀走進軍婚,體會他們時光裏的酸與甜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歐陽棋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11-27 14:59

                時光裏的酸與甜

                ■王硯文

                “張老師,可以把博士論文開題答辯會的日期定在10月10日之前嗎?”4年前,我鼓起勇氣向學科負責人張老師提出了這樣的請求。因爲,我要在10月11日結婚了!

                開題答辯會最終定在了10月9日。答辯結束後,我顧不上跟導師討論太多細節,便坐上了戰哥的車,共同奔赴那一場屬于我倆的婚禮。婚後第二天,我們匆匆收拾行李,利用他剩下的十幾天婚假去度蜜月。昆明石林的峰、蒼山洱海的雲、玉龍雪山的冰川水、西雙版納的青芒……13天,那是一段我們戀愛後在一起的最長時光。

                蜜月即將結束的時候,家裏臨時有事,我們便提前返程。在飛機上,我看著窗外出神,沒有發覺戰哥在我的無名指上套上了一枚指環。“親愛的,嫁給我吧。”我低頭看了眼無名指上的指環,情不自禁地笑了,指環是用飛機餐盒上的錫紙捏的。“已經結婚了,怎麽又求婚?”我笑著問戰哥。戰哥盯著我的眼睛,很認真地回答:“很遺憾沒能給你一個夢想中的求婚儀式,嫁給我,你將承受更多,但我想和你生活一輩子,不要離開我。”我的眼眶瞬間紅了。之前,我曾對他提起過求婚儀式,但他因工作繁忙沒能實現。這次,不會浪漫的他,竟然也認認真真地浪漫了一回。

                結婚前,我跟戰哥經曆了4年的異地戀愛。那時候,戰哥是一名基層部隊的排長。雖然他的單位離我的學校不遠,但他工作很忙,我們大約兩個月見1次,每次只有半天。一個周日,戰哥可以外出,我便早上5點起床乘動車去找他。那天,我剛出站,便接到他的電話。“對不起,我不能去見你了,一名戰士受傷了,需要馬上送醫。”他雖然急急忙忙挂斷了電話,但我還是聽出了他話語中的愧疚。我呆呆地站在火車站的出站口,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去哪裏。過了很久,戰哥打來電話說會路過車站,可以見我一面。我遠遠地看著他從車上下來,朝我跑過來,他黑了,也瘦了。一天的奔波,只換來10分鍾的見面,可我的內心還是很滿足。因爲我知道,他是一名軍人,我理解他的不容易。

                今年,我們領證四周年紀念日那天,戰哥突然來電讓我晚上去他的單位。他神神秘秘地領我到禮堂後,我才意識到他將送給我最爲珍貴的禮物。“積極支持丈夫工作和部隊建設,爲實現強軍目標作出重要貢獻,被授予‘感動軍營好軍嫂’榮譽稱號!”主持人話音落下,戰哥便走到台上擁抱我。那一瞬間,八年異地的委屈、歎息湧上心頭,全都變成想要陪他一直走下去的動力。

                現在,我正爲畢業、就業做著准備;戰哥的工作也愈加繁忙。也許我與戰哥還將繼續著異地生活,但我們相處時的酸與甜,讓我們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深厚。

                (歐陽棋整理)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