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井延坡工作室丨到底“西方民主”和“以民爲本”哪個更靠譜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馬嘉隆 楊晶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9-12-01 20:46

        說起民主,在當下世界,其實早已深入人心。

        但是,民主是一劑可以包治百病的良藥,還是一個應該不斷探尋的文明密碼?

        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西方民主的發源地——古希臘城邦開始說起。在希臘半島的衆多城邦中,雅典的公民大會制度無疑是民主政體的典型代表。在雅典,凡20歲以上的男性公民都有權參加公民大會。公民大會上,公民自由發言或展開辯論,共同商議城邦大事,最後按“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作出決議。

        直接通過民主投票,可以說是最容易體現民意的一種方式。可是,大多數的“民意”,真的一定是最好的選擇嗎?在雅典衆多民主判決中,有一條被曆史深深地記住了。

        蘇格拉底(圖片來源于網絡)

        蘇格拉底,古希臘三賢中最早的一位,他和他的門徒共同奠定了西方哲學的基礎。蘇格拉底一生致力于倡導美德,誨人不倦,極大推動了西方文明和社會的發展。可是,因爲他專家治國(也就是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兒)的理念沖擊了當時抽簽抓阄下的“民主”,他被民主派以煽動青年的罪名判處死刑。

        慷慨赴死的蘇格拉底最終飲下了那杯毒酒,以生命捍衛了律法的神聖,也守護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一底線。同時,他也給我們留下了一個永遠值得反思的問題:多數人的意見就一定是真理嗎?

        在當時的條件下,通過抽簽抓阄選出來的代表,方式雖然簡單,卻也盡可能避免了選舉過程中的人爲幹涉,這種粗糙的“一切看天意”,在社會階級分化不明顯時,反而能保持一種動態的相對公平。然而,即使在這樣的環境中,同樣容不下革新聲音。這無疑體現出民主的保守性——有勇氣去打破既得利益群體和過往成規的人只是少數,而不斷開辟更美好的世界總是需要一個人或一個群體去引導。

        另一方面,隨著社會生産力的發展,雅典城邦也漸漸衰敗,民主的弊端也日益顯露:社會貧富差距變大,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夠的經濟條件去參加越來越長的公民大會;大會上無休止的辯論與反複,使大量的時間被白白浪費;不會出現明顯的決策失誤,卻也很難有什麽值得被曆史記錄的“新點子”出現。最終,雅典城邦陷落于馬其頓王國的重裝軍隊之下。

        單以一時成敗論英雄或許有些片面,但縱觀歐洲大陸上那些足以在曆史中留下深深印記的大型帝國:從馬其頓、羅馬到不列顛,其成功的背後,總有人要在關鍵時間節點作出抉擇。比如把臭名昭著的大海盜頭子“招安”爲皇家海軍,給海盜船只發放“私掠許可證”,這在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是很難想象的,卻實實在在幫某些國家解決了發展難題。

        經過一系列不那麽光彩的手段,西方列強獲得了一定的資本積累。馬克思主義認爲,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句話在近代西方社會的表現就是,隨著資本主義萌芽的醞釀和發展,那些口袋裏有錢的人不再滿足于過往的社會地位,所以他們也就愈發地去努力爭取所謂的“民主權力”。相比于文藝複興時代爲了沖破宗教壓迫而倡導的天賦人權,此時的民主更像是一個“貴族”圈子裏的利益再分配。最起碼,那些在圈地運動中被搶占了土地的農民們絕對沒有感覺到所謂的人人平等。

        而到了21世紀,“民主”這一神聖的口號更是經常變質,基本淪爲了反對派拉選票的幌子和西方發動“顔色革命”的武器。總會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刻意放大和煽動人們對現實的不滿,把當前秩序攪亂,卻不去想解決問題的具體措施。如果僥幸成功,他們就能和支持自己的幕後勢力聯手繼續在這個國家“敲骨吸髓”,即使失敗,他們也能回到幕後勢力的懷抱安度余生。至于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如何,則從來不被那些精致利己的政客放在心上。這些年,用所謂的“自由民主”澆灌出的“阿拉伯之春”,其波及到的五國早已被證明爲一片“寒冬”,埃及全面動蕩、敘利亞全面內戰、利比亞全面失控、也門全面厮殺……這讓我們不禁再次憶起了法國大革命時的那句名言——“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爲什麽說在西方勢力的支持下走不出真正的民主道路?其實很簡單,上溯整個西方帝國主義的曆史,當雙方實力對比懸殊時,我們能看到剝削壓迫、能看到殖民侵略、能看到強買強賣,但能找到一例真正友好合作互利共贏的案例嗎?同樣是遠洋航行,厚往薄來的朝貢貿易一度拖垮了強盛的大明帝國,而血腥的三角貿易則使西方諸國跨過了資本的原始積累階段……

        示威者在華盛頓參加抗議槍支暴力的遊行。(路透社)

        曆史的累累血債猶在眼前,阿拉伯國家的戰火亦未平息,還有人會天真地相信西方勢力是扶危濟困的天使?再說有些人在國際上四處標榜人權與民主,卻連自己國家民衆的合理請求都視而不見,華盛頓、紐約、洛杉矶……每年全美各大城市街頭數十萬人在爲了禁槍遊行,又有什麽成效嗎?據統計,2018年美國共發生涉槍案件57103件,導致14717人死亡、28172人受傷,其中未成年人死傷3502人。槍支暴力導致美國人均預期壽命減少近2.5歲,無辜受害者的人權與民主靠什麽來保障?

        那麽,我們的民主是什麽樣的?我們是如何去體現人人平等和天賦人權的呢?我們可以從與蘇格拉底同時期的孔子說起。“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因爲斷句的不同,孔子的這句話曾一度被誤解爲愚民政策的代表,其實,簡單想想這一論點便立不住腳,那個倡導有教無類的孔子,那個以“祖述堯舜,憲章文武”爲最高理想的孔子,怎麽可能會去愚民?

        這句話的精髓便在“可”與“不可”的不同選擇上。如果民衆有能力當家作主,那就給他們充分的發揮空間。如果暫時還沒有足夠的綜合素養,那就努力去推行教化開啓民智。總而言之,我們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民主,而是爲了讓所有人都能真的過上好日子,這才是真正的仁政,真正的人民當家做主。

        從先秦儒家“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的時代呼聲,到中國共産黨爲人民服務的永恒宗旨,在兩千多年的曆史中,雖然有過反複,經曆過低谷,但幸運的是,中華民族“以民爲本”的優良傳統已然複興。

        聽取民意,集聚民智,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永遠不可缺失的重要部分。在“以民爲本”的基礎上出發,綜合考慮民衆意志和現實情況,統籌好民主與集中的辯證關系,才能走出一條通往複興的光明之路,這才是真正的實現人民當家作主,才是真正的爲人民謀幸福。程序規範很重要,但最根本的還是要去造福人民——

        只有人民,才是這個時代的閱卷人。

        如果任憑那些被政客們鼓動起來的人把家鄉搞得一團糟,縱使在程序上看沒什麽問題,可這種所謂的“民主”釀出的苦果,終究還要自己吞下。與其活在被粉飾的西方“民主”的夢裏,成爲禍亂同胞的幫凶,不如回頭看看身邊的“中國奇迹”。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