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女幹部和男士官的100米愛情

來源:空軍新聞 作者:肖瑛 謝欣 發布:2019-08-09 08:40:45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100米,這是西部戰區空軍機關大院內,通信某旅女兵宿舍樓到機關單身宿舍樓的大致距離。單身宿舍樓一二層是該旅部分連隊的食堂,每次開飯,話務連排長趙靜只要一仰頭,就能看見6樓的某扇窗戶,那裏是她的丈夫,某機關分隊士官參謀上士張維科的單身宿舍。

兩人的初識就像《傳奇》裏那句歌詞,“只是因爲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2013年,21歲的趙靜是通信某旅話務連一號台下士,22歲的張維科剛剛從士官學校畢業,分配到該旅標圖連。兩人在飯堂前擦身而過,彼此一愣:“這個人怎麽有點眼熟?”

兩個月後,張維科終于靠近趙靜:“你是重慶滴哇?”

“是噻,你也是哇?”

“就是嘎,你讀嘞哪個高中哦?”

“青木關!”

“怪不得嘞,就是看你眼熟!”

……

原來兩人是同鄉+校友,重慶青木關中學相差兩屆的學長學妹。

如果追溯這段感情的源頭,更像《咱們結婚吧》的片尾曲,“我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記得嗎?”趙靜記不清了,她那個時候一門心思撲在學習上。良好的家教培養了趙靜正確的三觀,她從小就知道,越是女孩子,越要自立、自信、自強,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考上大學後選擇參軍入伍,也是爲了錘煉自己。分到話務連後,她苦練專業本領,積極參加連隊活動,很快成長爲優秀骨幹,兩次榮立三等功。

連隊任務繁重,管理嚴格,兩個人只有吃完飯的時候能閑聊一會兒。飯堂旁邊有一個小賣部,隔三岔五張維科請趙靜吃塊冰淇淋,趙靜就回請喝瓶礦泉水。都沒有談過戀愛的兩個人一個以學長自居,一個以學妹自得,直到一年後,趙靜閑聊說要買塊表看時間,張維科周末當即請假跑出去偷偷買表時,他都沒有意識到心中的愛情已經萌發。

那是一塊品牌女式手表,趙靜嚇了一跳,堅決不收。張維科漲紅了臉塞到趙靜手裏:“買都買了,不喜歡扔掉!”因爲“感覺怪怪的”,這塊表趙靜戴得三天打漁兩天曬網,提幹後在學校弄丟了。後來知道花了張維科800多塊錢,連呼可惜,張維科倒是很開心:“丟了表得個媳婦,值!”

慢熱型的張維科開始吃不香睡不好,趙靜戴著表他就憋不住笑,手腕光光的就苦著臉,又不敢問,怕連“校友情”也沒了,後來半夜裏給了自己一巴掌:“想那麽多幹啥,對她好就行了!”

更慢熱的趙靜打定“找機會送個更貴的”的主意,那點小情愫隔天就扔到了腦後。重慶妹子趙靜膚白貌美,活潑可愛,又是連隊管理骨幹業務標兵,身邊不少示好者,她卻堅持要找個像“老爸對老媽那麽好”的人。

什麽好,才像“老爸對老媽那麽好”?趙靜父母在重慶做小生意,起起伏伏,富裕也罷、貧困也好,父親趙政偉始終對妻子寵愛有加,狗糧灑了幾十年。良好的家庭氛圍讓趙靜笃定,愛情重要的不是身外之物,而是一個人有沒有把另一個人看得比自己還重要……

筆者采訪時問了趙靜一個問題:“有沒有覺得你們的身份帶來了困擾?”趙靜直愣愣地回答:“沒有啊,我們都習慣連隊制度了,平時不見面很正常啊!”筆者只好直接發問:“你是幹部,他是士官,有沒有壓力?”結婚兩年多的趙靜可愛地傻眼了:“啊,我好像沒有想過……”

張維科也沒有想過,他只想對趙靜好。2015年,因爲表現優異,連隊把提幹名額給了趙靜。心大的趙靜也不准備,告訴張維科:“考得上就去,考不上就不去呗!”張維科急了:“這樣的機會怎麽能馬虎呢!”他四處找人打聽,給趙靜買了一大堆複習資料,又給她制定計劃,天天督促她學習。

趙靜有時候學煩了發脾氣,張維科悶著頭等她發泄完,從身後拿出一堆零食:“給你晚上加班吃,氣過了還是要好好學習哈!”

趙靜後來戲言,“我這個幹部是張維科逼出來的!”2017年9月,趙靜以優異成績提幹,進入解放軍工程大學進修。

距離遠了,聊天的時間反而多了,從重慶火鍋到南京鹽水鴨、從高中同學到軍校戰友無所不談。當張維科說要休假來“看看學妹”,而自己開始日夜期盼的時候,當看到那個身影出現,心髒砰砰砰跳得捂不住的時候,趙靜終于反應過來,這是,真戀愛了!

愛一個人,不是據爲己有,而是幫助她走得更好,走到最好,這是張維科樸素的愛情觀。張維科一次次在電話裏叮囑趙靜要好好學習,多做有意義的事,鼓勵她珍惜時光,提升自己。這種愛情觀讓士官軍銜的、只有高中學曆的張維科遠遠拉開了與一衆追求者的距離。

趙靜說,兩人戀愛期間,她的學業始終是第一位的,在張維科的鼓勵下,趙靜考取了計算機等級證,成績一直保持在班級前5名,畢業時被評爲學習標兵和優秀學生幹部。

張維科有“老爸對老媽那樣好嗎”?趙靜說:“有,他自始自終把我的感受,我的個人發展放在第一位!”

軍校第一年休假,兩人出去旅行,張維科的真誠直爽、善解人意、照顧周到,獲得了趙靜“情商高,智商沒我高”的評價;第二年休假,拜見了彼此的父母,看到生活中對女兒百依百順,大事上又拿得定主意的“准女婿”,趙靜的母親劉蓉笑得合不攏嘴,父親則開著張維科的玩笑:“完咯完咯,又是一個耙耳朵!”

2017年,趙靜從軍校畢業分回連隊擔任排長,張維科因爲表現突出,素質過硬,經單位推薦和機關考核後,調入某機關分隊擔任士官參謀,兩人工作的地方樓上樓下。戀情完全公開後,終于有戰友提醒張維科:“人家都是幹部了,得不得把你踹了喲?”

張維科就給趙靜打了一個電話:“考不考慮結婚呀?”趙靜說:“好啊!”

2017年底的一個工作日,兩個人請了半天假,上午扯證,下午回來繼續上班。面對自己的人生大事,趙靜並不覺得草率,她說:“沒有安全感的人才會看重儀式感,我們知道自己是真愛就好!”

其實也是因爲趙靜太忙了。回到連隊後,趙靜先帶新兵班,後擔任一號台排長,同時又被評選爲團支部書記,不久後組織電子科大新生軍訓,在副連長休假期間兼管總機、糾察台、收發室三個台站,負責比武競賽組訓……忙得連軸轉,包括結婚後看房、買房、裝修等一應事宜都是張維科在張羅:“按老婆的意思辦,堅決落實好!”重慶小夥兒的立場與嶽父高度一致。

據說兩人結婚時差點列了一張“見面注意事項”。幹部有幹部的紀律,士官有士官的規矩,趙靜和張維科都覺得不能因爲“小兒女心態”影響工作。“我是帶兵人,更要注意影響,立起好樣子!”趙靜說。

他們嚴格遵守著部隊管理的各項規章制度,盡管與張維科的單身宿舍只隔了100米,盡管部分已婚士官把單身宿舍充作“臨時的家”,趙靜卻從來沒有在工作日去過,張維科也一直保持著連隊內務標准。因爲周末值班,“每周見一次”也難以保證。結婚近3年來,除了休假,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不到80天,感情仍像在軍校時一樣,用暖暖的電話粥煲著。

趙靜扒拉日子時有點黯然,不久就揚起笑臉:“我們都還年輕嘛,‘青春就是用來奮鬥的’!”

成績是對奮鬥者最好的回報。2018年12月,趙靜負責組訓的話務連女兵在空軍通信要素比武中奪得話務專業第二名的好成績,同年底被評爲全國優秀共青團幹部。

張維科笑得比趙靜還開心。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vinecore.com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