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手上的傷疤像極了高原上的格桑花,在青春中綻放光芒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樵小鋒 陳金貴 徐牛牛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8-09 18:51

“忠誠”、“雪域”、“手”、“95後”,這是高原軍人的青春關鍵詞。他們身著迷彩,駐守在西南邊陲。若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這是95後的手。曾經的雙手,在書本上書寫數理文史,而如今,他們的雙手布滿老繭、指甲凹陷、皮膚皺起,退去了原本的稚嫩,留下了高原特有的痕迹。有人說這是高原軍人的標志,是勳章,也有人說這是無悔青春的見證,是情懷。

這雙手的主人叫張毅,1998年出生的他,爲了兒時的軍營夢想,毅然決然地放棄大學生活,選擇穿上軍裝,踏上高原。在部隊的第一個冬天,刺骨的寒風在他手上劃出十幾道血痕,右手小拇指更是開裂的看得見骨頭,所有人都勸他休息,但他依然向班長請求參加訓練。在一次撤收小比武中,他強忍著疼痛第一個沖到終點,鮮血順著手指滴落在腳架背帶上,原本結痂的傷口再次張開。當班長捧起他鮮血直流的雙手,問他爲什麽這麽拼的時候,他說他心中裝的是訓練,想的是爲班級爭光。

在部隊的第二個冬天,他與母親視頻聊天,兩人有說有笑。轉眼間,視頻那邊的母親淚眼汪汪,見母親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雙手,他才意識到他那腫大布滿傷口的手裸露在視頻裏,趕緊將手縮了回來,然而換來的卻是母親更多的淚水。電話裏常跟母親說的那句“一切安好”,在那一刻顯得格外地蒼白無力。

“槍聽我的,我聽黨的!”這句話如同那雙緊握鋼槍的手一樣充滿力量。出生于1998年的戰士陳虎義小時候父親總教導他說,“男子漢一定要頂天立地,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每當他想“偷會兒懶”,放慢腳步的時候,父親的教誨就會在耳邊回響,鞭策他繼續前行。流淌著軍人血脈的他像父親一樣翺翔在雪域高原,在邊關奉獻著青春。

這雙手的背後,是戰士吳建城的兩年軍旅轉變史。吳建城1999年出生,入伍後,惡劣的高原環境在他的指甲上刻上了印記,磨砺了他“艱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意志品質。高強度的訓練在他的雙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老繭,賦予了他靈活熟練的戰鬥技能。每當問到他後不後悔當年的選擇,他一臉堅定地說道:“從沒後悔過。”

一顆紅心永向黨,共同職責保邊疆。這手上的傷疤像極了高原上的格桑花,在青春中綻放光芒。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