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務女兵有個"狙擊夢",巅峰對決彈無虛發奪得第一名

來源:國防在線客戶端作者:焦明錦、楊健江、周子軍責任編輯:張碩
2019-11-29 08:32

11月24日下午時分,初冬的彭城大地漸露寒意。第71集團軍某旅狙擊手考核場內寂靜無聲,沈夢可死死盯住遠處的目標,瞄准鏡中的“敵人”愈發清晰,凝神、屏息、預壓……“砰!”槍響靶落,這一槍讓她超越所有男兵奪得了狙擊手集訓第一名。

她興奮得差點跳起來,撇著嘴對戰友說:“我以爲搞錯了,這些男兵好弱啊!”眉毛挑得老高,驕傲的神情挂在臉上。

“男兵能做的我同樣能做到!”

話務女兵有個“狙擊夢”

00後、女兵、上等兵、“狙擊手冠軍”,這些都集中在踩著00年朝陽出生的沈夢可身上,一頭利落的短發,眼眸裏透著“殺氣”,160cm的小個頭差點沒有狙擊步槍高,纖弱的身體中卻蘊藏著巨大的能量。

2018年,沈夢可帶著“軍中花木蘭”的夢想從軍。總想著與男兵一較高下,沒想到卻被分配到了話務班。那天,沈夢可放大招了:“我要去參加狙擊手培訓!”周圍的小夥伴驚呆了:“那是男兵們去的,你就別去了吧。”

“不相信我,男兵能去,我怎麽不能去啊,我還要拿第一呢!”沈夢可嘴巴撅著,眼睛瞪著,一溜小跑來到了報名處。

狙擊手集訓如火如荼舉行,向來愛美的沈夢可學著男兵在臉上塗起了迷彩油。面對僅有的幾名女狙擊手,男兵們紛紛懷疑——“女兵,能行嗎?”

作爲話務班第一個出班的女兵,沈夢可認爲狙擊手集訓比每天背誦的上千條訊息簡單。武裝越野的路上,她扛著差點比自己高的狙擊槍把男兵甩在後面,一頭短發被風吹起,她不時回頭望著身後,生怕被超過。

“軍中木蘭”有韌性

現實的骨感來得飛快,要強的沈夢可輸給了自己。

山嶺內寂靜無聲,沈夢可匍匐在預設好的隱蔽陣地待機,一條蛇突然落到眼前,她本能地跳了起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怎麽,怕就退出,女兵在這裏也沒有特殊照顧?”教練員的話火辣辣地刮著沈夢可的耳朵。沈夢可扭過頭,努力地把眼淚憋了回去。

那天晚上,值班員發現沈夢可一個人悄悄躲被子裏抹眼淚,她啜泣著說自己沒哭,只是瞄准練久了,眼睛疼。不過,那是第一次,也是她最後一次流眼淚。

一個月的訓練,八十人經過殘酷的淘汰選拔僅剩下30人,而沈夢可要與29名隊員巅峰對決,奪取10個集團軍集訓的名額。

武裝越野只是沈夢可證明自己的方式之一,她與男兵的較量不分場上場下。練據槍,她跟男兵一樣背上頂20斤磚頭,肩上壓重重的沙袋,胳膊、腰部經常被壓得又紅又腫;練穩定性,男兵頂半個小時彈殼,她就頂一個小時,雙肘直至紅腫得無法動彈;練注意力,她和戰友找來一碗大米一粒一粒數。

經過兩周的加壓訓練,沈夢可的訓練成績呈直線上升,卻因此被診斷出膝蓋積液。軍醫告訴她不能參加高強度訓練,集訓隊領導也建議她留醫院養傷,幾次談話都被沈夢可拒絕了——“男兵們能堅持,我也一樣能堅持!”

巅峰對決彈無虛發終圓夢

最終的決賽在1名女兵與29名隊員間展開。

10公裏武裝越野、400米持槍障礙、單兵戰術……沈夢可的成績遙遙領先。最後一個課目,考核組加大了考核難度,將課目設爲“300米打刀刃”。

這個課目中,需要在三百米外擊中靶前的刀刃,彈頭一分爲二並命中靶標。湛藍的天空上,雲朵緩慢移動著,賽場上的槍聲此起彼伏。沈夢可暗自慶幸天公作美,沒有風力的幹擾。即將輪到沈夢可時,她卻突然發現雲移動速度加快了……

背水一戰,沈夢可必須贏。調整好射擊姿勢,沈夢可緊緊盯住在風中晃動的刀刃,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的手心裏滲出了汗水。“300米左橫風4米每秒,偏左21厘米”,她在心中計算著風力影響,調整好修正量。她在等刀刃到達靶心的那一刻,而且要預算到0.001秒。

“嘀嗒、嘀嗒……”

“砰……”

一聲清脆的槍響打破了寂靜的賽場,沈夢可看到子彈“咣”地擊中刀刃,射進了靶心……

最終,沈夢可憑借總評第一的成績折桂,晉級上一級比武考核,等待她的將是更加嚴酷的考驗。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