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大地時,她和戰友們“逆行”至前線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遊建平 等責任編輯:王俊
2019-09-12 03:07

2014年11月14日,我從重慶踏上遠赴非洲抗擊埃博拉的征途。

深秋的涼意,凍得人鼻尖微紅。校園主幹道兩旁,每隔一米站著一位送行的戰友。那一刻我告訴自己:“出征了!”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身著防護服的遊建平。石 頭攝

當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大地,不少人談“埃”色變、避之不及之時,我和戰友們選擇直面生死,奔赴前線——

跨越萬裏的“逆行”

■陸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感染病科護士長  遊建平

2014年11月14日,我從重慶踏上遠赴非洲抗擊埃博拉的征途。

深秋的涼意,凍得人鼻尖微紅。校園主幹道兩旁,每隔一米站著一位送行的戰友。那一刻我告訴自己:“出征了!”

面對西非大地肆虐的埃博拉病毒,中國軍人義無反顧奔赴戰場

“埃博拉”,原本是流淌在西非大地上一條美麗而靜谧的河流的名字,卻因爲一種罕見的烈性傳染病病毒,震驚全世界。它是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史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沒有特效藥,感染死亡率高達50%~60%。

死神肆虐西非大地。一時間,“逃離”,成爲人們的第一反應。危急時刻,中國卻先後派出了數支援非醫療隊,直面死神,上演了跨越萬裏的“逆行”。

此去路途之遙,有多艱難?沒人說得清楚。

臨行前,有人剪下了自己的一绺頭發裝在信封裏留給愛人,有人寫下了遺書。

出發前一天晚上,在寄宿學校讀書的女兒給我打來電話。她帶著哭腔說:“媽媽,我可不可以不考試了,去送送你?”

“不行不行!”我一聽就急了,連忙阻止她,匆匆挂了電話。

我們的“戰場”,在世界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利比裏亞。那裏衛生條件非常差,醫療資源嚴重不足。醫療隊出發前的那幾天,還陸續傳來當地醫務人員被感染的消息。這就意味著,我們要一切從零開始,爲當地民衆、也爲自己建起生命的堡壘。

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一次醫療援外行動。作爲我軍首批援利抗埃醫療隊的總護士長,我立下“軍令狀”:“只要有一個工作人員感染,我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護士長。多少人出去,就要一個都不少地回來!”

擲地有聲容易,要做到卻很難。盡管已經有過多次應對傳染病疫情的經驗,但面對埃博拉這樣的烈性病毒,我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從建立護理制度、規範護理流程,到制作提示標識、准備防護用品,再到給醫護人員和其他工作人員進行個人防護用品穿脫的培訓,每一項工作、每一個細節,我都嚴格把關。爲了實現案頭設計到床頭操作精准對接,國內集訓期間,我曾一周內飛4趟北京。

我們帶來的不只是先進的醫療設備和技術,還有人道主義的關懷

我們承建的埃博拉診療中心剛建成不久,一天,一名男子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慌慌張張地聲稱自己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這是我們見到的第一位“埃博拉患者”。整個中心瞬間進入“應戰”狀態。

當時,我們附近還有不少別的國家援建的醫院,這位患者卻首先選擇了我們。這是對中國醫護人員發自內心的信任!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肩膀上擔著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患者很快被安排進了隔離病房。我定了定神,跟著醫療隊首席專家毛青主任,率先進入了病房,同緊隨其後的三名醫護人員,組成了一個“臨時作戰小分隊”。經過細致檢查和初步治療,近兩個小時後,我們出來了。

我松了口氣,正欲換下身上那棉被一般悶熱的防護服時,救護車又送來一名疑似埃博拉患者。

這身防護服裏外好幾層,等下一組人員穿戴完畢,至少還要20分鍾。

醫療隊規定,穿著防護服“全副武裝”在病房中最長不能超過兩個小時。但我們幾個評估了一下自己的體力後,又一頭紮進了病房。

在悶熱狹小的空間內,大家汗如雨下。我們的口罩一旦被汗水浸透,便有窒息的感覺。大家雖然瀕臨體力極限,卻都咬牙堅持著。

又過了許久,我們終于得以從病房出來。那時的我,口罩已被汗水浸透,全身濕得都往下滴水,身體已接近虛脫。雖然後來隊裏嚴禁隊員再有類似行爲,但是想到那是我們來到利比裏亞後打的“第一仗”,想到患者眼中對中國醫護人員的期待,我還是覺得,值了!

然而,有的時候,縱然我們再怎麽努力,也無法阻止死神的魔爪。終于,還是傳來了一位埃博拉患者被確認死亡的消息。我們在感到悲傷之余,很快想起,患者的兒子小羅伯特,也是一位埃博拉患者。他當時就在旁邊,親眼目睹了父親的離去。成人都很難承受這樣的打擊吧,更何況一個孩子。

語言溝通常有隔閡,但心靈關懷沒有國界。當我們代表祖國來到這裏,帶來的不只是先進的醫療設備和技術,還有人道主義的關懷。

埃博拉病房是多人一間,所以看起來,小羅伯特並不孤獨。但我們還是格外關照他,教他跳舞、說中文、做遊戲。在我們的悉心照料下,小羅伯特很快走出了陰影,重新變回那個樂觀開朗的小男子漢,並頑強地戰勝了疾病。

痊愈出院那天,小羅伯特特意用中文對我說了句:“我愛你,中國媽媽!”

1 2 下一頁 尾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