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缸裏盛滿軍民魚水情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牛惠 謝江舴 王均波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8-13 07:39

“嘩嘩……”伴著股股水流注入水缸的聲音,孔蕉葉家的竈台上也叮叮咣咣地熱鬧起來。8月4日一大早,楊凱就來到木井村給孤寡老人孔蕉葉送水了。他提著兩只鐵桶,沿著狹窄的碎石路,一搖一晃地來回走了八趟才把水缸灌滿。此時,楊凱已是滿頭大汗,衣衫溻透。自4年前從老班長手中接過接力棒後,每周一次給老人送水便成了楊凱雷打不動的任務。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中國國防報》的詳細報道——

水缸裏盛滿軍民魚水情

——鄭州聯勤保障中心某倉庫官兵接力50年幫駐地群衆解決吃水難題

■牛惠 謝江舴 中國國防報特約記者 王均波

倉庫戰士爲孤寡老人送水。

“嘩嘩……”伴著股股水流注入水缸的聲音,孔蕉葉家的竈台上也叮叮咣咣地熱鬧起來。8月4日一大早,楊凱就來到木井村給孤寡老人孔蕉葉送水了。他提著兩只鐵桶,沿著狹窄的碎石路,一搖一晃地來回走了八趟才把水缸灌滿。此時,楊凱已是滿頭大汗,衣衫溻透。自4年前從老班長手中接過接力棒後,每周一次給老人送水便成了楊凱雷打不動的任務。

楊凱是鄭州聯勤保障中心某倉庫的一名下士。與這裏群衆結緣的不只他一個,還有一茬茬到這裏幫扶的倉庫官兵。河北省涉縣境內許多村莊地處深山、常年缺水,特別是木井村,因爲是流沙土質且地下水層很深,打井比登天還難,村民吃水只能夏天靠接雨、冬天靠鑿冰。早些年,一些村民試著打了一口井,但因流沙井筒坍塌,後來就用木板把井孔圈了起來,村子遂取名爲“木井村”。

到了上個世紀70年代,不少地區的集體經濟迅速發展,而木井村的群衆還在爲吃水發愁。倉庫的官兵急了,立下軍令狀:“就是用雙手刨也要爲鄉親們刨出水來。”從選點勘察到鑽探作業,曆時半年多,每一次尋水行動都異常艱難,並且多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但這並沒有動搖官兵和鄉親們的決心,在打到260多米深時,他們終于探到一股清泉。那一刻,群衆熱淚盈眶,奔走相告:“有水了!木井村有水了……”

自從第一口深水井打成之後,村民盼著過好日子的心氣更足了。後來,木井村逐漸從幾百口人的小山村發展成了近3000人的大村莊。近幾年,由于地下水位下降,那口曾經讓村民歡呼雀躍的井,已難以保證全村正常吃水。多數村民常常一天只用一盆洗漱水。

爲保障村民用水,2013年,倉庫官兵在此建了一座儲水量3000立方米的軍民共用蓄水池。2017年,倉庫黨委又抓住消防管線改造的機會,在原消防管線基礎上,專門鋪設1700余米供水管線,爲木井村80%的村民供上了自來水。

“對于那些居住在地勢較高、無法接通自來水的村民,倉庫每周派消防車上門送水。”木井村村支書康曉瓊說,全村像孔蕉葉那樣居住偏遠、車輛無法到達的孤寡老人還有4戶,都是靠官兵送水。

有人給楊凱算了一下,4年來,他爲孔蕉葉送水走過的路已有5000多公裏,相當于每天加練一個3公裏。楊凱說:“保障孔老吃水和自己鍛煉體能兩不誤,何樂而不爲?不管走多遠,老人家的水缸天天都滿著,我就很高興。”在送水時,楊凱有時也抽空陪老人聊聊外面的事情或者幫她打掃院子。

7月12日,大雨如注,山間崎岖的小路格外濕滑。楊凱在給老人送水時不小心摔了一跤,衣服被石頭劃破。望著拎著兩只摔癟的鐵桶和身上沾滿泥水的楊凱,孔蕉葉當時心疼得掉下了眼淚,遞上毛巾後,便轉身進屋拿出針線給楊凱補起軍裝。楊凱告訴記者,那一幕很溫暖,讓他想起了老區人民給解放軍做軍鞋的情景。

“爲什麽倉庫官兵50年如一日地保障老區人民吃水?”倉庫政委馬國藝說,戰爭年代,涉縣僅有14萬人口,就有16000多人參軍,1700多人爲國捐軀,群衆每年還爲部隊納糧1000多萬斤,做軍鞋10萬多雙。

爲了讓村民更方便、更放心地用上自來水,倉庫已與駐地政府協商,將對飲用水管線進行改造升級,並加裝淨水器,讓老區人民早日告別“靠天吃水”的曆史。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