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我取紅透底”的人生追求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向賢彪責任編輯:楊帆
2019-07-22 04:10

永葆紅色基因的底色和活力,讓紅色基因在代代相傳中綻放出絢麗奪目的時代之光

堅定“我取紅透底”的人生追求

■向賢彪

展讀“排雷英雄”杜富國和“扶貧書記”黃文秀的先進事迹,發現這兩位受到中宣部表彰的“時代楷模”雖然戰鬥崗位不同、所創業績不同,其成長環境和精神追求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杜富國出生在革命老區遵義,他家門口的小路,就是當年紅軍長征強渡烏江走過的路;他在少年時代,就經常聽前輩和老師講紅軍的故事;入伍後,他經常到烈士陵園祭掃,與長眠在這裏的英雄們做心靈的交流……紅色文化的熏陶,賦予他鋼鐵戰士的血性和擔當。在雷場“死亡地帶”,他總是自告奮勇、挺身而出,用一次次“讓我來”诠釋“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的豪邁;危急關頭,他沖鋒在前、舍己爲人,用“驚天一擋”的壯舉書寫新時代紅色傳人的榮光。

黃文秀出生在革命老區百色,研究生畢業後毅然回到家鄉,將扶貧當作自己“心中的長征”。一路走來,她敬重先烈、不忘曆史,從中汲取豐富的營養。正如她自己所說的,我時刻受到革命先烈精神的洗禮、浸潤。正是這種洗禮和浸潤,使她感到“扶過貧的人像戰爭年代打過仗的人那樣自豪”,從而義無反顧地把自己的一切投入到黨的脫貧事業中,譜寫了新時代的青春之歌。

從杜富國和黃文秀的身上,我們感受到紅色基因對于鑄魂育人不可替代的作用與魅力。紅色基因中有自信,指引我們“不畏浮雲遮望眼”;紅色基因中有定力,警策我們“風雨不動安如山”;紅色基因中有擔當,激勵我們“越是艱險越向前”;紅色基因中有制勝之道,引導我們從看似“山重水複疑無路”的困境,進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紅色基因植根于革命先烈用鮮血染紅的泥土中,傳承于一代代人不懈奮鬥的事業中,與我們情感相隨、命運相連,是我們精神的歸宿、奮鬥的本色。也正是紅色基因的代代延續,才使得我們這支人民的軍隊擁有穩如山的精神底氣,挺起打不垮的精神脊梁。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紅色基因的價值。且不說前些年有人在網上醜化、诋毀英雄形象,就拿對待紅色曆史、紅色基因的態度來說,有的借口時間久遠,不願到曆史寶庫中去尋寶探寶;有的借口世事變遷,質疑紅色基因的時代價值;更有的數典忘祖,走上了人生的歧途。無數事例證明,讓紅色基因充盈其身的黨員幹部,必能不移其心、不改其志、不忘其本、不丟其魂。反之,那些缺少紅色基因或基因“變異”的人,輕者得“健忘症”,忘記黨的性質、宗旨和入黨誓言,得“夜盲症”,迷失前進的方向,得“軟骨病”,缺乏做人的正氣和骨氣;重者失魂落魄、背叛初心、墮落變質,走向黨和人民的對立面。

陳毅元帥在《題西山紅葉》一詩中寫道:“伸手摘紅葉,我取紅透底。淺紅與灰紅,棄之我不取。”陳毅巧借西山紅葉,歌頌革命者的鬥爭精神,表達“我取紅透底”的堅定信念。紅色基因既是曆史的,也是時代的,不僅蘊藏著我們“從哪裏來”的精神密碼,更標定了我們“到哪裏去”的精神路標。今天,堅守爲中國人民謀幸福、爲中華民族謀複興的初心和使命,就要不斷從我黨我軍曆史及光榮傳統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永葆紅色基因的底色和活力,讓紅色基因在代代相傳中綻放出絢麗奪目的時代之光。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