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民網評:“教化鄉邑”的他們讓人肅然起敬

        來源:人民網作者:李泓冰責任編輯:楊帆
        2019-09-10 11:00

        教師節,是個感恩的時刻。

        天地君親師,師之地位,在國人心中僅次于至親。諄諄如父,殷殷似友,國之棟梁,鄉之賢達,誰人無師,其恩若山!

        近來,和教師相關的話題頗多,多半集中于城市,集中于所謂主流人群聚焦的所在。而在現代文明的霓虹很難照亮的鄉野,面對那些天真稚樸的留守兒童,有一大批甘于吃著粉筆灰的“孩子王”,卻常常被我們淡忘……

        那麽,在教師的節日裏,請讓鄉村教師鄭重進入被關注的視野吧,他們值得肅然起敬,因他們的努力而燃起文明之光,哪怕僅僅一燈如豆,但有了他們的堅持,便有燃斷貧困代際傳遞的可能。

        眼下,脫貧攻堅戰如火如荼。決策層誓言,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不少國家級貧困縣紛傳脫貧捷報,很多挂職鄉村的黨員幹部爲了最後的脫貧殚精竭慮,這讓我們想起今年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的一句話:開展貧困地區控辍保學專項行動、明顯降低辍學率,繼續增加重點高校專項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人數,用好教育這個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言外之意,不重視鄉村教育,貧困或將代際傳遞、卷土重來。

        “治本之策”的直接執行人,就是鄉村教師。他們所傳遞的力量,他們爲貧困舉起的文明燈火,才能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才能讓鄉村和城市相攜走進現代中國。眼下,在偏遠鄉村仍然存在一人多科的“全能”老師,這“全能”還意味著他們不光要管教育,在留守兒童體量龐大的今天,他們甚至不得不替代父母的角色,還要爲鄉裏鄉親排憂解難,爲鄉村的發展出謀劃策——畢竟,他們是一些鄉村珍貴的“文化人”,他們是現代文明的象征。

        西漢思想家董仲舒給漢武帝獻策,“立太學以教于國,設庠序以化于邑”——鄉村教育的根本,是“教化鄉邑”。陶行知也說,“學校是鄉村的中心,教師是學校和鄉村的靈魂,小而言之,全村的興衰;大而言之,全民族的命運都掌握在小學教員的手裏”。

        截止2018年底,全國共有鄉村教師290多萬人,其中中小學近250萬人,幼兒園42萬多人,40歲以下的青年教師占58.3%——這支隊伍,如何穩定數量提升質量?4年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通過的《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已經接近驗收期: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脫貧與小康,關鍵看老鄉,薄弱環節和短板都在鄉村,在中西部老少邊窮島等邊遠貧困地區。習近平說,讓每個鄉村孩子都能接受公平、有質量的教育,阻止貧困現象代際傳遞,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事實上,鄉村教育之“利”,不僅在鄉村。城市基礎教育有條件向外來務工人員子女敞開大門,固然令人欣慰,但是,只有城鄉教育資源相對均等,城市的教育壓力、住房壓力、治安壓力才能相對減輕。當年輕父母飄在城裏,祖孫們孤守于空蕩蕩的村落——這樣的空白,或有鄉村教師以及他們率領的誦讀聲,能在艱難時刻撐起鄉村的明天。

        掌握著“全民族的命運”的鄉村教師,是一盞盞充滿希望的燈火,燭照鄉土文明的傳承。中國的鄉村不能失守,鄉村教育的燈火不能黯然,鄉村教師的尊嚴不能委頓。最近的好消息是,據東北師範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發布的《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顯示,我國鄉村教師隊伍建設成效明顯,師資隊伍向好發展,八成師資表示願意“留下”……

        且讓我們爲之喝彩,有了他們,我們對鄉村的未來充滿信心。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