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特戰兵:“鐵血刀鋒”永不卷刃

來源:解放軍生活作者:王國銀 程維峰 張灏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9-12 17:07

天山山脈,冰巒疊布,群峰突兀。突然,一陣清脆的槍聲響起,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注意隱蔽,快速接近!”隨著一聲令下,劉琳帶領5名全副武裝的特戰隊員,呈戰鬥隊形向暴恐分子藏匿點突進。誰料,距洞口十幾米時,一梭子彈從頭頂呼嘯而過。危急關頭,劉琳果斷下令:“狙擊手掩護,突擊隊員跟我上!”

瞬間,10余枚催淚彈和爆震彈投到了山洞裏,3名窮凶極惡的暴恐分子沖出山洞,企圖襲擊處置官兵,搶奪武器。關鍵時刻,沖在最前面的劉琳沉著冷靜,舉槍擊發,暴恐分子應聲倒地……

這不是影視劇中的鏡頭,也不是演習演練中的場面,而是一次真刀真槍的生死較量。在這場罕見的高原圍剿戰鬥中,時任武警新疆總隊某支隊中隊長的劉琳帶領特戰隊員打出了“反恐尖刀”的威名。

這是他經曆過的時間最長、環境最艱苦、敵情最複雜的一場戰鬥,但對一路從戰鬥中走來的劉琳來說,似乎很平常。

第一次參戰一戰成名

10年前的一天,一夥喪心病狂的暴恐分子在疏勒縣實施嚴重暴恐事件後,逃竄到某地制造了駭人聽聞的特大暴力襲警案件。這則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打破了南疆重鎮——喀什的安甯祥和。

“暴徒一日不除,邊疆一日不甯!”面對暴徒的惡行,時任班長的劉琳義憤填膺,主動請戰,隨第一梯隊跨區增援,第一時間趕到事發地域,實施捕殲。

陰險狡詐的暴恐分子憑借熟悉地形,瞬間像人間蒸發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的確,在萬畝溝壑縱橫、苗高林密的萬畝玉米和棉花地中找幾個人,如同大海撈針,劉琳帶領特戰隊員拉網式搜索了兩天兩夜,均未發現暴恐分子的足迹。

第三天傍晚時分,一個牧民提供線索:大約下午,一名形迹詭異的男子到他家討要吃的,隨後鑽進了西山的玉米地裏。

這一消息令連續戰鬥近60個小時疲憊不堪的官兵興奮不已。盛夏的玉米地暑熱難耐,汗水流過玉米葉劃傷的脖頸奇癢難忍。劉琳全然不顧,始終沖在最前邊。

敵暗我明,危機四伏。他們一手舉槍、手指始終扣在扳機上,另一支手不斷地撥開擋在前面的玉米葉。劉琳瞪大充滿血絲的雙眼,穩步向前搜索。

屏息,凝視!2米高的玉米地裏,特戰隊員目光警惕,一寸一寸地向前推進,讓人窒息的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殺氣。

“砰!砰砰!”突然,一聲清脆的槍聲打破了寂靜。

“臥倒!”劉琳的吼聲未落,3名手持砍刀、長矛的暴恐分子惡狼般向劉琳和身邊的戰友撲來。

“站住!不許動!”話音剛落,兩名暴徒一左一右地朝他撲來。容不得絲毫的猶豫,劉琳迅速出槍,抵近射擊,“砰砰”兩聲槍響,暴徒即刻倒地,離他只有2米遠。

之後,劉琳馬上向剛剛響槍的地方沖去。那是戰友劉志軍的生死戰場。正在搜索的劉志軍被暴恐分子突然刺出的長矛刺掉六顆牙齒,在仰面倒地的瞬間,劉志軍也在一瞬間擊斃了兩名暴恐分子。

同時多點爆發,各點成功處置,此戰寫入了中隊戰史。一戰成名,劉琳有著這個年紀難得的冷靜:如果有了一絲遲疑,這場戰鬥的結果都會改寫。在這次你死我活的較量中,第一次參加戰鬥的劉琳一戰成名,榮立一等功。

1 2 下一頁 尾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