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院校必須立起爲戰育人鮮明導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高寶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12-02 02:01

        軍隊是要打仗的,軍隊院校必須立起爲戰育人鮮明導向,一切辦學活動都要聚焦能打仗、打勝仗。這就要求院校教育必須敏銳知變、准確識變,有預見性地主動求變、科學應變,這樣才能跟上時代進步、跟上戰爭發展,制勝強敵、贏得未來。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立起爲戰育人鮮明導向

        ■高 寶

        軍隊是要打仗的,軍隊院校必須立起爲戰育人鮮明導向,一切辦學活動都要聚焦能打仗、打勝仗。這就要求院校教育必須敏銳知變、准確識變,有預見性地主動求變、科學應變,這樣才能跟上時代進步、跟上戰爭發展,制勝強敵、贏得未來。

        課堂連著戰場,教學事關打贏。軍隊院校因打仗而生、爲打仗而建,必須圍繞實戰搞教學、著眼打贏育人才。

        “新時代軍事教育方針,就是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爲強國興軍服務,立德樹人,爲戰育人,培養德才兼備的高素質、專業化新型軍事人才。”習主席在全軍院校長集訓開班式上的重要論述,再次啓示我們:軍隊是要打仗的,軍隊院校必須立起爲戰育人鮮明導向,一切辦學活動都要聚焦能打仗、打勝仗。

        培養人才是最重要的戰爭准備。軍隊院校是培養打仗人才的搖籃和基地。我軍軍事院校一直有以戰領教、爲戰育人的優良傳統。從井岡山的紅軍學校,到瑞金的紅軍大學;從長征途中的“幹部團”,到抗戰時期的“抗大”……院校在硝煙戰火中創辦,在槍林彈雨中發展;學員從血火戰場走來,到戰鬥一線建功,真正實現了課堂連接戰場、學員即是戰鬥員。

        “黃河之濱,集合著一群中華民族優秀的子孫……”成立于抗戰烽火中的“抗大”,是當時我軍最高軍事學府。“我們的學校,就是要增加抗日力量的。”從1936年到1945年,抗大共舉辦8期,爲全軍部隊輸送了10萬余名優秀軍政幹部;從1937年到1945年,八路軍、新四軍從最初改編時的4.6萬人發展到120余萬人。這10萬英才像“火種”一樣撒向全國戰場,使抗日烽火越燃越旺,爲奪取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

        軍事教育的最基本要求、最大特色和本質屬性,說到底是要把戰鬥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准作爲出發點和落腳點,回歸到一切爲了打仗的本真。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多次到軍隊院校視察調研,反複強調“實現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我軍院校建設必須有一個大的加強”“打仗需要什麽就練什麽,部隊需要什麽就教什麽”。全軍院校始終堅持面向部隊、面向實戰、面向未來抓教育人,校門對接營門、操場直通戰場的特點更加突出,在圍繞實戰搞教學、著眼打贏育人才方面取得長足發展,爲軍隊輸送了一批又一批能打仗、打勝仗的人才。

        同時也要看到,個別院校在辦學育人方面仍然存在一些問題,不是更多地想著面向打仗的需要、對接部隊的需求,而是搞自我設計,自己有什麽就教什麽,有什麽優勢就吆喝什麽,教育缺乏針對性、前瞻性和實戰性。從部隊反饋的情況看,一些新畢業學員到部隊後出現“水土不服”現象,組訓、教育、管理等能力比較弱,甚至難以勝任本職崗位。正如一些同志講,在院校學的部隊用不上,部隊需要的又學不到。這就容易變成紙上談兵、坐而論道,必須加以改進。

        現在,世界在變、時代在變、軍隊在變、戰場在變,而且變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深刻,甚至很多是顛覆性變化,是前所未有的曆史巨變。尤其是當前戰爭形態加速演變,作戰樣式深刻變化,特別是智力將超越火力、信息力和機動力,逐步成爲決定戰爭勝負的最關鍵因素。這些千變萬化,最終都將聚焦到“人”,都將反映到軍事教育領域,對院校人才培養提出嚴峻挑戰。這就要求院校教育必須敏銳知變、准確識變,有預見性地主動求變、科學應變,這樣才能跟上時代進步、跟上戰爭發展,制勝強敵、贏得未來。

        錢學森晚年多次指出,我們的教育要經常思考怎樣培養傑出人才。對于軍隊院校來講,這個“傑出”就是能打仗、打勝仗。我軍現代化建設和軍事鬥爭准備加速推進,對人才的需求也愈加緊迫。院校教育必須鎖定明天戰場,把握現代戰爭特點規律,狠抓實戰化教學改革,向打仗靠緊、向培養新型軍事人才聚焦、向提高新質戰鬥力貼近,切實打造好“戰爭大腦”、鍛造出“軍中脊梁”,努力使人才培養供給側同未來戰場需求側精准對接,爲打贏明天戰爭奠定堅實的人才支撐,真正贏得未來戰爭的主導權。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