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3fadg0"></span><i id="3fadg0"></i>

  2. 我們不該忘記!抗日戰場上這雙“布滿血絲的眼睛”

    來源:中國民兵作者:軒荻 王均波 劉會賓責任編輯:楊曉霖
    2019-11-18 23:50

    2015年11月,在利比亞綏德魯附近村莊,中國維和部隊醫療分隊爲當地居民義診。

    2019年10月24日,“中國好醫生”“河北最美醫生”和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組成的白求恩醫療服務隊,參觀革命舊址,重溫入黨誓詞。

    2014年,“白求恩式”醫生張筍到某旅訓練場巡診。

    對于白求恩的了解,國內多數人始于小學語文課本中的《手術台就是陣地》,文中寫道:“在離火線不遠的一座小廟裏,白求恩大夫正在給傷員做手術。他已經兩天兩夜沒休息了,眼球上布滿了血絲……白求恩大夫在手術台旁,連續工作了69個小時……”

    1938年1月,加拿大醫生白求恩率醫療隊,跨越艱難險阻來到中國。到達延安後,他謝絕黨中央挽留,堅決要求去晉察冀根據地工作。之後,他把生命最後的674天留在了中國,留給了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抗日戰士。

    當時,白求恩的醫術在加拿大已遠近聞名,是什麽讓他放棄了“洋宅、汽車、冰淇淋”,選擇了“茅屋、驢子、山藥”?假若時光可以倒回,我們能不能像白求恩一樣……近日,鄭州聯勤保障中心聯合河北省衛健委組織白求恩醫療服務隊沿著白求恩戰鬥過的足迹,走進河北、山西太行老區,去探尋那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有益于人民的人”的精神寶庫,也探尋軍醫這個姓軍爲戰的職業初心。

    曆史無法假設,最好的傳承是做好當下

    在山西省五台縣內“松岩口模範醫院”舊址手術室內,陳列著一把白求恩使用過的手術刀,在它旁邊擺放著一把鏽蝕的手術鋸。這把手術鋸是白求恩找松岩口村木匠做的。“這裏的醫療條件比我想象的還要糟糕”,1938年白求恩剛到晉察冀根據地時被這裏落後的醫療條件驚呆了,“甚至沒有專業消毒設備,很多手術工具多是用開水煮。”

    在一間病房舊址內,擺放著白求恩編寫的《十三步消毒法》《外科換藥法》兩本書(複制品),吸引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消化內科專家靳海峰的目光。對于成長在現代醫學條件下的他來說,這無異于是醫學“古董”。去年5月,靳海峰與美國耶魯大學醫學院醫生合作一台手術,借助混合現實全息影像技術和星聯遠程協作系統,把遠程專家指導實時帶到手術台主刀醫生眼前。

    “白求恩同志能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做到的這一切簡直是不可思議。”隨著對白求恩事迹的了解加深,靳海峰幾度停下腳步,發出感慨。當年,白求恩所在的醫院由龍王廟改造而成,是晉察冀根據地首個模範醫院。他除了做手術、照顧病人,還要親自授課輔導戰地醫生,休息時間少之又少。

    “如果面對當時的環境和條件,我們能不能像白求恩一樣?”靳海峰告訴記者,從“不可思議”到心生反問,他一路思緒萬千。其實,多位白求恩醫療服務隊隊員也經曆了這樣的心路曆程。“這就是觸動。”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兒科主任醫師劉芳說,每到一個村子,醫療服務隊都要組織義診,村民看到這些“從城裏來的大醫生”十分歡喜,很多人一大早就趕來檢查。義診中,醫療隊員沒有一人中途溜號,因爲他們怕人多看不完,辜負群衆的信任和期盼。

    “走了一路,感觸頗多。結合從醫經曆,讓我更加堅信:曆史不能假設,做好當下就是對白求恩精神的最好傳承。”靳海峰說,今年8月,一名戰士出現熱射病重症症狀,肝、腎、心髒等8個器官衰竭。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輸血科領導帶頭下,近400名官兵緊急獻血。輸血科人員加班制備血液制品,3名醫護人員全時守候,爲戰士輸入3萬多毫升血漿,相當于爲他換了7遍血液。經過醫護人員8天8夜的不懈救治,戰士最終從昏迷中蘇醒。

    醫生不分國界,只爲救死扶傷

    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骨科主任步建立說:“白求恩說過‘哪裏有傷員,我們就要到哪裏去’,醫生是不分國界的,我們帶著中國軍人的善意,到世界上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據了解,以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爲主抽組的醫療分隊,分別于2006年、2012年、2015年、2019年遠赴利比裏亞、南蘇丹執行維和醫療任務。步建立是第五批赴利比裏亞維和的軍隊醫生。

    在維和期間,步建立碰到一個叫魯瑟的宮外孕患者。她輸卵管破裂後大量失血,可是當地沒有血庫。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時,步建立看到了令他動容的一幕:醫院6名醫生護士和維和戰士撸起袖子說,“來抽我的”。經過40個小時的搶救,魯瑟被救活了。

    “這與白求恩抽自己的血救傷員是一樣的,在醫生的眼裏只有救活生命,現在想起來還挺自豪的,非洲的姐妹身體裏流著我們中國軍人的鮮血。”步建立告訴記者,白求恩在華期間,曾2次爲傷員輸血,每次300毫升。

    “走出國門,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面旗幟,一面代表中國的旗幟。”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宣傳科科長劉會賓曾在2012年赴利比亞維和,作爲醫生的他們,因爲本身從事醫學專業,在別人眼裏看來似乎更加堅強,實際上他們也是和大衆一樣的“肉體凡胎”。

    非洲物資貧乏、蚊蟲肆虐,瘧疾和寒冷是他們最擔心的兩件事。“一旦感染上瘧疾就怕瘧原蟲會順著血液爬到腦子裏,青蒿素不能殺死瘧原蟲但可以催眠它,在那裏青蒿素和風油精比澳洲牛肉還珍貴,我們必須定期服用很多帶有副作用的藥物防治更可怕的疾病發生。”劉會賓談起當時維和的場景,已經淡然很多,但仍讓聽者驚心動魄。

    如今,中國對外開放交流增多,世界舞台上出現了更多中國軍醫的身影。今年9月底,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第24屆東南亞國家聯盟心血管會議召開,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汝磊生受邀參加此次活動。汝磊生在活動中做了兩台手術,均爲當地醫生認爲難以處理的病變。據了解,汝磊生做慢性閉塞手術成功率超過95%,手術數量、難度和手術成功率均進入國內先進行列,獲得國內同行認可。

    時代變了,共産黨人的初心不能忘

    在河北唐縣白求恩柯棣華紀念館裏,記者看到了一張白求恩在加拿大房間的照片,內部擺設是經典的19世紀風格。1938年1月白求恩帶著護士和醫療器械義無反顧地來到了中國,那時他已掌握了享譽國際的胸外科技術。

    “我就是要了解一下,爲什麽這樣的軍隊能夠當法西斯在全世界橫行無忌的時候,給了它當頭一棒。”白求恩來到晉察冀根據地,看到中國共産黨領導的軍隊奮勇殺敵,人民用生命支持軍隊的舉動,情不自禁地向翻譯說道:“這是我的國土!這是我的同胞!”

    白求恩于1935年在加拿大加入共産黨,後訪問蘇聯,看到了醫療健康的福利特點,他決定爲窮人開辦免費看病的禮拜六義務門診,倡導建立社會化醫療保障體系。1936年,他發表《從醫療事業中清除私利》,提出:“讓我們把盈利、私人經濟利益從醫療事業中清除出去。”

    “白求恩甘願爲中國革命付出生命,這就是中國共産黨的魅力,它在爲人民謀幸福,這與白求恩心中的主義相符。如今,時代變了,共産黨人的初心不能忘,化爲軍醫的行動就是盡力挽救生命。”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心血管內科副主任趙玉英說,他們醫院有一位被患者稱爲“白求恩式”的醫生張筍。

    2012年,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張筍被查出腦瘤,在知道病情後的第一時間,她就簽下了一份器官捐獻意向書。在生命的最後三個月,她拒絕服用任何藥物,確保肝腎功能不受損害。張筍去世以後雙腎和肝髒分別移植給了3個人,挽救了他們的生命。

    張筍生前先後參加利比裏亞國際維和、“和平天使-2009”中國與加蓬人道主義醫療救援聯合行動等重大衛勤保障任務。“爲部隊官兵和人民群衆的健康服務,是我從醫時作出的承諾,我將用我的生命履行這個承諾。”趙玉英說,這就是張筍對軍醫職業的理解。

    “白求恩總說‘你們要拿我當一挺機關槍使’,跟老前輩相比,我們太普通,只是做著醫生應該做的。醫生只有一個責任,就是使我們的病人快樂,幫助他們恢複健康。”活動負責人、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副院長魏文志告訴記者。

    據了解,醫療隊義診1200余人,有不少老黨員、老八路。在這次醫療服務隊中,有很多醫生被評爲“中國好醫生”“河北最美醫生”,還有很多執行過維和任務。

    有感而發:閃耀在曆史深處的信仰之光

    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政委 魯建輝

    一個人的生命高度有多高?一個人的生命意義有幾何?對于白求恩這位國際共産主義戰士來說,是力重千鈞的八個字:毫不利己,專門利人。

    今年是白求恩去世暨毛澤東發表《紀念白求恩》80周年。回望曆史,那雙在中國抗日戰場上“布滿血絲的眼球”,依然充滿著直抵內心的力量。

    1938年1月,白求恩放棄優越的工作生活環境來到中國。在延安與黨中央領導同志見面後,他堅決要求到前線去,說道“哪裏有槍聲就到哪裏去”,先後輾轉武漢、延安、晉察冀軍區,最後到達戰鬥最前沿。1939年11月,他在爲傷員做手術時,因左手中指被刺破而受到感染,引發敗血症不幸逝世。

    許多同志讀過毛主席撰寫的《紀念白求恩》。在敬佩之余不免心生疑問:一個外國人,爲什麽會放棄優越的生活,來到當時水深火熱的中國?又是什麽力量讓他在艱難困苦中那樣從容樂觀、熱情似火,以至把寶貴的生命留在中國大地?答案就是信仰——“我不是爲了享受生活而來的。什麽咖啡、嫩牛肉、冰激淩、席夢思,這些東西我早就有了!但是爲了理想,爲了信念,我都抛棄了。”

    信仰的力量是神奇的,特別是在困境之中,更能顯示出讓世人驚歎的力量。它能讓病痛的身體頑強向前,走向理想的遠方,它能讓平凡的人生拒絕平庸,迸發出生命最璀璨的光輝。就是在這種力量的支撐下,白求恩拒絕國民黨的“留漢任職”邀請,與八路軍一起走上抗日前線救治傷員;他新婚旅遊時堅持觀摩名醫手術,患上肺結核住院期間泡在醫院圖書館;他騎馬奔波兩個多小時搶救傷病員,還獻出熱血,面對近在咫尺的敵人,直到爲最後一名傷員做完手術才實施轉移。

    信仰書寫的故事,從來不懼歲月的朔風。80年來,曆經不同時期的實踐考驗,白求恩精神薪火相傳,生生不息。對于軍隊醫務工作者來說,他是力量的源泉,是行動的標杆。“白求恩式的好軍醫”張筍、“新時期的白求恩”石磊、“時代先鋒”白求恩醫療隊等一大批個人和群體皆是這種精神的傳承者。

    習主席指出:“我們要做一個幹幹淨淨幹事的人,保持思想和行爲的純潔,做一個毛澤東同志倡導的,像白求恩那樣的‘五種人’。”作爲新時代的醫務工作者,面對的環境和條件與80年前已大相徑庭,但不見得“心魔”的侵襲比過去簡單。“讓我們把盈利、私人經濟利益從醫療事業中清除出去,使我們的職業因清除了貪得無厭的個人主義而變得純潔起來”這句告誡當常駐于心。

    (中國民兵·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