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旅有了女爆破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向勇 邢鴻劍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08-07 15:07

1米66的個頭,清爽的短發帶著自來卷,一說話就露出整齊的小白牙,臉上總挂著淡淡的笑意……這樣一個青春可愛的女兵,不熟悉的人很難把她與爆破能手聯系起來。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特戰旅有了女爆破手

■向勇 邢鴻劍

1米66的個頭,清爽的短發帶著自來卷,一說話就露出整齊的小白牙,臉上總挂著淡淡的笑意……這樣一個青春可愛的女兵,不熟悉的人很難把她與爆破能手聯系起來。

隱蔽抵近,特戰小隊成功到達“恐怖分子”藏身的房間門口。“你們靠後,我爆破。”一名隊員用娴熟的戰術手語指揮著。

輕撫房門表面,觀察門軸類型……不到10秒鍾便完成了檢查。隨後,回手從背包中摸出一塊TNT,插上雷管和導火索,動作幹淨利落。見導火索與雷管連接長度過長,又繼續做了微調。隨即把手中的TNT固定在門上選好的位置……

同樣是戰術手語,“3、2、1。”“轟!”藏匿“恐怖分子”的房間大門朝屋內炸開。埋伏在牆根下的突擊小組一擁而入,槍響靶落,“恐怖分子”被擊斃。

爆破拆門看似簡單粗暴,電光火石之間卻蘊含著大學問。

爆破手要根據門的材質和結構,合理運用藥量,選擇最佳爆破點。稍有差池,被炸碎的門和爆炸産生的作用力就會阻止後續隊員突入,錯過最佳行動時機。

“最快的一組!”大家的掌聲和著2019年初夏的炎熱送給了場上這名唯一的女爆破手——第78集團軍某特戰旅中士王天一。

她說,父母給她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她永爭第一。是啊,戰場無亞軍,必須打勝仗。

從短粗的手指和指節上被麻繩勒出來的傷疤,或許能猜出王天一爆破手的專業。中士軍銜告訴大家,她已不是新兵。事實上,在特戰旅,她卻是一名十足的新兵。

六個月前剛剛從炮兵部隊調至特戰旅的王天一,在很短時間裏就成了一名出色的特戰女兵、優秀爆破手。

剛到特戰旅時,王天一要和新兵一起參加基礎課目訓練。第一次手雷實投實爆訓練讓新兵心裏既興奮又害怕,當她第一個主動跑步出列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這名初來乍到的“中士”身上。

“訓練要求將手雷精准投入20米外的深坑。”王天一掂量著剛從發彈員手裏接過的三枚手雷,心裏琢磨,“萬一沒扔進坑裏,會不會發生危險?”

拿起一枚手雷,王天一小心翼翼地把另外兩枚擺放整齊,用衣袖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深吸一口氣。

“王天一投彈前准備完畢!”聲音幹脆、洪亮。

拔出插銷、扭轉拉環、轉體挺胸、揮臂扣腕,手雷在空中劃過一條完美的曲線,不偏不倚落入深坑。見手雷進了坑,王天一迅速下蹲到擋彈牆後面。

“嘭!”一聲巨響,深坑中火光乍現,塵土飛揚。王天一起身,伸手抓起第二枚手雷……

動作標准,沉穩有序,三枚手雷全部精准入坑。王天一出色的表現給教員留下深刻印象。

“我就要當爆破手!”周末一大早,王天一便打電話向母親彙報。

“當初你報名調到特戰旅,我就不同意,你現在又要幹這麽危險的事,沒門兒!”母親的話給王天一的一腔熱血潑上一盆冷水。

“我知道父母擔心我的安全,但是我真的不想輕易放棄自己的想法。成爲一名優秀的爆破手,這個想法雖然是到了特戰旅才産生的,雖然很危險,我還是要努力嘗試。”這些話不僅寫在了她的筆記本上,更刻到了她心裏。

“女兵怎麽能當爆破手?”面對一些同志的質疑,王天一一臉嚴肅地向營長表示:“既然來到了特戰旅,我就想嘗試一下離炮火硝煙最近的爆破手專業。”

王天一說服了營長,申請書卻還是被退了回來。

破拆爆破是特戰小隊執行任務時掃清障礙的重要手段,行動中爆破手技能水平的高低直接影響作戰任務能否順利完成。上級需要慎重考慮。

說來也巧,擔任爆破手集訓隊教員的,正是之前組織手雷實投實爆的那位教員。當初看到王天一膽子大、有闖勁,而且穩重細膩,具備爆破手應有的品質。在他力薦下,王天一被破例“收編”。

集訓隊的日子並不順利。王天一是隊裏唯一的女兵,但教員從未對她特殊照顧。

“把藥塊捆成這個樣子,怎麽炸?”臂力不足成了王天一最大的絆腳石,加上捆綁手法又不熟練,她捆綁的炸藥塊總是太松。教員一把抓起王天一剛捆綁完的模擬炸藥包,隨手扔到地上,模擬TNT炸藥塊撒了一地。

“這樣的炸藥,還沒炸就散了!”看著從教員手中散落一地的模擬炸藥,王天一氣得眼睛通紅,“松又怎麽樣,又不是不能起爆!”

“你別不服,今天我就用你捆綁的炸藥實爆一次。”說著,教員讓王天一把TNT炸藥捆綁起來,固定在專門用來實爆訓練的水泥柱上。

火焰沿著導火索引爆火雷管,TNT隨即被引爆,一股黑煙彌漫在訓練場上。由于炸藥捆綁手法錯誤,捆綁過松,導致炸點不集中。水泥柱僅僅被剝掉一層皮,核心部位毫發無損。看著被熏黑的水泥柱,王天一沉默了。

回到宿舍,王天一把自己關進廁所,眼淚不住地往下流。“女兵真的不適合當爆破手嗎?”靠在牆角,王天一心裏並不服輸。

爲了提高捆綁質量和速度,王天一找來木方做成模擬炸藥塊,用牛皮紙包上,利用休息時間反複練習捆綁手法。長時間的訓練,麻繩在王天一手心和虎口上磨出了老繭。

手指吊單杠、握力器輔助訓練……飯前飯後、周末休息,王天一不放過任何能訓練的機會,臂力也隨之有了大幅度提高。

爆破手對計算用藥量的精准要求如同手術室中麻醉師一樣高。用藥量太小不能達到爆破效果,用藥量太大也過猶不及。

一次爆破專業考核,王天一第一個交卷,卻被判爲不及格。

“這些計算結果都是嚴格根據公式計算,經過反複演算得出的結果,怎麽會出錯?”王天一堅信自己的計算結果,卻被告知自己的計算結果竟是最佳用藥量的兩倍。

“爆破位置不是建築最佳部位。”教員指了指樓房的其中一個承重梁,“如果把炸藥放在這個位置,把裝藥方式改爲集團裝藥,會節省一半的藥量。”

通過查閱相關書籍,王天一還發現,如果按照自己制訂的爆破方案實施爆破,由于藥量過大,爆炸産生的能量遠遠超出建材的承受範圍。在實爆中,建築將不是傾倒,而是粉碎。這不僅浪費了大量炸藥,更有可能影響特戰小隊遂行後續任務。

從那以後,王天一的收納箱裏多了一本《建築力學》。她常說,“要想知道怎麽炸,就要先知道怎麽蓋”。

如今,王天一已經熟練掌握破拆爆破的計算公式和爆破技巧,成爲該旅第一位女爆破手。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