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h0b7gu"></sup><small id="h0b7gu"></small><ol id="h0b7gu"></ol><abbr id="h0b7gu"></abbr><kbd id="h0b7gu"></kbd>

              1. 三軍儀仗隊女兵趙穎:我驕傲,我是中國儀仗兵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趙穎 李姝睿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11-23 06:39

                “三軍儀仗隊是中國的一張‘名片’。”這是我從小就聽爸爸說過的一句話,他曾是三軍儀仗隊的一員。

                父親的那雙馬靴,我以爲這一生都無緣穿上。但如今,卻已穿壞了不下10雙。

                2014年2月,三軍儀仗隊女兵分隊正式組建,我如願穿上了第一雙高跟馬靴。

                請關注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希望通過我們的表現,讓世界更好地認識中國和中國軍人——

                我驕傲,我是中國儀仗兵

                ■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四隊十中隊中隊長 趙穎

                趙穎(左二)在訓練中。張 升攝

                “三軍儀仗隊是中國的一張‘名片’。”這是我從小就聽爸爸說過的一句話,他曾是三軍儀仗隊的一員。

                父親的那雙馬靴,我以爲這一生都無緣穿上。但如今,卻已穿壞了不下10雙。

                2014年2月,三軍儀仗隊女兵分隊正式組建,我如願穿上了第一雙高跟馬靴。

                “我們采取階梯式考核方式,最終最先達標的隊員將執行第一次任務。”首次任務,這對每一個入選的儀仗女兵而言,都有著巨大吸引力。而階梯式考核,意味著每一次訓練都要力爭比別人更快達到標准。

                儀仗隊對隊列動作的高標准、嚴要求是出了名的。站軍姿不僅要威武、挺拔,還要能在炎炎烈日和凜冽寒風中,紋絲不動地站立3個小時以上;走正步不僅要做到踢腿帶風、落地砸坑,還要走百米不差分毫,走百步不差分秒;每一個眼神都要“神采奕奕”、每一個表情都要“不卑不亢”,雙眼更是要風吹不眨、沙打不眯,行注目禮3分鍾不眨眼。

                爲了早日“突圍”,大家除每天8小時的常規訓練外,還要給自己“開小竈”。眼神不行,就盯著鏡子練;腿踢不直,就和隊友一起互相壓腳尖、壓膝蓋……

                那時,腳上的水泡是我們最常見的“朋友”,訓練結束後手經常抖得夾不住菜,胯骨也常被七斤半的禮賓槍磕得青一塊紫一塊。

                我也曾有過放棄的念頭,但每次聽到“趙穎,過”的時候,都會再次暗暗下決心,再給自己加點“小竈”。

                第一雙高跟馬靴踢壞了,100天的“魔鬼訓練”也結束了。同年5月,在歡迎土庫曼斯坦總統訪華的儀式上,女儀仗隊員首次亮相。我,是13名隊員中的一個。

                莊嚴的人民大會堂外五星紅旗迎風飄揚,紅地毯讓人心生肅穆。那個曾經只能在電視中看到的場景就在我面前。望著鮮豔的國旗,站得筆挺的我卻沒有想象中那麽緊張。

                “總統閣下,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隊列隊完畢,請您檢閱!”

                “向右看——敬禮”,聽到口令的我握緊禮賓槍,迅速提至胸前,並擺頭看向習主席與土庫曼斯坦總統。看著他們走過的那一刻,我的腰杆挺得更直,嘴角的微笑也更加自信。

                時至今日,我仍然記得那天任務結束後回到駐地的我們都哭了,也記得那天國歌響起的那一刻,內心無比激動。就是那一刻,我終于明白了退休後的爸爸爲什麽在家沒事總要“走兩動”,也明白了那句“三軍儀仗隊是中國的一張‘名片’”的含義,更明白了三軍儀仗隊“零失誤”執行4800余次儀仗司禮任務的緣由。

                2015年,在俄羅斯國際軍樂節上,首次出國的30名中國女儀仗隊員用行動再一次展示了“中國名片”。

                一次表演前,疾風驟雨突至,不少國家都取消了演出,但中國女儀仗隊員們卻堅持穿著雨衣,走上“舞台”,以完美的狀態圓滿完成了由177個隊列動作組成的槍操表演。剛柔相濟、美輪美奂的動作獲得在場觀衆的熱烈掌聲,不少觀衆稱贊“中國軍人,真棒”,還有當地華僑對我們豎起大拇指:“咱們中國軍人就是不一般,太令人自豪了!”

                如今,在世界舞台上,三軍儀仗隊屢屢精彩亮相,獲得無數“點贊”。我知道這不僅僅是對儀仗隊的肯定,更是對中國軍人的肯定。

                有人曾問,當一名儀仗兵如此辛苦,值嗎?

                我想每一個隊友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就如同大隊長韓捷說的那樣:“能成爲國家的一張‘名片’,我們每個人都十分自豪。希望通過我們的表現,讓世界更好地認識中國和中國軍人。”

                (解放軍報記者李姝睿采訪整理)

                中國軍網微信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博公衆號
                解放軍報微信公衆號
                鈞正平工作室公衆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